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刘东:倾听德国性灵的震颤

2012年03月05日 14:52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刘东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诗,全一的追寻

而这种“深不可测”的东西,正是小枫于“不可言说”处所要努力言说的。他试图通过解读德国浪漫诗人的作品,来窥探德国理论思维活动的激情前提,从而寻求德国哲学之底蕴、之堂奥、之神髓,以帮助读者体悟--德国哲学到底在追求什么?

 追求什么呢?真么?是--但不完全。善么?是一也不完全。美么?是--同样不完全。那么,到底什么才完全呢?--完全的正是这个“全”字本身。全当然也就是一。而一则来自这群农夫心中田园诗般的天人合一感。“海德格尔曾经道明:‘西方思想花了两千多年的时间,才成功地找到同一性中那起支配作用的早已回响着的东西和它自身的关联,才给同一性内部的中介的出现找到一个落脚点。因为,正是莱布尼兹和康德所肇兴的思辨唯心主义,通过费希特、谢林和黑格尔,才给同一性的自身综合的本质,建立起一个落脚点。’这段话不仅透露了自德国古典哲学肇兴以来,一直纠缠着德国哲人心智的终极问题,也透露了德国浪漫美学一百多年以来焦思的终极问题。”(《诗化哲学》,第13页)

正如不感到气闷就不会为空气而操心一样,这群农夫这样自始至终地为全一而焦虑,正是因为他们痛感到现代生活中已经切实短少了它。当然,你可以争辩说,这种短少并不意味着在现实历史层面的某种丧失,因为那种与自然的神秘交感和血肉契合,那种对经验与超验、现象与本体、有限与无限、存在与思维的浑然不分感,即使在农业社会里,也只是一种梦境。但是,要点并不在这里,要点在于:由于它的确是人们真实做过的梦,所以,当现代科学把幻化生活的面纱越撕越少时,它在理想层面便成了人们真实失去了的东西,由此,人们必然真实地哀悼它、讴歌它,并且必然试图假某种现实之梦去重温它、再现它。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刘东 《诗化哲学》 刘小枫 德国 浪漫主义精神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