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王岳川:为灵魂寻找诗意的栖居之所

2012年03月05日 18:20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王岳川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诗化哲学》/刘小枫 著/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1月再版

凤凰网读书频道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本书不仅是一部对德国浪漫美学精神加以介绍展示的学术专著,而且是一部探讨生命诗意地栖居的诗化哲学。

全书共6章,通过德国浪漫美学的源起、诗的本体论、走向本体论的诗、新浪漫诗群的崛起、诗意地栖居、人与社会的审美解放展开讨论。

作者在“绪论”中提出:何为浪漫主义?纯正的浪漫精神是什么?浪漫思潮为何与现代人的生活方式紧密相关?这些问题美学必得来关心。浪漫思潮的先驱者帕斯卡尔、卢梭、席勒、费希特,在近代经验主义、唯理主义为自然知识寻找智性基础而忘掉人生意义的灵性根基时,出来反思人的现实境遇,关心人的生存价值和意义。作者认为,德国浪漫美学精神最早由浪漫派诗哲阐述,后经叔本华、尼采的推演,转由狄尔泰、西美尔作了新的表达。一战前后,新浪漫派诗哲(里尔克、盖奥尔格、特拉克尔、黑塞)以充满哲理的诗文继续追问浪漫派关心的问题。二战以后,海德格尔的解释学、马尔库塞、阿多尔诺的新马克思主义将其推向新的高峰。浪漫诗哲始终追思人生的诗意,渴望人的本真情感的纯化,追求人与自然的融合,反对技术文明带来的人与自然的分离和对抗。他们面对有限与无限、人本与文明的普遍分裂,为个体生命寻得自身的生存价值和意义、超越有限而把握永恒的美的瞬间而殚精竭虑。于是,民族的历史的苦恼在此浓缩为反思的苦恼,并显示出德国浪漫美学的禀赋。

第一章“诗的本体论”。作者认为,早期浪漫派提出以诗来消除普遍分裂的设想,寻找诗这一达到有限与无限同一的中介。在诗的国度里消除束缚、庸俗和一切对立,达到绝对自由。在浪漫派那里,诗具有了超验性的自由,成为一种真正应该设定的存在。这种诗的本体论在席勒、施勒格尔、谢林、诺瓦利斯、荷尔德林那里得到张扬。在他们看来,人面临一个与自身分离异在的世界,如何使这个异在的世界成为属人的世界即是世界诗意化问题成为诗的本体论和人生诗化的根本问题。而从超验的原则来设定世界,以诗意的感觉把握世界的本意,就是诗意化世界的核心。

第二章“走向本体论的诗”。作者认为,在早期浪漫派之后出现的叔本华、尼采的生命意志哲学,在浪漫美学的思路上做了重大的本体论转换,即将传统的实在的绝对本体论转换为个体感性生命的本体论。这一转换导致生存本体论的确立,并进而引起诗的本体论的转换,即走向本体论的诗。诗不再是去意指实在的绝对本体,二是生存本体自身的诗化,是感性存在自身的诗意显现。

第三章“对人生之迷的诗的解答”对生命哲学家狄尔泰的美学观作了深刻阐述。作者指出,狄尔泰在人的价值超越、感性个体的有限生命的意义问题被耽搁之时,已感到这个时代必然出现诗人与哲学家交换位置的情况,即本来应该由哲学家去把握和追思的问题,如今由诗人来追问,艺术愈来愈哲学化。狄尔泰从生命哲学出发认为,获得本体论优先地位的是具有历史性的生命。生命即生活,其中心的关联是体验。体验是有限生命对生活的反思,表明了有限生命与生活关联中得处身性。诗是使生命的意义呈现出来的绝对中介,生命通过诗的活动而达到自身的透明性。

第四章“新浪漫派诗群的崛起、冥思和呼唤”。作者指出,一战以后,以里尔克、盖奥尔格、塔拉克尔、黑塞为代表的新浪漫派诗群崛起,开始对深切体验到的时代愁绪进行形而上学的反思。里尔克目睹这知者无知的世界,深感人们虽拥有书本文化科学知识,但却对人应该成为怎样一个人、怎样生活一无所知,世人没有学会爱,也不知道死,更不知道灵魂是否应安置在一个地方。因此,诗人的使命是成为大地的转换者,诗的活动在诗人身上成为诗的追问,他必须把自己诗化为诗的本质。对死亡和奇诡的冥思、对无名的和失名的事物的呼唤,又一次历史地由诗人来担当。哲学进入了诗,诗成了哲学。

第五章“从诗化的思到诗意地栖居”,对浪漫美学的诗人哲学家海德格尔的思想加以分析,指出,海氏以哲学之思去追寻诗的境界,其哲学之思诗化了。作者通过“世界之夜将达夜半”、“恬然澄明”、“回忆与诗化的思”、“倾听与诗意地栖居”几部分的探讨,认为在海德格尔哪里,艺术作品的存在就是亲在进入了本真的生存状态。艺术作品的存在就是真理的显现、存在的澄明。艺术的本质就是存在者的真理自行设置入作品,而美即作为无蔽的真理显现的一种方式。

第六章“人和现实社会的审美解放”认为,新马克思主义美学(马尔库塞、阿多尔诺、本雅明、布洛赫)是德国浪漫美学传统的当代表达。在马尔库塞看来,只有通过审美,人才能进入自由状态;只有通过审美革命,感性的力量才会解放出来而成为一种现实的力量。艺术的本质就是它的否定性、超越性,它控诉陈旧的阻挡历史发展的社会生活,呼唤解放的意象。艺术是现实形式,即艺术要建造一个完全不同的与给定现实相对抗的现实。在全书“结语”中作者指出,德国浪漫美学希冀解决有限与无限、历史与本源的普遍分裂,渴望人向诗性的生成,追求人的审美生成和价值生成,将本体论设定为追问生存得真理、人生的意义和天命的根基,提出诗与哲学合一的设想,其根本目的在于为人类灵魂寻求“诗意地栖居”的寓所,为人性的“审美解放”寻找超越的途径。

作者:王岳川(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来源:乔默主编《中国二十世纪文学研究论著提要》,第763-764页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诗化哲学》 浪漫美学 诗意栖居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