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虚拟的历史》节选:假如纳粹德国打败了苏联

2012年04月09日 10: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尼尔·弗格森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虚拟的历史》/[英]尼尔·弗格森 著/颜筝 译/中信出版社/2012-3

本文作者:迈克尔·伯利

等待我们去完成的是怎样一个任务!未来的100年,我们都将无比欢悦。

阿道夫·希特勒

希特勒统治下的欧洲

1941年6月22日凌晨时分,伴随着6000门大炮的轰鸣声,德国巴巴罗萨计划展开了。到了早晨晚些时候,纳粹空军已经击毁了890架苏联飞机,其中有668架是在地面被俘获的。到7月12日,苏联有6857架飞机丧失战斗力,而德军只损失了550架飞机。超过300万人的德军及轴心国部队(包括芬兰、罗马尼亚、匈牙利、意大利和斯洛伐克)分为北部、中央和南部三个集团军,穿过苏联国境分别开往列宁格勒、莫斯科和乌克兰,其根本目标是摧毁德维纳河-第聂伯河以西的苏联红军。他们推进得极其迅速。早在7月3日,德军总参谋长弗伦茨·哈尔德就已在日记中写道:“我们将在两周后赢得对苏联的战争。”此后他转而提到从苏联人手里夺走其赖以恢复国力的经济资源,来自英国的不断牵制,以及穿过高加索地区直攻伊朗的可能性。这种自信还反映在装备政策上。1941年7月14日,希特勒下令将对陆军的优先待遇转移给海军和空军。

众所周知,实际的情形越来越不符合哈尔德的乐观判断。地图上的道路实际上要么在烈日下尘土飞扬,要么在大雨中泥泞难行。装甲车与摩托化步兵也许可以不顾机械耗损勉强前行,但步兵与载着供应物资的马车会被远远地甩在后面。沉重负荷的步兵们行进在景色单调的路上,一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他们大汗淋漓,饱受蚊蝇的叮咬。步兵们开始愤怒,士气也开始低落。尽管德国俘虏了大量的苏联士兵(例如在斯摩棱斯克有30万人被俘,基辅有65万,维亚兹马和布良斯克有65万,他们中大多数人后来都在恶劣的环境中死去),但苏联的决心并没有因此动摇。苏联似乎总能很轻易地组织起新的军队,不管是从西伯利亚招募还是由民兵临时组建的义勇军。斯大林的第279号令准许逮捕逃兵的家人,或至少剥夺投降士兵的家人获得任何国家资助的权利,这让那些可能叛变的人不得不坚定作战的决心。帕夫洛夫等将军成了斯大林失误的替罪羊被枪决。民用生产被迅速转变为军事生产,自行车工厂很快开始生产火焰喷射器,同时大量工厂被拆卸,与工人一起被疏散到乌拉尔山、西伯利亚西部、哈萨克斯坦和中亚地区。比如,1941年12月末,乌克兰扎波罗日钢厂在6个星期内被转移到乌拉尔山地区的车里雅宾斯克附近,尽管当时在打地基之前必须将地面加热,而且水泥在零下45摄氏度时会冻结。对德国人来说,这番巨大的努力不亚于“一场经济上的斯大林格勒战役”。

由于德国的失算,苏联的抵抗愈演愈烈。7月末,一些将军希望能集中进攻莫斯科,但希特勒却不顾他们的建议,命令中央集团军驻留斯摩棱斯克,让侧翼的装甲部队转而突袭列宁格勒,并对南部的顿涅茨盆地和高加索地区发起猛攻。8月11日,自信心大减的哈尔德注意到被德国人所忽略的几支苏联军队一直在对德军进行滋扰,他们“按照我们的标准来看,武器和装备都算不上什么……但这些俄国人的确存在,而且如果我们击倒他们中的十几个,又会站出来十几个”。作为德国中央集团军攻打莫斯科的延续,台风行动于10月展开,此时危险的冬季即将来临。12月初的气温已到零下30摄氏度以下,导致润滑油和汽油开始凝固,地面也开始冻硬。衣着单薄的德军士兵将报纸或宣传册塞进外套里取暖,瑟缩在炉火旁,而这些炉火消耗的是珍贵的储备汽油。他们用斧头削砍已冻成块的马肉,聊以果腹。希特勒拒绝考虑战略撤退的可能性,反倒向提出这项建议的将军挖苦地问道:“先生,以上帝的名义,您想撤到哪里去?您想撤多远?向后撤50公里?您觉得那里会暖和一些吗?”12月下旬,当莫斯科终于只有一步之遥时,已精疲力竭、惊惶失措的德军遭到了斗志昂扬、穿着厚大衣、抱着冲锋枪的西伯利亚军队的攻击,最终在离莫斯科280公里处被全部歼灭。德国希望在冬天到来之前用闪电战术击垮苏联的战略宣告失败,随之而来是一场漫长的消耗战。希特勒在2月19日对博尔曼说:“博尔曼,你知道,我一向讨厌雪,一向憎恨它。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了。这是种不祥的预感。”

在下达狂热的命令抵挡苏联的冬季攻势之后,希特勒在1942年夏季的战争(“蓝色行动”)中降低了目标,主要攻击目标定在南部的油田。他意识到闪电战的失败正导致一场消耗战,德国要对抗的是几个主要国家形成的联盟,这个区域的自然资源十分重要。正如他所说的:“如果我不能获得迈科普和格罗兹尼的石油,我将不得不了结这场战争。”他再次对军队的部署实施了决定性的干涉,以两个不同目标对之进行了划分-夺取南部的石油和与伏尔加河以西的苏联后备军决一胜负。他像斯大林那样,将斯大林格勒战役转变成一场同时具有现实与象征意义的意志之战。每一堆烧焦的砖块和每一层被摧毁的房屋,都是大炮、手榴弹、火焰喷射器和狙击火力的争夺焦点。3天内,中央火车站就在双方间易手达15次。当保卢斯的军队试图将苏联军队从废墟中赶出来时,苏联采用钳形攻势对其实行重重包围,不给他们任何喘息之机。这也使得德军飞机无法为他们空投供应物资,最终保卢斯及其9万士兵举手投降。斯大林格勒战役之后,芬兰、匈牙利和罗马尼亚盟军开始要求希特勒和苏联进行和平谈判。但1943年7月4日,希特勒再次发动攻击。这次攻击是在相对紧缩的150公里前线上展开的,直指库尔斯克突出部。这场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大坦克战的结果是使苏联取得了战略上的主动权,从而开始控制战争的进程。

德国对苏联的进攻,既是两种意识形态的对抗,也是在政治和种族意义上针对犹太人和斯拉夫人等“劣等人种”发动的“圣战”,因此与其在西线进行的战争在性质上有着根本的不同。以下事实可以充分证明这一点:1939-1945年,西方盟军的战俘有3.5%在德军的监禁中死去,相较之下,有31.6%或者说100万德国人在苏联的监禁中死去,而死在条件恶劣的德国集中营或死在去集中营的路上,以及直接在党卫队保安处手上丧命的苏联人竟高达57%,其中大多数死在1942年夏天之前。希特勒在3月30日对250位将军的演讲定下了对苏战争的基调:“我们必须摆脱所谓军人之间的同志友谊。共产主义者自始至终都不是我们的同志。这是一场歼灭战……这场斗争与我们在西线进行的战斗极为不同。我们现在在东线战争中的冷酷意味着将来的温和。”1941年5月13日有关军事公正的命令、6月6日军队高级指挥官在进攻之前宣布的臭名昭著的《纳粹党行政命令》,这些充满纳粹意识形态的指令和方针,都旨在模糊常规战与种族-意识形态战争之间的界限,让德国军队多少有点心甘情愿地在党卫军及其各种警察大队的劫掠中充当同谋。

这些命令也证明,纳粹事先已经对军事犯罪有所预谋。为战争预先确定的意识形态性质以及军队日益的政治化,不仅导致220万犹太人在德国战线内遭到系统的屠杀,“吉普赛人”、精神病收容所里的病人遭到杀害,而且还由于“特工”、“土匪”、“游击队员”、“破坏活动者”、“间谍”或“抵抗者”等概念的肆意滥用,使整村的居民被枪杀或被吊死在电线杆上,或在谷仓和教堂里被烧死。希特勒曾说过,游击队活动“让我们有机会除掉所有反对我们的人”。这是一个典型的诡辩,因为受害者完全有可能并不“反对”任何人。正如党卫军埃里希·德姆·巴赫-齐列夫斯基将军承认的:

与游击队的战斗渐渐成了别的行动的借口,比如消灭犹太人和吉普赛人的行动、系统削减约3000万斯拉夫人(从而保证德意志民族的优越性)的行动,以及对平民采取枪杀和劫掠等恐怖手段。

每当一个民兵在平斯克被枪毙,就有4500个犹太人被杀害,源于对这样一个公式的遵从:“有游击队员的地方,就有犹太人;而有犹太人的地方,也会有游击队员。”稍微有点脑子的德军军官开始担心“6000/480”的问题,即从6000名死去的游击队员身上只搜出了480支步枪,这是一个谜样的问题。其实游击队员的存在既是德国实行严苛占领政策的产物,也是斯大林要求在敌占区继续保持战斗的结果。暂且不提那一小部分富有牺牲精神的核心队员,对大多数游击队员来说,成为“志愿者”(这是委婉地指那些只要开小差其家人就会被暗杀的应征入伍者)和在德国统治下生活并无二致。

对“千年德意志”的假设不断地激发着那些通俗小说作家、军事历史迷和一些专业的历史学家的灵感。比如,莱恩·戴顿、罗伯特·哈里斯和更近一些的美国政治家纽特·金里奇等人,都在不同的历史精确度上将第三帝国作为惊悚故事的背景。其他人比如最近的拉尔夫·乔达诺,则对“假如希特勒赢得战争”后可能的历史进行了比较现实的想象。不过,这些作家都忽视了一个事实,即纳粹内部力量存在很多矛盾,代表了意识形态倾向上的多重性,因此可能出现的结果不会只有一种。而且,这些作品都着重反映(英、美或德国)对苏联经济、政治力量的潜在焦虑,表现出人们对这个国家深深的憎恶。与此相比,军事历史学家在这个话题上的大多数贡献严格地说是“运筹学上的”,他们只是根据自己研究的喜好在想象中调遣军队。而专业历史学家约亨·蒂斯等人则属于完全不同的层次,他们从纳粹打算战后进行的建设计划中,推导出其“统治世界”的计划,专注于研究纳粹狂妄自大的象征性表现,或者探索和设想纳粹建立的伪欧盟或单一货币的计划。

不过,在东线的问题上,留存有大量关于近期与长期未来计划的历史文件档案,这让我们没有必要再对之进行假设。在3年多的时间里,德国人进攻并占领了苏联的广大地区,在有些地区战线甚至深入到2000公里。由此可以很清楚地推测出德国如果赢得战争会怎样处理解体后的苏联。我们能在留存的历史文档中查阅到大量计划,唯一需要想象的是德国在军事上取得了胜利。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