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罗伯特议事规则背后的乡村现实

2012年04月25日 11: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杨云标在南塘村领导陪同下初到南塘村

官:乡村治理难逃潜规则

从2001年开始,南塘村的村委会选举就不如想象中顺利。唐殿林和杨云标都是那次开始进入村委会的。“1999年开始村民自治选举,但那时的干部都在选举上捣鬼,到处贿选、拉票。选举之前一到夜里村里就是一片狗吠。2001年的大选,我们多次向上面反映村里选举程序不合法,要求取消流动票箱,自由选举候选人。”村里派代表去镇政府上访,镇政府怕抵挡不住就打电话报了警。但是等了大半天也没有警察来。后来,镇上派出所的警察私下跟杨云标他们说,当时听说了是南塘村选举的事,心里知道村民们有理,就跟乡政府的人借口说太忙了,没出警。“最后,上面只好宣布之前的选举结果无效。”

“第二次选举只有唐殿林票数过半。”参加了当时选举的村民说,“以前村里贪污的几个干部都给老百姓选下来了。唐殿林当了村长,但上面还是又给任命了一个。”饭桌上,村民们嘻笑着议论以前的村干部:“他是不能不当官,他要是不当官,村里人还不得一人一脚踩死他!听说乡里要撤他的职,就赶紧送了三万块钱上去,两万块存在银行卡里,还忘记告诉人家取款密码!”“最可笑的是,自从那次选举之后,现在村里还没有村委会!”张勇是当年孙庄村维权的骨干,从区交通局病退之后回了村里,“应该说是没有合法的村委会。现在的只能叫'管委会',代替村委会办事。”

《阜阳县志》里曾记载过这个地方历年所遭受的灾祸:洪水、饥荒或者瘟疫。如今,当地早已没了修志的传统,如果有,阜阳境内发生的大事恐怕多半要落入“灾祸”的篇幅。套用新闻学上那篇著名的范文,简直再恰当不过:“如果要给老百姓的困窘程度或者不幸程度评奖的话,许多城市都可以被列入候选名单。但是有一个城市是少不了的。这个中原小城,长期以来饱受一连串错误、丑闻、灾难的煎熬,似乎这个城市就是一个被诅咒的城市。”或者如同《南方周末》所评论:“为什么又是阜阳?为什么总是阜阳?过去几年,阜阳有着'糟糕的记录'。如'大头娃娃事件'、'白宫'举报案和一系列涉及党政、司法机构的腐败丑闻。在中国,几乎没有哪个地区能'吸引'如此众多的目光。”有人说,阜阳这个地方有最典型的官场疾病机理,其中蔓延的病毒比EV71更可怕。而反观南塘这个普通的乡村的治理,似乎也在照样按照某种官场潜规则运转。

去年村里的“一事一议”费,无论唐殿林怎样挨家挨户做工作,依然没能全数收上来。完不成任务镇里就不给村里拨钱,村里的办公经费只好让唐殿林和几个村干部垫付。比较起两任村委会的工作,这些过去的维权骨干也有些无奈:“人人都说唐殿林是个好人,可是当上干部就里外不是人了。”

维权完成之后,除了上访少了,村里的经济状况和公共事业还是没有什么改善。“以前我觉得'平等'、'自由'这些口号很重要,可是后来我发现与村民利益无关的,在村里其实都算不上大事。不管什么理念,只有从中获益村民才支持。”与村里其他人相比,杨云标的表达能力远胜他人。毕竟他学过法律,作为农民代表去过北京,甚至还给大学生们讲过课。但他说,他还是一直学不会政府那套语言。

2004年3月,杨云标组织成立了兴农合作社,希望能够再次把村民们组织起来发展生产。不只是南塘一个村,周围十里八村的村民都可以通过入股参加合作社,每股200元,最少入一股,最多不超过5股。除了给社员们统一批发种子、化肥、农药,合作社还承担了建沼气池、修路、农田治理等村里的一些公共事务。这些项目,哪些要干,怎么干,杨云标不愿意自己一个人说了算,可是拿给大家开会讨论又常常让项目悬而未决。--直到翻译了《罗伯特议事规则》的袁天鹏,带着这套制定规则的“元规则”下乡,一连花四天时间在村里教大伙如何开会。

讲起袁天鹏在南塘村推广罗伯特议事规则,杨云标说,他也看到媒体上有很多评论和质疑。“其实我们不爱叫什么罗伯特议事规则,村里就叫议事规则。我们村里有人说得好,议事规则得先有事让大家议,之才有规则。要是光有规则不解决问题,那大伙说来说去也就没意思了。”春节过后,村民们还记得“北京来的袁老师”带着大家看小品,演练开会的场景,而“罗伯特议事规则”这个洋名词也并非那么绕口,已经被村民们认定“真管用”,连邻县的人都过来取经:以前讨论了一个月还决定不了的分红问题,这回花了2个小时就搞定了;村里商议了十年的鱼塘,今年终于开挖了。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阜阳 南塘村 罗伯特议事规则 民主 开会 杨云标 袁天鹏 寇延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