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虚拟的历史》节选:假如“冷战”被避免了

2012年04月09日 10:3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尼尔·弗格森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虚拟的历史》/[英]尼尔·弗格森 著/颜筝 译/中信出版社/2012-3

本文作者:乔纳森·哈斯拉姆

斯大林:战争还是和平

假如根本就没有什么雅尔塔会议,结果也还是一样。我想历史仍会自行其是,不管有没有雅尔塔会议。

-格拉德温·杰布

什么叫“历史仍会自行其是”?为什么结果“也还是一样”?1945年或1945年之后不久有没有可能发生别的事情?

我最好在一开始就承认,我对这类问题的意义始终是持怀疑态度的。历史学家常常会武断地选择某个他偏爱的变量,改变一下它的重要性或真实的构造,而对于同一个等式中其他变量却不作任何变动。这往往体现为先选出一个失败的历史人物,再限制其他人,削弱其他更为实质的历史力量的重要性,然后重新为这个人物安排一场胜利,所有人就都心满意足了。当西方编纂苏联历史时,这种一相情愿的做法并不少见。自认为反斯大林思想的马克思主义者莫西·莱温认为,布哈林原本可以避免苏联农业的被迫集体化,从而促进工业化、确保社会主义在未来的发展。当然,更正统的马克思主义观点会认为,特定人物的成功或失败应该取决于更宏观的环境因素的彼此作用,而非决定于某个单一的独立变量。危险在于,历史学家对某个特定人物的偏爱(伴随而生的是对其主要对手的厌恶),会导致他忽略推动事件发展的其他因素。不过,针对反事实主义的一个更严重的批评,是由意大利历史学家、历史哲学家贝内代托·克罗齐提出的。他认为,由着自己的喜好选择某个点武断地切入历史,再以这个点为基础重新整理历史事件而无视过去对现在的影响,这种做法完全是不合理的。为什么不选择别的点呢?

克罗齐的质疑不无道理。所以,在选择反事实假设时,一定要尽可能地清醒、谨慎,保持思路的开阔。也许,我们还不应局限于某一点,而且如果在某一个点上多取一些变量来表现可能的结果,也许就能看出每个因素的作用。因此,就“冷战”起源问题,我们现在要从三个角度提出反事实的假设:

1.假如美国没有原子弹会怎样?

2.假如苏联情报人员没能成功渗入英国和美国的上层机构会怎样?

3.假如斯大林将苏联的扩张限制在民主国家见惯不惊的程度上会怎样?

第一个问题要研究的是原子弹对莫斯科与西方的关系有怎样的影响。已有人指出,原子弹的投放不是为了打败日本人,而是为了威慑苏联人。这就涉及一个关键问题:苏联人和民主国家的对抗模式究竟是由美国政策决定的,还是由苏联政策决定的。美国史学中的“修正主义”学派始终坚信,“杜鲁门在1945年早期的对苏策略在很大程度上源于这样一个信念:一旦原子弹通过测试,美国的外交地位就会大大加强”;“杜鲁门掌权后不久,就采取了与此前合作政策迥然不同的策略,发动强大的外交攻势以限制或消除苏联在欧洲的影响”;整个1945年,“斯大林的试探似乎都是非常谨慎而有节制的”。

第二个问题针对的是重要的间谍问题。众所周知,苏联人在英国政府高层安插有很多间谍。同样众所周知的是,苏联人所雇佣的间谍给他们提供了原子弹制造实验进程的关键信息。美国政府透露的一些文件也显示,针对原子弹问题的间谍数量庞大。假如苏联人在1945年8月前没得到原子弹的任何消息,假如他们也无从获悉他们针对民主国家的扩张在西方世界引发了怎样的反应,斯大林还会冒险吗?

战争期间,苏联、英国和美国都曾提过建议,要在欧洲划分出苏联与西方各自的势力范围。这些提议的发出者是马克西姆·利特维诺夫、E·H·卡尔和瓦尔特、李普曼,他们都设想在势力范围的划分上,采取相对温和的传统形式,这样划分区域国家的国内事务与经济结构不会受到毗邻大国的干涉,国防与外交方面的政策除外。但这并不符合斯大林对势力范围的设想。对他来说,划分后就意味着对势力范围的全盘控制,这种看法的意义及其在东欧和中欧的实施,都引发了苏联与西方的矛盾。假如他选择了利特维诺夫、卡尔和李普曼提出的形式,情况会怎样呢?“冷战”是否会因此被避免?

这些问题是我们接下来要思考的。不过,在进一步深入前,读者应该先了解作为“冷战”起源解释基础的资料其本身存在的某些问题。第一批相关著作完全基于美国国国家档案馆的文件,因为最先披露保密材料的是美国政府。后来,英国和法国也披露了更多有关20世纪40年代的档案。但苏联坚决拒绝这样做,只有官方历史学家才有机会进行有限查阅。因此,历史研究的结果自然是有偏向性的。自始至终,研究英、法、美外交政策的历史学家只能够对苏联的行动动机得出不确定的结论。这也就解释了保守倾向的历史学家与“修正主义”历史学家之间的巨大分歧-对于苏联外交政策的动机,除了推理别无他法,因此意识形态上的偏向取代了基于历史文档的判断。

1991年苏联解体,使得莫斯科在这之前始终不予公开的一些机密文件得以面世。1992年,俄罗斯外交部同意向研究人员开放这些文件,自那时起,1945-1955年的大量资料也都不再保密。不过,由于外交部执行部门的抵制,最重要的文件(大使馆与外交部就外交工作进行联系的大量密报)没有被公开。此外,其他收存有外交事务文件的档案馆-如俄罗斯近代历史文件保存研究中心(拥有中央委员会国际部的档案)、国防部、克格勃和总统档案馆(拥有政治局关于外交事务的文件)-也都拒绝研究人员查阅这段时期的档案。因此,任何研究苏联外交政策、想要找出“冷战”根源的人从俄罗斯获得的档案,都完全无法与美国、英国和法国档案馆里提供的档案相提并论。不过,人们也不是束手无策。利用从外交部获得的一些材料(包括外交信函、备忘录、大使日志和年度报告),再结合西方档案馆中的材料,仍然能有重要收获。我们这里讨论的是目前进展中的研究,所得结论也并不完整。

因此,我们要在以上条件的限制下来讨论之前提到的三个问题。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