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子遇:一个八零后眼中的八十年代

2011年08月30日 09:4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子遇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在当代中国学术思想之谱系中,“八十年代”作为一个独立的名词被赋予其独特之意义与价值,始于九十年代初期《读书》杂志主导下的那一场人文精神大讨论,在随后的十多年里,有关八十年代的探讨伴随着特定外部环境而或显或隐波澜不惊,直至查建英的那本《八十年代访谈录》的问世,才又将有关“八十年代”的讨论拉回到知识界的中心。记得06年本科毕业那年,从大学毕业之前买的最后一本书就是此书,当时读完之后,除了对于作为一个特定概念下的八十年代有了一些整体性的认知外,印象中对于访谈的内容也多少有些自己的想法,但是当时忙于毕业事宜以及受学识所限,一直未能形成文字。但是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是对于此书中的一些受访对象,比如甘阳、陈平原、北岛等,印象较为深刻,在接下来的工作与研究生学习期间,自己有意识的找读相关作者的著作,几年下来对于八十年代的认知客观上讲有了较五年前更为深刻的认知,值此读完《我与八十年代》一书的契机,我这个对于此一问题本无可置喙的八零后,也谈谈自己理解中的八十年代。

先从《我与八十年代》一书讲起。就书论书,马国川的这本《我与八十年代》可谓是查建英前书《八十年代访谈录》的继续,无论就书的内容以访谈的形式出现还是书的编排以每位访谈者的访谈单独成章而言,查规马随,未有突破。这一方面证明了查建英的《八十年代访谈录》在相关学术领域的典范性作用外,也可能或多或少与出版机构同为三联有关。在这里之所以讲《我与八十年代》与《八十年代访谈录》两书的相关联性,绝非是否定前书的价值,两书先后对于不同学者所作的相关访谈,作为充实八十年代的相关研究而言,可以讲具有同等重要的价值。且细心的读者应该不难发现,《我与八十年代》一书的受访者为王元化、李泽厚、温元凯、金观涛等人,笔端更多地集中在八十年代的改革者与启蒙者等具自由色彩背景的学者身上,与查书的相关受访者背景的多元色彩略微不同,当然这是和马国川在08年前后采访上述诸位受访者以纪念改革开放三十周年密不可分,此点在本书《写在前面的话》中采访者已开宗明义(参阅本书第3页),但置于当下出版这些著名改革者与启蒙者的访谈,较之三年前更具现实意义。除此之外,就读完的直观感受来讲,本书的受访者对于八十年代的解读更显理性,在对王元化老先生的相关访谈章节中,冠之以“我在不断地进行反思”,足见一斑。当然这样的反思下文会有所讨论,但是即使如此也为我们今日梳理八十年代提供一个异样的视角,而八十年代风云人物作出这样的反思,更显珍贵。从这两点上讲,《我与八十年代》与《八十年代访谈录》,就各显千秋了。

讲完了《我与八十年代》一书,下面讲讲八十年代,碍于书评的篇幅与文体限制,这里只能挑两点讲讲,第一,八十年代与“五四”;第二,八十年代的研究。先讲八十年代与“五四”。

纵观上个世纪的学术思想史,无疑“五四”时代与八十年代双峰并峙而最为光彩夺目。本书受访者之一的刘再复先生就把“五四”时代与八十年代并列,称为“二十世纪中国的两大思想运动”(第5页),且因为“五四”时代“德先生”与“赛先生”的启蒙与八十年代不谋而合,本书的受访者几乎一致认为八十年代是“五四”时代的继续,用王元化先生的话讲,“我们把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思想解放运动称为‘新启蒙’,无非是说现在的思想启蒙不仅是继承‘五四’的启蒙运动,而且加以深化了”(第16页)。八十年代是否可以成为新启蒙、成为“五四”时代的深化,在此先不予讨论,八十年代与“五四”的继承关系能否做到有些受访者所谓的一脉相承,笔者多少有些保留,在与政治的关联以及领导者的知识背景这两点而言,八十年代与“五四”有着截然不同的表述,而这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八十年代与“五四”时代在精神层面的差异,当然这样的差异绝不涉及价值判断上的高低之分。首先讲政治,如果我们将“五四”的定义不局限于1919年5月4号北京学生的那次爱国冲动的话,基本上可以讲“五四”时代与政治的关联是相对较少的,其后即使出现李泽厚先生笔下的“救亡压倒启蒙”(参阅李泽厚《中国近代思想史论》),“五四”时代的主流意识依旧是一群在野的知识分子试图改造社会的一词尝试(有关“五四”的论述,可参阅周策纵《五四运动》一书);而八十年代决然不同。严格语境意义上的八十年代从1978年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到1989年之夏,贯穿其开始、其过程、其终止的,均是那段特殊时代下的外在政治。对于八十年代的时间界定,即使如朱学勤等学者那样将八十年代的精神上升至“文革”时代的地下读书会(可参阅《书斋里的革命》一书中的相关论述),但地下读书会依旧为对政治失望下催生出的高政治性产物,与“五四”时代的那种高度自发不可同日而语。当时即使是中国文化书院这样纯粹的学术机构,主持者汤一介事后回忆也承认其与对于政治的高度关注与关怀,“我们对思想解放起了一定作用”(第35页)。如果再考虑到八十年代本就根源于官方的改革力量存在的事实的话,八十年代那种与政治的这种高度关联性,“五四”时代望尘莫及。要之,相较于“五四”时代的社会改善,八十年代的精神在表为启蒙社会,在里却为改革政治。八十年代的政治目的性,一开始就注定了其与“五四”时代可能会有的截然不同的结局。

[责任编辑:张哲] 标签:十年代 访谈录 受访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