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米米:监狱内外的记忆

2011年05月24日 12:0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米米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章诒和总是对过往耿耿于怀,这一次试图作出巨大的改变——搁置了她一贯擅长的散文了,转型第一次写小说;只是这小说恐怕也是三分虚构七分真实的回忆录。如朱大可在评论郑念的《上海生与死》时即指出:“出版者在封面加上‘自传体小说’的字样,是一种自卫符号,以便在遭政治追查时,可用虚构性体裁的理由自我辩护。此类手法在上世纪曾被广泛运用。例如,人民文学出版社前社长韦君宜,撰写关于延安整风运动的回忆录《露莎的路》,不得不饰以‘小说’体裁。读者须在阅读时进行语法转换,才能握住‘小说’的真实意义。”《刘氏女》虽未直接将矛头所向对准某人、某组织、某制度,但弦外之音不言而喻,其能在大陆几乎完整地出版,多少也要归功于小说体裁。

导演王兵根据《夹边沟纪事》拍成的剧情片《夹边沟》中,远流荒地的右派们在恶劣的条件下自生自灭,死亡如家常便饭,连尸体也无法保有最后的尊严。同样的事情在《刘氏女》中也有提及:老女人汪杨氏一朝死去,便被派来收尸的骆安秀粗暴对待,仅有的家当也被搜刮干净。《刘氏女》的故事背景比《夹边沟》晚了十年左右,从反右时期到文革时期,被打压者的命运并无多少不同,无论是章诒和笔下真正的监狱,还是夹边沟这样无形的监狱,其中的人都无尊严可言。其实狱里狱外,又有什么不同?

在《刘氏女》中,她提到女主角杀夫、分尸、装坛,多年后被幼子一语道破的桥段,同样的情节出现在导演唐晓白的独立电影《动词变位》里——很少有人看过这部电影,但更少有人知道,唐晓白正是章诒和的女儿。(八卦一下,据说她们母女的关系比较一般。)所以不难推测,这个女囚杀夫的故事确有其事,早年章诒和曾对女儿转述过,多年后分别出现在母女二人的作品里,当然,唐使用这个故事更多强调它的隐喻性,而章需要的是它的情节本身。

至于写作风格,这次章诒和也没有什么变化,依然是饱含感情,文字沉郁幽怨,情到深处笔端甚或略微失控。不管怎样,至少她是个性情中人,她的诚意我们从来不需要怀疑。这个女囚系列的小说的第二部据说预计今年底完成,可以想象,这会是“全景群像—逐个特写”的结构,如第一部《刘氏女》特写刘月影,也涉及易疯子、巫丽雪、小妖精等女囚,尤其是易疯子一角令人过目难忘,如果接下来的几部分别特写她们的故事,还是很令人期待的。

本文为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特约书评,商业媒体转载请与《读药》联系。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监狱 米米 小说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