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罗伯特议事规则背后的乡村现实

2012年04月25日 11: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南塘村田地

田:劳动力外流依然严重

南塘村位于安徽阜阳市颍州区西南,属三合镇所辖146个自然村中的一个。30年前,“分田到户”的创举让同样地处淮北的凤阳小岗村出尽了风头。相比之下,南塘村好像并没有什么名气,以至于向阜阳本地人打听,可能都说不出它的具体位置。

从阜阳客运西站坐上南循公交车,一路都是典型的平原地貌。一马平川之上,零星散落的村庄被包围在早春的麦田中。大约跑半小时的水泥公路,在“孙庄路口”这一站下车,走下乡村公路就算进了村。颍河的支流水系穿村而过,在东边的颍上县汇入淮河。河水冲击出坦荡的平原,自发形成的村落之间也并没有明显的界限。“现在南塘村和周围两个村合并了,上面给改名叫三星村。不过大伙还是习惯叫南塘。”

村里最主要的经济作物是冬小麦。有些人家搭起了大棚种蔬菜,其余各家院里也零散地养牛、养猪、养鸡,但都不成规模。村里人自己吃肉吃菜都要到相邻的三合集或是胡集上去买。作为全国排名前五位的劳务输出地,阜阳9775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拥有超过975万人口,其中的200多万人出外打工。和阜阳的大部分农村一样,外出打工是南塘村里最主要的经济来源。

近三十年来,南塘村的发展道路都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和中国所有普通农村一样经历了集体合作化时代到家庭承包经营时代的变迁。因为缺乏小岗村那样的“首创”,村民们似乎只是依照先例,顺理成章地接受了“包产到户”的政策,而不会引来任何关注。80年代初期,村里把地按人头分了下去,原来的生产大队分为了几个生产小队,但也不再组织村里的统一生产。“现在种地机械化了,收麦子都用联合收割机,地里也确实没多少活儿。年轻人差不多全出去打工去了,地都是家里的老人在种。”杨云标走在田埂上,指点着更远处的农田。从大专毕业带领村民维权到成为兴农合作社理事长,36岁的他在这个老龄化的村庄里算是为数不多的年轻面孔之一。“分来分去每家现在就是亩把地,最多的不过十亩,少的有一两亩,都是各种各的。”随着分田到户,村落的组织形态发生了根本改变。虽然一出门,遇上村里的老人还是会习惯性地问一声:“去大队啊?”,但“生产队”这个概念早已在乡村自动解体。

南塘村每户人平均一亩地,这种程度上的“单干”并未引起村民经济水平上的分化,何况“光种麦子可卖不上价钱”。村民们虽然算不上富裕,也没有想象中贫困。“吃饭已经不成问题了。”杨云标说,“不像从前困难的时候,现在家家户户没有谁家是吃不上饭的。”但“单干”却直接影响了村民们对乡村公共事务的态度了。“在我看来,我们村和中国其他农村拥有的最大共同点就是'散'。除了过去要统一开大会催收税费,搞计划生育,村里人好像也很少有机会聚在一起了。”另一方面随着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乡村传统的治理模式也受到了挑战,宗族秩序逐渐失去了威信。“过去乡村环境比较封闭,村里一族的长辈往往被当作有经验的权威,遇到村里有事要决议,说话顶用。现在年轻人出去打工,见过了飞机坐过了火车,回来对一辈子没出过门的老人们怎么能服气呢?”

前任村委会干部的贪污问题使村庄的分化变得更为明显。“如果说南塘村出名,就是因为当年我们农民自己搞维权”杨云标说,“其实,那会儿各地闹维权的村子也不少,但是只有我们搞了农民维权协会,引起了学者和媒体的注意。我们觉得不仅要把大家团结起来,还要理性。”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阜阳 南塘村 罗伯特议事规则 民主 开会 杨云标 袁天鹏 寇延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