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可操作的民主》节选:南塘村民主议事“六部曲”

2012年04月25日 13:5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袁天鹏、寇延丁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第三部曲:陈述议题

只要有人附议,主席是没的选择,必须受理。受理的标志,就是主席要完整明确地陈述刚刚的提议的措辞。这叫作“陈述议题”。它的重要意义,还在于明确地告诉每个人,从现在这个时刻起,我们讨论的议题就是这个,所有的辩论都必须跟这个问题有关,否则就不合规,这是因为:

“罗氏规则第6条”:在任何一个时刻,只能有一个议题。

从这一刻起,这个议题叫做“待决议题”。这条规则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治疗会议的“顽疾”--“跑题儿”,还有人叫“多头怪物综合症”之类的名字,意思都是一样的。“陈述议题”的另一个意义在于,它标志着提议处理的下一部曲正式开始了。

 

【培训实录】从“卖菜”谈开去

第四天的主持人强化训练班,选出了七位成员轮番做主持人进行演练。第一轮由合作社理事老刘担任主持人,时校长第一个要求发言,让大家说说合作社有机蔬菜的事儿。

老刘和时校长都是合作社理事,时校长负责经营,老刘负责组织工作兼会计。那一年,合作社种了三十亩有机萝卜,真真正正没施化肥农药,忙碌大半年,收成不错,但是没有找到合适的销路,长成的萝卜大部分还都在地里,眼看已经是10月底,天也冷了,再降一场温就要上冻,萝卜就会烂在地里,对合作社的乡亲们来说,这不是演戏,是他们迫在眉睫的事情。

于是话题顺着这个往下走,大家就开始七嘴八舌说了许多与卖菜有关的细节,有人说要把卖蔬菜的时间定下来,也说到了去哪儿卖的问题,去批发市场卖不上价钱,要去联系阜阳的华联超市,还有人提到了运输车辆的问题。当时合作社的菜确确实实还在地里等着处理,关心则乱,大家讨论有点儿刹不住车,场面比较混乱。最后表决的时候也出了点问题,先是同意立即卖菜的举手,接着是同意以后卖菜的举手,投票的标准也比较模糊。

开场第一回,问题确实比较多,天鹏的点评差不多就是带着大家一起,把刚才会议的全过程都“复盘”一遍:“首先需要表扬主持人的是,第一动议提出之后先问大家有没有人附议,在附议之后再进入讨论。刚才时校长提出来的‘说说有机蔬菜的事儿’,实际上是一个话题,而不是一个动议。主持人应该怎么说呢?他应该引导时校长把这个话题完善成一个动议,有机蔬菜的事儿是该议议,能不能拿出一个具体的方案。我在这里教大家一招,主持人要引导提出一个话题的人,把他的话题完善成一个动议再来讨论。然后,要把他的这个动议具体化,卖菜是个很复杂的事儿,里面有好几个小问题,统在一块是说不清楚的,那就一个一个来。先讨论第一个,卖不卖菜的问题,由谁负责?好,大家开始讨论,一人两次发言机会,通过了,决定卖菜。再讨论第二个问题:去哪里卖?去超市还是去批发市场?然后再一人两次发言机会进行讨论。在这个问题解决之后,再讨论运输的问题。问题很多,只能一个一个地解决,同一个时间只讨论一个点。再有一点,主持人要记住,对同一个议题,每个人都有两次发言机会,这样才是公平的,讨论才能比较充分。”

天鹏还特别提醒大家,表决时一定要用“套话”:“要这么说:同意10月15日卖菜的举手,反对10月15日卖菜的举手。”

接下来换了一位主持人,继续演练。杨云标提名张怀侠做主持人,她这样开头:“合作社的萝卜要出了,大家讨论讨论。咱们开会,要定时定次……”

下面有人提意见了:“你主持人不该提动议,要等大家提。主持人出问题了。”

刚刚开始就卡住了,云标出来,先赞扬了提出问题的学员,也向大家解释:“我们是在学习,现在呢,可以再来一次。”

第二次开场就合乎要求了,第一个动议是老刘提出来的,动议讨论合作社大楼收尾工作。理由是大楼主体完工已经有段时间了,上面还需要完善。这个动议其实也是个典型的“非动议”,不能说“动议讨论一件事儿”,而是动议一个具体的方案来完成这件事儿,这里就是“什么时间、谁、用什么钱去怎么收尾大楼建设”。

进入讨论后,有同意的,有反对的,还有一位老人听成了修路。也有人建议分两拨人,一拨给大楼完工,一拨去卖菜。时校长和老刘发言的过程中将修缮合作社办公楼这个动议逐渐完善了,补充了完工时间和资金来源。然后进入表决,同意修大楼的四票,反对三票。动议通过。

云标点评时首先表扬了老刘和时校长发言不停地在完善动议,接着又提问题:“我们昨天讲完整的动议是几个要素?谁来干,怎么干呢?”主持会议的张怀侠说:“那是第二个题。”

乡亲们习惯于先定下来“干不干”,再讨论“怎么干”的问题,这也算是个中国特色吧。如果是天鹏做这个点评,他一定会依据规则强调不知道怎么干就没法决定干不干,而云标则顺势请大家进入了第二轮讨论:“好,那就继续开。讨论谁来干,怎么干?”

等到这一轮讨论开始,执行合作社会议制度十三条方面的问题就已经很少了。在结束这一轮,按照培训计划由天鹏来导入程序动议,他没有干讲抽象的程序动议,而是用实际主持会议的办法,现身说法,引入程序动议的具体内容。

他邀请大家来参加他主持的讨论,连他自己请,带云标忽悠,一共上来了十一个人,包括志愿者王大成。

宣布规则后,王苹第一个举手,提出自己的动议:“合作社办了七八年,大家都很辛苦,建议明年组织合作社理事会、监督会成员出去旅游一趟,去黄山、北京玩一玩。”

附议之后进入讨论。一位新加入的社区负责人说有必要,出去看看可以开阔视野。接着两人一起举手,得到了发言机会的人起身问旅游的费用谁出。这既可能只是普通的提问,也可能是“挑战、搅局”,但无论是什么,天鹏按照“提动议的思维方式”引导他:“你的观点呢?”

“合作社刚开始,没有钱。这个钱应该个人出,我个人也没有钱。”

天鹏问他的观点,对现在讨论的动议是赞成还是反对?

“反对。”

天鹏一再强调,请发言人开头表明自己的观点,是赞成或者反对“当前的动议”,而不是赞成或反对“某个人的观点”。用这种方式表明态度“对事不对人”,不去提这是谁的意见,就避免“面子过不去”导致的不敢说真话。

两个反对之后,会唱快板的常大叔发言:“应该小组组长也去,不应该光监事会、理事会去,光叫领导去,我不赞成。”这个发言就暗含了修正案,还反衬了修正案的作用。常大叔说“光叫领导去我不赞成”,乍看是不赞成,可是反过来理解,那就是“如果能不光领导去,那我就赞成”,可见如果提供修改方案的机会,就可以争取更多的赞成。天鹏犹豫了一下,担心这个时候把这些道理点出来大家会不会理解不了,没等他想清楚大成又举手了,天鹏索性看看大成有什么新点子。

大成:“同意。大家应该出去走走看看,我建议可否这样:由合作社牵头,大家自愿,合作社协助弄个方案,定一定时间地点,或者不去北京那么远的地方,到阜阳,就近的地方旅游一下。”

天鹏一看,这确实是个新点子,而且把常大叔的意见和刚才“费用谁出”的问题都已经包含进去了,决定引导大成把这个意见变成修正案,于是这样宣布:“大成有一个意见:合作社发起组织,钱自己出,社员自愿参加。现在我们先讨论这个动议,大家认为这样行不行?”

天鹏说的是“先讨论这个动议”,准确讲应该说“先讨论这个修正案”,可是现在就说“修正案”的话大家还不明白,只好用“大动议里面的小动议”这样的比方来代替“修正案”这个有点儿吓人的术语。“南塘十三条”有一条是“不跑题”,同一时刻只能处理一个动议,但小动议不是跑题,是大动议的一部分,一个“点”。

讨论充分后举手表决,赞成四票,反对三票,“小动议”通过。接着话题自然进展到“去哪里”的问题。

王苹:“去北京,开阔眼界,看看人家怎么生活。再说,长城、天安门都很有名,应该去看看。”

大成:“北京太远,考虑到老年人身体情况,建议就近找个地方,第一省钱,第二节省体力,第三适应适应,如果都觉得不错,再说下一回怎么办。”

老刘:“咱们别替人家做决定,让他们去旅游的那些人自己定。”

老刘这个思维又跳跃了,不再具体谈去哪里,而是说打住不谈这个了,天鹏意识到这是另一种程序动议--“搁置”(注:这个“搁置”与《罗伯特议事规则》的“搁置”不完全一致,是一种简化),但他同样不打算用这样的术语:“你的意思是搁搁,先不讨论,让他们自己定?这个意见有人附议吗?”这样就又自然地引入了一个程序动议。程序动议虽然不是“大动议”的一部分,但是关系到怎么处理“大动议”,因而不仅可以处理,而且还要优先处理。

天鹏:“你的意思是搁搁,先不讨论,让他们自己定?这个意见有人附议吗?”

……

在大家讨论的过程中,自然引入了最基本的程序动议。天鹏在现场引导大家讨论,主持人不来左右讨论的方向,而是引导大家完善与明确动议,引导他们把每个动议的六要素都说清楚,每次谈一个点,这就是修正案的本质,包括搁置,可以一个一个点谈,先谈小问题,再回过头来谈大问题,掌握这个技巧,实际上就是修正案和搁置的方法。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