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议《叫魂》

《叫魂》是一本奇书,它讲述的是一个“盛世除妖”的故事。在清乾隆年间,政治与社会生活被一股名为“叫魂”的妖术搅得天昏地暗,传言通过剪人发辫施法便会偷取他人魂魄。这最初活跃于江浙一代的民间迷信竟通过谣言的传播肆虐为一场全国性妖术大恐慌。1768年皇帝下令在全国范围内剿灭妖术,但这场轰轰烈烈的除妖运动最终却化为一场政治闹剧,揭开了“盛世”的动荡与冲突。反观昔日除妖之风,再看今日造神之乱,其中缘由颇值得我们反思。

[美]孔飞力

(Philip A.Kuhn),美国著名中国学家、哈佛大学东亚文明与语言系主任,以研究晚清以来中国社会史、政治史著称。

图书信息

分享按钮
盛世考辨

盛世现妖术:游荡在文化幻象中的幽灵

当妖术大恐慌冲击到大清帝国的时候,这个中国的末代王朝尚未露出衰败的迹象,而仍然处于为人称道的“盛世”的顶端。然而关于世间存在着妖术的可怕意念,却从社会的各个层面都反映出来。在妖术恐慌所波及到的省份,居住的人口比当时整个欧洲的总和还多。可从总体上来看,它给人们生活带来的危害又远不及十六、十七世纪席卷欧洲的巫术大恐慌。妖术恐慌给中国带来的危害的有限性是个颇值得深究的问题。 详细

剪辫叫魂

开端:离奇案件引发谣言恐慌

1768年,中国悲剧性近代的前夜。某种带有预示性质的惊颤蔓延于中国社会:一个幽灵,一种名为“叫魂”的妖术在华夏大地上盘桓。据称,术士们通过作法于受害者的名字、毛发或衣物,便可使他发病,甚至死去,并偷取他的灵魂精气,使之为己服务。对叫魂的恐惧影响到了十二个大省份的社会生活,而这一切均从几个看似不起眼的离奇事件引发... 详细

溯源:叫魂与民间文化的联系

深入理解1768年叫魂事件的爆发,我们将涉及到中国民间文化中有关于人的灵魂的看法,有关通过法术而使无生命的物体重新获得生命的看法,以及有关通过怎样的途径才能避免受到妖术之害的看法。这些植根于民间信仰传统中的信念催生了叫魂的幽灵。详细

民间信仰
游民阶层

祸首:游民阶层的尴尬处境

为何在对叫魂的清剿镇压中,游方僧道、外来术士和街角乞丐从一开始便是受到怀疑的主要对象?为什么弘历那么快地就相信并动用国家的力量资源来对付他们?为什么每当普通百姓心中因妖术而产生恐惧时便会朝着离自己最近的和尚猛扑过去?这一切都源于整个游民阶层的特殊性,使其难逃妖术之祸。详细

谋反与汉化:清剿妖术的动因

在与叫魂危机有关的种种事件中,最令皇帝心神不宁,且触动了中央统治神经的决定因素究竟是什么?我们必须在可能的情况下,通过弘历自己经手的各种文件来揭示他对于在他看来特别棘手的某类问题是如何作出反应的。有两个至关重要,那就是:谋反与汉化。详细

弘历
帝国机制

“叫魂”透视帝国机制的运作

叫魂危机的文献记录所折射出的是一种双重的图像。一个勾勒出的是每日进行的对妖术的清剿。另一个则透露了文献作者和读者之间的关系。从这重叠的图像中,我们可以联想到中国帝制国家的两个侧面:它既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制度。 详细

热点:李一造假,我们造神?

缙云山道士李一号称信众3万,名人追随,一时间他摇身变为“神仙”。他说自己是道长,讲的是养生和修行,神鬼莫辨。随着他造假劣迹败露,媒体的围剿排山倒海。而今李一倒了,但普罗大众的造神运动倒了吗?从1768年的除妖到今日的造神,我们应如何反思?详细

道士李一

郑渝川:“叫”出的政治闹剧

“叫魂”的妖术传闻彻底揭开了盛世威名下空洞化、离散化社会的本来面目。尽管基层官僚努力“辟谣”,但民众对谣言的信任程度显然高于官僚的喊话。在这个权利对普通民众来说稀缺的社会里,以叫魂罪名来恶意中伤他人成了普通人的一种突然可得的权力。 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王超
2012年5月25日

洞古察今


·1768年:对专制社会“妖术大恐慌”的反思

孔飞力:“除妖”是专制权力与文化相互利用的范本

1768年的妖术恐慌不能算作中国历史上最怪异的一场政治运动,却是专制社会里,专制权力和专制文化相互利用的一个标准范本。在没有一个正常、合理的社会制度之前,也许没有什么能够被用来消除民众无知的恐惧,也没有什么能够伫立在统治者与民众之间,阻止统治者利用操纵民众的恐惧转变成可怕的力量或者是民众的疯狂。1768年距离1840年还有72年,离美国独立革命还有8年、离法国大革命还有21年。乾隆盛世把中国推到了封建社会辉煌的顶端。没有人相信,也没有人预见到,再过72年,中国就要走到一段历史的终结处,中国正处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前夜。皇帝不知道,官僚精英不知道,民众不知道,那些在江南游荡、徘徊的恐惧不安之源,“叫魂”的幽灵们,和尚、道士、工匠们也不知道。

·21世纪:对中国式“造神运动”的反思

方舟子:为什么总出李一?

中国社会自古就有造神的传统。李一本来就是这些明星包装起来的。他号称有三万弟子,不管这些弟子是真是假,但是他们多多少少都在替他鼓吹吧。所以这也涉及了营销的问题。这些名人弟子从本质上来讲,就是在帮李一赚钱,给他做广告,这算是李一比较成功的营销模式。一些名人的科学素养未必就比一般人高。我相信里面有相当一部分人是属于受骗者,他们缺乏一种怀疑精神。

但李一有他的特点,他充分利用了媒体,利用了这些名人口口相传的传播。他传播的速度非常快,很快从一下子没多少人知道,变成一个媒体的明星。这依赖于今天媒体比较发达才可能实现。

如果说我们这个时代有什么特色的话,也是有钱人多了,以前并没有那么多的有钱人。当你钱多了,并不等于你理性,不等于科学素养的增强。所以我觉得关键还是怎样提高整个国民的科学素养,让科学理性变成社会主流。

调查

  • 1.你认为本书最有价值之处在于? (此问必选)
  • 2.你同意作者认为“妖术更易滋生于专制社会”这一观点吗?(此问必选)
  • 3.你认为当今不衰的中国式造神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多选)(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凤凰微博聊《读药》

近期预告

《读药》第76期计划6月5日推出,主题书为马尔科姆·布雷德伯里《历史人》,欢迎投稿。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给予优厚稿酬。
  要求:不少于1000字,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字样,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的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yanbin@ifeng.com

读药书评人

《兴盛与危机》

《中华帝国晚期的叛乱和敌人》

《孔飞力中国学研究》

《在中国发现历史》

《中华帝制的衰落》

《十八世纪中国社会》

《从民族国家拯救历史》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