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晓辉:塞吉维克的译著,适时还是过早?

2011年08月15日 09:2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张晓辉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男人之间——英国文学与男性同性社会性欲望》 [美]伊芙·科索夫斯基·塞吉维克 上海三联书店 2011年7月

伊芙·塞吉维克研究英国文学与男性同性文化的名著《男人之间》终于有了中译本(郭劼译,上海三联书店2011年)。在酷儿研究方面,这本书具有开创性的重要意义;故而一本出版于1985年的名著迟迟未能引介到中国,不能不说太晚。然从接受史的角度,特别是从同性文化研究著作接受史的角度观之,此书的引进甚至不能说适时,而是显得太早。

塞吉维克此著,在酷儿研究领域处于相当独特的地位。严格讲来,这还不是真正意义的酷儿研究专著,倒是与作者的女性主义研究理路一脉相承的。故而此书更算是从女性视角对于男性同性文化的观照,其推崇备至的伊阿(Girard)三角结构分析,亦将女性作为不可缺少的要素之一。而其采用的文本分析方法,打破了文学史研究的线性结构,以点概面,管中窥豹,也增加了非英语语境读者的阅读难度。

在研究方法上,本书强调其对于当下流行的两种分析路向的辩证关系。在引言里作者即开宗明义指出:

本研究以性作为重点议题,这个选择突现并质疑了当前实践中在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与激进女性主义之间区分议题重点的做法。……作为女性主义读者,我们此刻似乎悬在性阅读和历史阅读之间,悬在共时性和历时性之间出现的选择点上……我们清楚,这样看一定是错误的……

在本书中,我将试着激活并使用这两种方法某些潜在的交融,……(15—17页)

对于浸淫马克思主义分析方法的中国学界,这本应该成为便于入门的阶梯。然作者运用马克思主义的理路,毋宁更是深入于分析的精神当中,而非简单地呈示分析原则,显得原则与结论脱节。典型的分析,可以见于引言里对于《飘》一书中强奸郝思佳情节的讨论。

简言之,不论是对郝思佳而言,还是对她的文化中那些制造并流通了各种强烈意义的所有力量而言,对她的袭击完全意味着强奸。虽然这个案例中少了一个构成强奸的成分,但这没有让事情有什么不同——这里缺少的成分,很简单,就是性。(13页)

而作者尖锐的马克思主义洞见,体现在下面的一段:

然而,《飘》……对某次真正的强奸的描述充满栩栩如生的细节;但是,当摸上白色皮肤的受是白色的时候,它那充满意识形态意味的名字就成了“幸福婚姻”。……在呈现上看,白种男人对黑人妇女的性异化与对白人妇女的性异化很不一样,以至于强奸不再成为一个有意义的词汇。(同上)

这才是作者立论的根本取向(说到底,本书副题之所谓“同性社会性欲望”其实亦基于此),也是她运用马克思主义最为有力而精彩的方面。然而要指出的是,我们的学界,往往存在的是一些惯于只运用马克思主义结论而不了解其分析的人。他们对于马克思主义的原则相当熟稔,然而并不具有把自己的理论原则作为解剖刀、肢解活生生的案例的能力。对于他们,这未免显得过分精致而费解,无法援用来作为分析和探究的起点。

另外,本书与其代表的酷儿研究著作,在我们当下的语境当中还有一个不适宜的原因。你不可能指望在一个同性文化被视为变态文化的环境里,进行深入的同性文化研究。如果“同性恋”一词在很多论坛还要作为违禁词,如果同性性行为还要与艾滋病、心理扭曲划等号,那么我们毋宁更需要从介绍同性文化的基本要素入手,让社会不再将其视为邪恶败坏的毒蛇猛兽,而不是直接引介类似塞吉维克这样的研究著作,造成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的脱离。即便单纯从这一方面来说,此书的引进也谈不上适时,倒类似一个轻声啼哭的早产婴儿。

本文为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特约书评,商业媒体转载请与《读药》联系。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吉维克 张晓辉 译著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