四喜忧国:最“百变”的作家是这样炫技的

本期主评书:四喜忧国 (阅读连载)

著者:张大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0年10月

定价:29.80元

读药点评:最“百变”的作家是这样炫技的

读药鉴定:

想读(0) 在读(0) 读过(0)

作者

张大春

台湾华文作家,祖籍山东。工古典诗词,作品以小说为主,每一部作品都用新的叙事写法,不断自我突破,被誉为当代台湾甚至华人最优秀的小说家之一。

台湾没有民国情怀,从来没有。[详细]

中国历史如果用投降者的观点和价值重看一遍的话,说不定会另外找到尊重生命的某些意义。[详细]

我们(台湾作家)来就像一个远方的陌生风景忽然出现在你面前,你一看这是高科技的电视,其实不过是一个会发热的镜子。 [详细]

延伸阅读

调查

1.你在阅读小说时最留意作者哪方面写作技巧?
情节的编排
结构的设置
文字的运用
不懂什么是写作技巧
没有留意过
2.你觉得本期周刊质量如何?
很好
一般
很差
 

书评

顾文豪 张大春的反讽与杂耍

单论小说技艺,我偏见,台湾当今作家尚无出其右者,举凡各种章法、桥段、机巧,张大春都好似信手拈来,把玩自如。小说与他早已为相契之交,不是他写小说,而是他与小说作相见欢似的嬉戏倾谈那种从内里勃郁而出的活泛与张力,看似野马横行,随性逾矩,其实自有渊源,几乎无一步无来历——张大春心里有一本清清楚楚的小说技艺谱系……不再在乎读者,不再在乎自己的作品究竟有多大深意的张大春仍旧葆蓄了他独有的顽童习气。他在序言中说了这样一个故事:明人张幼于,行为诡奇,生得一副好银髯,可每当出游,总随身携带五色胡须,藏于袖中,行不数步,即换戴一副,以邀路人惊艳。这则看似平平道出的小故事,细看,还真贴合张大春,他不就是小说界“行为诡奇”的张幼于吗?只不过他的五色胡须就是他的作品,每一部都很特别,《四喜》即为其一。[详细][回复]

梁文道梁文道:张大春是小说技巧最丰富的华文作家

张大春他掌握的小说技巧,小说的写法之丰富、之繁杂,我还没有在第二个华文小说家身上见过,就是说难怪有人会说他像顽童,太会玩了,就玩到了一个什么程度,就是他可以每一篇小说之间的差异都非常巨大,可以展现出截然不同的风格。而且有一段日子,特别在他年轻的时候,他总是试图去颠覆很多当年台湾在国民党统治时期的一些固定的印象,主流的意识形态,还有对小说的看法,他总是不断在挑战主流的规范,挑战对文字的规范,挑战对文学的看法,而在这里面,他是耍出来了十八般武艺,所以难怪有时候,那时候人家说他像孙悟空一样,想要大闹天宫就是这个意思。[详细][回复]

黎江台湾小人物的热血与无奈

罗大佑《鹿港小镇》发人深省的歌词和摇滚旋律也是在探讨台湾经济刚刚起飞后的社会剧烈变革问题,社会的动荡不安和年青人对未来的懵懂迷茫,那一句“台北不是我的家”,把异乡的漂泊和伤感撒了一地。在《四喜忧国》中,主人公住四喜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一边渴望回归大陆,回到属于自己的真正的家园,一边呼吁人民时刻团结起来保家为国,告全国同胞书。忧伤和快乐并存,希望和遗憾共在。深刻构成了一幅幅现世百态的镜像。[详细][回复]

龚伟一次不带恶意的调侃

如果说一本书可以视为一个作者某个时期的引证,那么《四喜忧国》无疑是表现了张大春对于八十年代台湾世情的解构。早期退出兵役之后,躲避在山村中为糊口,拼命地写书评与小说的日子渐渐远去,迷惑与愤怒也渐渐远去。如今的他在写书,评书,电台做节目,接送孩子这样有规律的生活中寻求对人生新的解读。但事实张大春永远不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作家,坦然面对新世纪的变化与挑战,依然关注着现实与民生。恍然间,《四喜忧国》中从朱四喜的家里传出的童声漫唱再次浮于眼前:我们羡慕一个更美的家乡,就是在天上。张大春是在寻找那个更美的家乡吗?希望他可以找到。[详细][回复]

相关

【灵感】故事缘起于老友糊破墙旧报纸上的蒋介石文告

张大春在《偶然之必要》这篇序中说四喜忧国这个故事来自于一个偶然:有一天,张大春走访一位失散多年的老友,发现他的旧居已经残破不堪,家徒一壁。原本充当壁纸的报纸还在烈日之下颤颤微微地打着哆嗦,我走近细看,聊表凭吊之情,不意却发觉报纸上刊登的是某年双十节蒋介石先生所发表的文告。而在他离开那面孤独的墙壁时,那文告召唤出先前的两则新闻,总然挥之不去。[详细]

【版本】大陆版“不删反增” 含台湾版所有篇章 更另增6篇小说

了解张大春作品的人都知道,《四喜忧国》的出版是张大春真正意义上被大陆引进的第一本小说。这部短篇小说集里不但包含台湾版的所有7篇小说,另外还增添了6篇小说,基本囊括了他初期的成名代表作:七五年得到第九届时报小说甄选首奖的《将军碑》、当年题材大胆“犯禁”的《四喜忧国》、早期的《悬荡》、《鸡翎图》等等,一篇篇热闹又有门道的短篇作品。此外,张大春还专门为大陆版撰写了一篇精彩的序言《偶然之必要》。[详细]

【自序】偶然之必要(《四喜忧国》大陆简体版)

像我这样的一个作者,或许还能够继续走在纵横如阡陌交织的小巷子里,有如《四喜忧国》的主人翁朱四喜,挨家挨户散发着手写复印的《告全国军民同胞书》。或许我还会趁着大言炎炎、小言詹詹者一不留神,便闪身钻进左弯右拐的小胡同,奔出数武之遥,并且摸出袖筒里的一副异色胡须戴上,除此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不对!在我的袖筒里,什么也没有;而我身后那人并未回头。[详细]

【箴言】“如果忘了,就不重要”

对于张大春而言,每一部作品的启动与完成都含有绝对的偶然性。有两句话对他的创作有很重要的启发作用:第一句是“如果忘了,就不重要”,第二句是“而创作是善等待的”。前一句是他不知道怎么胡诌出来的,后一句是他从郑愁予那里偷来改换的。“严谨地说来,我从未真正完成过任何一部长篇小说;我的每一个短篇也都像是在遥远的二十多年或者是三十多年前的某个纵横交错的巷弄之中等待着的更巨大的偶然。”[详细]

近期预告

《读药》第23期预计将于10月22日推出。

以下为近期候选书——

◆史景迁《前朝梦忆》

◆杨继绳《三十年河东》

◆北岛《城门开》

刘再复《双典批判》

《地下:东欧萨米亚特随笔》

更多点此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视品质给予200到600元/篇的稿酬。【详细

要求:不少于1000字。

诚征优秀写手加盟《读药》书评人队伍。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周五出刊。

Tel:010-84458420

Mail:zhangzhe@ifeng.com

欢迎投稿、荐书。

本期编辑

张哲

网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