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罗伯特议事规则背后的乡村现实

2012年04月25日 11:33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路:不要苦了上学的孩子

挖塘和修路是这会儿村里的头两件大事。

“挖塘可以养鱼,增加收入。将来在塘边种上树,栽上美人蕉,就是风景塘,城里人还可以来钓鱼。”负责挖塘的小组长韩金英这样打算,“可以用卖土的钱来抵雇挖掘机的工钱,挖一车土卖7块钱,挖泥的挣4块,村里挣3块。”从给各家各户做动员到年后开挖,眼看鱼塘已经初具规模,挖土的人却不愿给池塘包口沿。韩金英很生气:“包了口沿,他卖的土就少了,不合算。可是按当初讲好是要包口沿的。如果不包口沿,剩下的塘也不要挖了,我们另外去雇车。”两方僵持住了。

晌午,前任村干部的媳妇怕铲车挖到自家的田埂,哭着闹着跑到了塘边找合作社的小组长韩金英说理。自从被村民检举贪污后,她家男人就得上了精神病,工作组一来就犯病,工作组一走,病就好。幸亏被韩金英拉着,她只是寻死觅活地哭了一场,却放下了几句狠话:“这塘谁也不能挖了!”整个下午,挖掘机都停工了,却还得花钱雇人看着设备和电线。一直到天黑之后,韩金英还在跟挖塘的人交涉。合作社的几个人蹲在没挖成的池塘边上,不作声。只有香烟的火光在黑暗中一闪一闪。

安排好村里人夜里看塘,韩金英手还没摸着碗筷,对集资修路不满的村民已经来家里跟吵闹。“村里修路集资是按家里分地时的亩数,我们家虽然只有两口人在家,但是种着九口人的地,就要交450块钱。他家种着十口人的地,说家里四个都在外面打工,按350块钱交了还不服气,非得变着法把那50块也要回去。”韩金英拿出登记在挂历上的收费明细给大伙看。

她所负责的这条路,经过南塘村小学,连接乡村公路。“人出去打工难道就不回来了?修不修这条路对我们家来说也没什么,就是可怜那些上学的孩子,一到雨天泥巴路就难走,都得家里老人背出来上学。老人们走着也吃力。”韩金英和丈夫站在门口给对方讲理,但是对方不依不饶,临近的几家人都跟着出来了,一拨人跟韩金英站在路边议论着评理,恼羞成怒的对方则躲在自家屋里,院子大门上的声控灯随着他家的叫骂声忽明忽暗。

如今,南塘村的村民可以通过村口的农村公交车,花上半小时时间到达阜阳市区。农村公交车票价一元,车内播放着只属于80年代的流行歌曲。沿路不时出现农民新建的房子,样式大多类似,三层,每层立两根“罗马柱”,石膏扶手围出一个欧式阳台。看到这样的房子,任何人都不会再为阜阳“白宫”感到奇怪,甚至阜阳本地人自己还会感到颇为委屈:“'白宫'花得钱其实不必颍州区政府的办公楼多,就是模样太招摇。”从大路进村就是土路,坑洼不平,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车。接连两天,工程承包队的杨经理都来看修路的现场,虽然用白灰画了线,这三条路都还没开工。其中一条路,因为要经过没入合作社的村子,还在为用地和集资的事情继续协商。

乡村的奇妙之处在于它彻底的现实主义。这些在我们看来无关紧要的事情,却是中国乡村的常态。同样是村庄里的选举、修路、带村民致富,杨云标也谈起了之前新闻中一度关注的少女村长白一彤:“村民们都习惯了让别人替自己做主,选上她,看中的是她背后所代表的力量。但是议事规则是让人人都能为自己做主。”

“农业技术这块,不成问题。但是我们这些人都不懂经营,合作社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带着大家找到一条致富之路。”杨云标现在只为这件事犯愁。当我把这些话复述给袁天鹏时,他笑着打断我:“跑题了。议事规则没法教人们怎么致富,不过可以保证人们不为了商量怎么致富、或者富了之后怎么分配打起来。”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阜阳 南塘村 罗伯特议事规则 民主 开会 杨云标 袁天鹏 寇延丁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