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可操作的民主》节选:南塘村民主议事“六部曲”

2012年04月25日 13:5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袁天鹏、寇延丁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培训实录】动议、动议,行动的建议

如何引入动议,大家确实是费了一番心思的。在第三天培训开始的时候,先排了一个情景剧。

天鹏的开场白:“南塘合作社为了提高开会的效率,做了专门的培训,学习了著名的‘罗伯特议事规则’,并且学习了专门为南塘合作社编写的开会制度。之后,大家开起会来有模有样,有板有眼。可是,这样就解决所有问题了吗?”

海雄主持:“同志们,又到了咱们每星期一次的决策会议了。咱们前面几次会开得不是很成功,乱七八糟的。现在,咱们都是学过‘罗伯特议事规则’的人了。先把这些规则跟大家说一遍啊。咱们开会要举手发言,每人发言次数不能超过两次,每次只能有两分钟,发言时请面对主持人。好,看看大家有什么事情要讨论的。”

大成举手要求发言,主持人许可:“我们阜阳市现在在大力推动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我提议,咱们南塘村就可以借此机会,大力开展精神文明建设活动,我的建议说完了。”

马超立即举手,主持人示意后发言:“这个提议好,我赞成,老王的提议太好了!”

明磊也举手要求发言:“我看这事情中啊!咱们国家,奥运会都能开起来,老少爷们儿看奥运会激动地嗷嗷直叫,可是开完奥运咱们村里啥动静都没有,还是老头子老太婆,抱着孙子热炕头,我觉得精神文明一定要搞上去,才有意思嘛。”

主持人:“看看有没有不同的意见?”

王大衍:“我,呃,同意是同意搞,可是你看咱村老太太、老头,还有年轻人,没事儿光打麻将,这能搞上去吗?”

主持人:“继续讨论。有没有不同意见?”

李振刚:“我同意。咱们党的十七大也提出了新农村建设,什么是新农村呢?简单地讲,就是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咱们怎样才能实现乡风文明呢?重要的就是精神文明建设。所以,我们一定要重点抓精神文明建设,为咱们南塘村早日实现新农村而努力奋斗。发言结束。”

高琳:“我也觉得这事情特别紧迫,这事情非抓不可,要立马抓,立即抓!”

小白无比激动,一拍桌子:“我要发言。”大家立即笑起来。主持人赶紧示意她发言,她站起来:“乡风文明一定要搞,我们这个机会一定要抓住,全国都要搞,我们一定要搞。大家知道,把我们这个精神文明搞上去的话,南塘村的品牌一定能打得出去。我们一定要搞,大家一定要拥护,一定要搞!”

马超:“我觉得我们要趁着这个局势,把我们的精神文明搞上去。”

明磊:“这时机一定要抓住,这时机过去了就没有了,说什么我们老头子老太婆搞不动了,哪有这么回事儿嘛,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也要上!我给大家唱段快板鼓鼓劲儿,当哩个当,当哩个当,东风吹,战鼓擂,现在这个社会谁怕谁!”这段快板一说出来,欢声雷动,估计这是明磊的现场发挥,是剧本上没有的内容,几个“演员”都跟着笑喷了。

海雄:“还有没有其他意见?没有其他意见现在表决一下,同意的请举手……有没有反对意见?噢,没有人举手。好!咱们现在是六票赞成,没有反对,咱们高票通过。”

全体热烈鼓掌。云标也是鼓着掌走上来的:“他们演得太精彩了,大家都感受一下,他们学了‘罗伯特议事规则’以后又开了一个会,他们讨论的是关于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话题。大家觉得这个会开得成功不成功?或者,你看了这个会有什么感受?”

“我觉得这个会开得很成功。大家百分之七十以上感觉这个会不错。”

我没绷住,笑出来了。但云标很认真:“其实,我也认为这个会是成功的。它成功在哪个地方呢?首先大家看看,没有跑题,都在讨论精神文明建设,也没有‘一言堂’,没有野蛮争论,没有拍桌子震板凳的,关键一条,大家很团结很齐心呀。而且,还很带劲,还有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大家又哄笑起来,等笑声平息后云标开口提问:“但是,我们开会的目的是什么?”

“精神文明。”

“解决了怎么才能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问题没有?”

“没有解决。”

“这个会议,到底有没有解决,怎么才能把我们合作社精神文明建设搞上去的问题?给大家一分钟时间想一想。如何加强、如何干,不是光说好话,他们八个人开了会后,晚上回家一个人吃两碗面条,倒头一睡,第二天早上等于这个会没开。”

“没有一个人知道我们该怎么加强精神文明建设,该干什么,没有人说怎么干。”

也有人说:“会还没开完。”

云标反对:“不对吧。会已经开完了,他们都表决通过了,还没开完吗?”

“可是,他们没说怎么实施,怎么去做啊,一点儿都没说。”

“对啊,难道这样的会议也是一次成功的会议吗?一个会议除了要有五百年前就开始的议事规则,我们说这是个什么会?决策会议,必须要有一个好的动议,可以行动、可以干事、可以解决问题,如果我们光在这里喊口号,就没有人说咋干,这个会议就还不是一个成功的会议。要想让一个会议成功、有效,首先,我们得提出明确的动议来,怎么才能是一个明确的动议呢,请袁老师来给大家讲动议。”

在云标的引导过程中,他一再提到没有跑题、“一言堂”、野蛮争论,说得流畅自然,很真诚地与大家一起分析运用议事规则之后会议的成功之处,乍一听有点儿啰唆,边听边想,觉得他这种一再的提示和复习,太必要。

在刚才讨论的过程中,有人提到了“就是主持人出了问题喽”,天鹏接着这个话头向下说。

天鹏:“刚才云标跟大家聊的过程当中我发现有几个事情,现在想问问。张大爷,刚才听你说到说主持人……”

张大爷:“还是因为主持人,还是领导没形成政策,光是大家有这个决心了,没有带头人,没有会议精神,没有主持下来,应当有个结果……”

这不全搅到一块去了嘛,前两天的培训白做了,主持人又成了领导人了。天鹏顺着张大爷的话头向下走:“大爷你的意思是,这个结果应该主持人给他弄出来?”

“哎,对对。”

但下面已经有人听不下去了:“应该大家定出方案。”

天鹏站起来:“是由主持人想出方案来,还是由主持人主持、大家定方案?”

这下声音明确了:“主持人主持,大家定的。”“大家定的方案,主持人主持。”看来这两天的培训确实有了成效。

“好。这意思还大概靠谱,如果你们的意思是说,这事应该主持人拍脑袋想干吗干吗,然后主持人分配任务,这事儿就完啦。”

天鹏顿了顿,特别加重了语气强调:“怎么干!是三个最关键的字儿。但是,谁说怎么干?”

有人回答:“主持人说,问他呗。”

“错!错!应该是大家一起想办法,主持人是干什么的?在这个阶段,他就是帮助大家一起来完善动议的。这个事儿怎么干,就叫动议。怎么干,怎么提这个动议,不是主持人的事儿,恰恰是大家的事儿,所以,既然我们一再强调主持人的中立性,一再强调主持人是为大家服务的,是主持程序的,想怎么干这事,要由大家来提怎么干,就是要以动议的形式把它提出来。我们要建立这么个概念,凡是要拿到会上讨论的事,这个事不能是个问题,也不能是个口号,一定要是个可以执行的动议。我们今天演示的搞精神文明建设就是个口号,这个问题拿到会上讨论你说有必要吗?谁不想加强精神文明建设啊?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拿到会上的应该是一个‘怎么干’的东西了。怎么才能是一个完整的动议呢?我总结了一下,它有六个要素:时间、地点、人物、资源、行动、结果。”

天鹏接下来开始掰开揉碎了,一条一条地讲动议的六个要素。但这个玩意儿确实是太抽象了,不好讲,讲了半天,越讲越沉闷,现场气氛跟刚才演小品的时候恰恰形成对照。只好换个套路,改成举例子。

“打个比方,这么说吧,我是个合作社理事,来跟云标谈:精神文明很重要,所以一定得把我们合作社文艺队的工作搞好,这个事情很重要,多么多么有意义。这是好事儿,我说完就走了,但云标晕了,他也承认文艺队应该搞好,但怎么搞?谁也不知道。觉得哪里痒,但就是挠不着。过了十天,我再看到云标,看合作社什么都没有动,我还生气了:你看,我那么关心合作社,提了那么好的建议,你们也不采纳!我生气,云标也苦闷啊。为什么?因为我提的不是个动议,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如果我在理事会上提的动议是这么说的,大家看看会怎么样?我提出来一个动议:文艺队在两个星期以内学会扭一套新秧歌。从现在起,每天吃过晚饭以后,7点半,文艺队成员都到合作社办公楼门口来,时间、地点、人物都有了吧,趁着小白在这里,她教会大家扭秧歌。行动也有了。扭秧歌需要红绸子,一块红绸子要十块钱,咱们文艺队一共二十个人,就需要两百块钱,这笔钱,申请由合作社里出。资源也有了。这个事情的成果呢,就是两个星期以后,文艺队给全体成员做一次汇报演出,然后,文艺队的骨干再到各个互助组,教会大家扭秧歌。我把这样的动议在理事会上提出来,会怎么样?”

“时间、地点、人物、行动、资源、结果。一定记住这个动议六要素。也许大家要说了,提动议太难了,我不会提。还记得刚才张大爷说什么了吧?他说到了主持人。要主持人是干什么用的?在这个阶段,他的职责,就是帮助大家一起完善动议。”

“我们现在就一起完善一个动议。比如说,在咱们合作社,有没有马上就要干的事儿?”

张大爷接了一句:“农田水利开发。”

天鹏:“农田水利开发,这事儿太虚了,具体是干什么呢?”

张大爷:“就是修桥修路。”

“那到底是修桥呢,还是修路呢?”

“修桥。”

天鹏转过来面向大家:“好,我们现在的过程就是动议的过程,刚一开始,这位大爷说的农田水利开发,就是挺大个牌子,哐当掉下来就是修桥。已经具体点儿了,然后,还可以再具体,在哪儿修桥呢?”

张:“在合作社修桥。”

袁:“在合作社的哪个村子?”

张:“孙庄社区。”

袁:“好,又具体了。目标呢?修到啥程度?”

张:“修到四米宽,规格是四米宽。”

……

天鹏:“这样才叫动议。开会了,主持人问,最近农田水利建设大家有什么动议?张大爷拿出来了:‘我们要在孙庄修六座桥,两个月完成,钱,就是国家农发项目的钱,修到四米宽,十吨承重,一百年不塌。’拿出来了,这才叫动议。接下来大家就可以在这个基础上进行讨论了,动议不具体,你开会讨论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同时也要转变一个观点,大家总觉得这事儿我做不了主,我也不知道那么多,你别让我提,我等着别人提。大家从今天起又要转变一个观念,你提动议,你要实在,要考虑到那六个要素,这是我们的要求。但不用要求自己把所有的事儿都想清楚了,没有人知道所有的信息,你只要从你的角度,认为就这么干,把你能想的都写出来就够了,我们开会的目的就是大家一起来完善它。这个问题一旦上了会议,别人的想法都会进来。只要你有了一个胚子,一个基本的想法,大家就能有的放矢,补充意见了。比如说,刚才张大爷那个在孙庄修桥的动议吧。别人就说了,你想花两万太多了,我们花一万就能办成了,或者说你让五个人去做这事儿不够,给你加到十个人。修六座桥太多了,三座就够了……补充的过程中,这个动议就越来越可行,直到最后做出来的结论、做出来的决议,就是一个可以立即行动的方案,这个行动方案一出来,散会后孙庄这几个人就知道,上哪儿拿钱去,上哪儿去勘察去,就知道怎么行动,这样的会议才有效,这样的结论才有效,而这样的结论,就是从高效的动议来的。”

由主持人带领完善动议,是罗伯特议事规则中已有的内容,但被强调到如此程度,却是天鹏的独创,这也算是中国特色吧。天鹏甚至这样总结,议事规则中国化的起点就是学会写动议、提动议,学会把各种迂回、抱怨、挑战转化成动议,这既是一种能力,更是一种意识。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