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自传与他传——光怪陆离的胡适研究

2011年05月04日 11:34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子遇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前言:转眼间在上海大学三年的研究生学习即将结束,接下来无论读博亦或工作,不可避免地面临再次搬迁,为减少届时可能面临的麻烦,从新年返校伊始自己就有意识地节制购书的欲望,毕竟从以往几次的搬迁经历来看,真的是书到搬时方恨多,所以现在许多好书,只能暂时忍痛,等一切安顿下来后再续前缘吧。然好友许君寄赠《舍我其谁:胡适》一书(第一部 璞玉成璧,1891-1917,江勇振著,北京:新星出版社2011年版),扉页上书之以“知兄于适之先生深有见地,今特奉上此书,以备兄参阅”一语,同窗之谊,溢于言表,感激之余,日后搬迁之困难,早已抛之脑后亦。笔者在粗略拜读《舍我其谁:胡适》一书之后,速作一小文,以酬许君不以千里之相知。

——2011年4月15日于上大泮池寓所

“于适之先生深有见地”,许君此言不免过誉,笔者在这些年之中,对于相关之胡适之研究,确实比较留意,从早些年胡适自己的自传性文章,到“我的朋友”的朋友们的记述,再到门生故吏们的追忆,以及大陆与台湾在五六十年代对其所作的批判性文字,直至近些年海峡两岸学人对其所作的全方位较为立体的研究,粗略算下来,过眼的有关胡适之的文字当不下六七百万言。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翻阅胡适几百万,不会作来也会吟”,在朋友圈中偶尔就胡适及其研究也不时表达一下自己的一些不成熟的想法,浪得“于适之先生深有见地”之虚名,也就不难解释。当然笔者的这些翻阅之于胡适之全体研究而言,可能连冰山一角都不到,记得台北中研院胡适纪念馆的一期研究通讯里有过这样一个不完全统计,截止当时(印象不错应该是2001年,当时的复印资料现在不在手边,有关数字日后有暇定当核对)已发表与出版的胡适研究成果已超过两万万言,考虑到这十年大陆有关胡适研究之盛况空前,可能相关文字统计又当有大幅度提升。而且当注意者,在这些研究者队伍中,除了一些技术性与回忆性的外,对胡适作了深入探讨的,更是集结了海内外最顶尖的一批文史学者,比如唐德刚、余英时、林毓生、张灏、李敖、张忠栋、耿云志、杨天石、陈平原等等,且近年来更有数量相当庞大的中、轻年学者投身其间(比如本书《舍我其谁:胡适》的作者江勇振,其所作的《星星、月亮、太阳——胡适的情感世界》一书,就是相当有趣的一本专著,下文会涉及),相关研究成果层出不穷,“胡学”真可谓蔚为大观。在笔者看来,在当代中国学界,就研究成果的数量与质量而言能与此“胡学”相拮抗者,可能只有“红学”了,而后者可能因为所探究的问题过于高深与专业,不如胡学来的脍炙人口,比如像笔者这样也不能“于雪芹深有见地”(哈哈,一笑),所以红学就影响力而言似乎不如前者,如此说来,讲胡学为当代显学,当不为过。这样就不免牵涉到一个问题,何以胡学就能成为当代显学呢?

在这里,可能一般性的解释是胡适之在学术界、教育界与社会界曾经所担当的领导作用使然,用本书作者的话讲,“胡适是二十世纪中国思想界的第一人”(《舍我其谁:胡适》,第4页)。诚然,胡适在学术界领导过新文化运动(倡导白话文、新诗,高举德先生、赛先生、伦理小姐等)、建立中国近代学术新的典范性(典范说出自余英时先生,在其看来,胡适在中国哲学史、中国佛教史等方面为中国近代学术树立了新的典范)、宣传杜威的实用主义哲学等方面有相当大的成就;在教育界担当过北大校长、中国公学校长以及中研院院长,门生故吏遍天下;在社会界更为士林与国人所瞩目,国难时漂洋过海接任驻美大使,为多灾多难之祖国奔波,诸上这些因素任何单独一项都足以让让胡适青史留名而流芳百世,更何况有如上种种相叠呢?确实如此,在某一特定的专业方面可能胡适的成就尚不免为后人所商榷(小老乡唐德刚先生就对胡适的社会科学的根基有过一些探讨),但不可否认在中国近现代人物中,胡适是最为立体也最为全面的一个人物,今日胡学所以能够力压众学成为翘楚,也是有其客观原因的。但笔者认为,胡学所以能够成为当代的显学,胡适自身与众多研究者的主观因素不可忽略,结合上述的客观因素两者相辅相成,才共同促成了今日的胡学研究局面。在这里有关胡适文字中自传与他传的主观因素,就不能不提。

在所有的有关胡适的文字中,可以清晰地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胡适自己所作所写或直接根据这部分而完成的第一手资料,比如《四十自述》、多年的日记、出版与未出版的相当数量的书信手札以及胡颂平所编的那十大本《胡适之先生年谱长编》与《晚年谈话录》。另一部分就是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背景的学者根据上述的第一手资料所作的数量更为惊人而观点却迥异的胡适研究,也就是胡学的主体部分。从一般的研究逻辑而言,以我们今日的研究能力以及对于资料的收集面而言,对于胡适的研究应该有相当成熟的一面了,可为什么在不同的研究者笔下,适之先生依旧光怪陆离而众说纷纭呢,在本书的广告小套皮上就讲本书为“颠覆余英时、唐德刚、林毓生、周质平等名家旧说”,这样的所谓“颠覆”,除了研究中可能的后来者居上之外,还有其他什么原因吗?这一疑问,其实是与上文说做出的何以胡学会成为显学相表里的,毕竟正是这样一代又一代从胡适开始的不同身份的学者的不断深耕、积累、新知与颠覆,才使得今日的胡学欣欣向荣而成为今日的显学。讲到这里,则从学术内在角度探讨,可能较之上文的诸多客观原因来解释这样的问题,更为现实吧。毕竟今日问题所以能够展开以及胡学所以成为显学,这些将问题复杂化的自传与他传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不可小视。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胡适 研究 自传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