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嘉铭:窥探张爱玲 情理难两全

2011年07月25日 10:3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嘉铭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张爱玲私语录》宣传得沸沸扬扬,有人称为“给张迷的情书”。我不是什么张迷,对她的了解也实在有限,向来远远观望,原倒想把此书当成开启宝藏的一把钥匙。只是看完后却发现,要读懂张爱玲,靠此书远远不够,其原因后文详述。

张爱玲生于1920年,与我的祖辈同龄,二三好友间数十年如一日频繁通信的习惯也与我的祖辈如出一辙。都说张生性敏感,这一点在书信中也显露无遗,例如她许多年来反反复复对邝文美强调,如对方太忙或身体不适而懒于回信,自己完全能够理解,千万不要勉强回复,彼此的友谊绝不会受影响。这样的话偶然说说尚觉贴心,说太多了倒是显得不自信和神经质。另外,各种病痛长期困扰着三位主人公,尤其是宋淇,从五十年代直到九十年代,几乎没有几天健康的日子,一九九四年末他曾写信给张爱玲说:“能活到一九九七看看固然值得,否则也无所谓,镜花水月,只要有信心,天那头有人在等我们。”孰料九五年张爱玲竟孤独谢世,九六年宋淇自己也真撒手西归,前信一语成谶,人世之无常,可见一斑。

作为史料本身,这些通信的价值不可否认,例如信中明确提到“《色,戒》原型不是郑苹如于丁默邨”,打破了以往所有言之凿凿的论断。然而此书之所以引发争议,源于宋淇之子宋以朗以“张爱玲文学遗产执行人”的身份,将这些私人信件结集出版,公之于众。包括之前《小团圆》的出版也引发非议,因为张爱玲在信中明确对宋淇夫妇提到《小团圆》要销毁。宋以朗自称执行人,却违背张的遗愿,他的理由很明确:三位当事人均已作古,作为后人有责任将这些材料公开,使世人得以窥见更真实的张爱玲。此举于理而言保存了史料,令张学研究可有实质性突破,但于情而言又难免使泉下之张爱玲寒心。

不过,此次出版的只是他们三人所有通信中极有限的一部分,宋以朗只节录了所有与他们友谊相关的字句和段落。换句话说,大量无关他们交情、对研究张爱玲却可能是更为重要的资料,例如对于时局、对于特定人物和作品的看法,像前述《色,戒》原型的真相,狡黠的宋以朗还卖个关子,故意捏在手里,留待将来慢慢出版。

另外,爱好八卦的读者读此书想必可以略感满足。例如张爱玲去世前不久的信中提到,香港有个导演叫王家卫想拍她的《半生缘》,给她寄去他以往的电影录像带,但张不会操作录像机,因此没有看成,还问宋氏夫妇:“你们可听过这个名字?”随着她的猝然去世,两位大师的合作也就成了泡影,多年后被问及此事时,王家卫矢口否认曾找过张爱玲。

虽然宋以朗和出版方对此书想必都极其重视和谨慎,但书中瑕疵仍不少,例如多处注释将“麦卡锡”误印作“麦卡钖”,对比信中提到张爱玲将“重来”改为“重临”的苦心孤诣,适足令人感叹。

本文为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特约书评,商业媒体转载请与《读药》联系。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嘉铭 情理 张爱玲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