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哲学家周辅成:一笑能消万古愁

2011年12月30日 14:19
来源:时代周报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周辅成(1911—2009)身后的安宁,与曾经同住北京大学朗润园的另一位同龄学者身后的热闹相比,不禁让人顿生“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之叹。

2007年春天,我在袁伟时先生的引见下,有幸访问周辅成先生。当时周先生步行不便,自称“病夫”,但讲话中气十足。他写了许多旧体诗,其中《笑》为:“一笑能消万古愁,多笑朋友喜相投;常笑除病还增寿,久笑一生乐无穷。”

被校长张澜记过

周家当时所挂周先生手书的几幅书法让我印象深刻,其中有一幅引自《孟子》:“居天下之广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与民由之,不得志独行其道。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谓大丈夫。”写字台的玻璃下压着两张纸,其一为:“如何应对危难?伏尔泰:‘一笑置之。’卢骚:‘无动于衷。’耶苏:‘不用忧愁。’孔子:‘道不行,乘桴游于海。’孟子:‘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周先生略带四川乡音笑着解释:“这些是随便写来玩玩的。”

周辅成生于四川省江津县李市镇,先在成都大学读预科两年、本科两年。周辅成回忆少年时代受到吴稚晖的思想影响:“中国五十年后是共产主义社会,五百年后是无政府社会。”他很想专学哲学,但没有适当的老师,也没有适当的朋友,更没有充足的书籍。

平时周辅成关心社会大事,和王宜昌等几个同学在成都报纸上办了两三个专刊,批评学校和社会中的具体事件。时间久了,学校迫于国民党当局压力,不得不找周辅成等人谈话。当时成都大学校长张澜还是爱护学生的,把他们叫到办公室训话。周辅成说:“说话总要凭良心。”张澜说:“你们年轻人不用谈什么良心!”周辅成争辩:“我们就是要学凭良心。现在大人物做事说话,不凭良心的,还多得很呢!”张澜沉默了,隔一会儿,缓声地说:“我要是把你和王宜昌提到校务会上,没有一个人不主张开除你们。”周辅成听了,也沉默了。第二天,学校布告栏出现一张布告:王宜昌、周辅成等在报纸上散布荒谬言论,伤及学校,毁损校誉,着王宜昌、周辅成各记大过两次,其余同学各记小过一次。从此,这几个同学先后离开成都。

陈寅恪教书不在行

周辅成到北京考上清华大学,转入三年级,1933年毕业后入读清华大学研究院。周辅成曾任《清华周刊》的编辑,常在报刊发表文章。周辅成立下志向:“希望将来成为一个革命家,也希望专门做学问。但是也还有一些人读书,心中并没有什么理想和目的,就是想升官发财。我是困苦的青年,也是快乐的青年。”

在清华大学,周辅成听过吴宓的英语课:“那时候英语课跟现在不一样,全是用英文讲的。吴宓先生是陕西人,说话慢吞吞的,英语不错。”也听过陈寅恪的中国中古哲学史课:“当时,冯友兰是清华大学文学院院长,他专门派他的助教来听陈先生的课,录下陈先生讲课,备他写中哲史之用。陈先生的课,刚开始很多人来听,后来就只有我、冯友兰的助教、还有另外一个人听这个课程了。陈寅恪上课,并没有条理,也没有形成讲稿,他手拿一个书夹子,里面装一些条子,是读书的时候记下来的,根本就没有形成文章。常常风一吹,把条子吹走了,他在地下到处找,所以他教书不在行。”

抗战爆发后,周辅成辗转各地,后来在成都金陵大学、四川大学、华西大学任教。周辅成回忆:“抗战初期,国民党政府也不敢不振作,到了重庆不久,就打击发国难财的家伙,枪决了重庆市长和教育厅长。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人心大振,我和女朋友结婚,也在这时。我们拥挤到成都,她在找不到糊口工作的时候,还和一些妇女到街头为前线战士募捐。每天大批大批地收到金银珠宝、寒衣布鞋。当时知识分子演戏、讲演、办刊物,是在后方抗战。有一些年纪较长的师友,自办了一个刊物叫《重光》,按照‘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的原则,蒙文通、熊东明等人是出钱出力的,我和唐君毅等人则属于仅仅出力,写文章的。”1941年,周辅成的《哲学大纲》由上海正中书局出版。周辅成还与唐君毅等朋友创办《理想与文化》杂志。

朗润园中笑看风云

1952年,周辅成从武汉大学调到北京大学。他的《戴震的哲学》1956年发表于《哲学研究》,后来出版了《论董仲舒的思想》、《论人和人的解放》等着作。在动荡的年代,周辅成自认比较幸运,没有被拉去公开批斗过。“我也有一份大字报,说我过去写过‘大和民族也是了不起的民族’这句话,是漏网右派。那是我在抗战之前中日关系很好时期写的,他们抓住这句话,说我替日本人讲话。但是,我没有做过坏事,也没有占过什么便宜,所以毫不介意。”

上世纪80年代,北京大学第一批提倡教师退休时,周辅成就顺势而退,从此在朗润园中笑看风云。他自称退休以后“写点文章,说点俏皮话”,命名为《老残留言》。

我问周先生对学术界的新现象是否依然关注。不想一提到不良学风,周先生顿时神情激动:“现在不仅是有一些学生,还有一些老师,脑子里都是名、利、权。有了权,就有名有利。一些人有了权,就升为教授、博士生导师,就有几十万、上百万的课题研究费。有的人连文章都不会写,领了一个题目,找几个学生来写。写完之后,一个学生拿一两万元,余下大部分的钱,则归了他自己的腰包。书出版时,他利用权力署上自己的名字。作为该书着作者,又省心、又省力、又得名、又得利,蒙骗多少不明真相的读者。当今社会对这些人真没有好办法,一般人不敢反这个潮流,如果反了,就没有饭吃。还有,现在的畅销书中,不少是有毒的,是低级趣味。一些这样的书竟也推销了几百万册,败坏社会风气,毒害年轻人,是罪责难逃。现在的时代似乎不是做学问的时代,做学问的人没有市场。没有学问的人满天飞舞。”

[责任编辑:姜君] 标签:周辅 万古愁 哲学家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