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英国学界小说家马尔科姆·布雷德伯里简介

2012年06月11日 10:51
来源:凤凰网读书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马尔科姆·S·布雷德伯里

个人简介

马尔科姆·S·布雷德伯里1932年出生于谢菲尔德一个铁路工人家庭。他的青年时代是在著名小说家戴·赫·劳伦斯的故乡诺丁汉度过的,家乡的西布立格特文法学校给了他最早的学校教育。布雷德伯里曾就读于莱斯特大学、伦敦大学、印第安纳大学、耶鲁大学和曼彻斯特大学。1959年,他结束了在美国的旅行回国,开始在曼彻斯特大学攻读美国文学博士学位,同年出版了他的第一部小说《吃人是错误的》(Eating People is Wrong)。1964年,布雷德伯里获得了文学博士学位。从1965年以后的20多年里,他一直在诺立奇新成立的东安吉利亚大学任教,并在1970年成为该校的美国学教授。在这所学校,他主讲了有名的“创造性写作”硕土研究生课程,为学术界和文学界培养了不少文学创作人才。早在1961年,布雷德伯里就结识了时任伯明翰大学讲师的戴维·洛奇(1935一),与之建立了终生友谊。二人同领英国第二代校园小说的风骚,在创作内容和风格上有很多共同之处。布雷德伯里引领几个领域的学术研究,并且在小说、评论、电视剧等文类的创作方面有颇多建树。他的文学研究论著包括《诸多可能性:小说状态研究文集》(Possibilities:essays on the state of the novel,1973),《现代主义》(Modernism,1976)(与麦克法兰合著)以及对伊夫林·沃(Evelin Waugh)和索尔·贝娄(SaulBellow)等作家的研究。在文学研究中,布雷德伯里对美国小说以及诸如约翰·福尔斯(John Fowles)这样的英国小说家作品中的实验性和叙事虚构手段颇为赞赏,表现出他对多元性创作观念的认同。布雷德伯里的小说批评著作包括《现代英国短篇小说》(The Penguin Book Modern British Short Stories,1987)、《现代美国小说》(The Modern American Novel,1983)、《从清教主义到后现代主义:美国文学史》(与理查德·如兰德合著)(From Puritanism to Postmodernism:A History of American Literature,1991)等。他的电视剧作《格雷维列车》(The Gravy Train,1990)曾获得蒙特卡洛奖,该剧和另一部剧作《格雷维列车向西行》(The Gravy Train Goes West,1991)都对欧共体的政策进行了辛辣讽刺。他的第三部小说《历史人物》(The History Man,1975)荣获皇家文学协会海涅曼奖。第四部小说《兑换率》(Rates of Exchange,1983)获布克奖提名。1991年布雷德伯里因其文学贡献荣获CBE(高级英帝国勋爵土)爵位。2000年,他被授予爵士头衔。他是皇家文学协会会员,莱斯特大学和伯明翰大学的名誉博士。

“我所关注的内容仍然是传统的人道主义”

尽管文学评论著述甚多,布雷德伯里最出名的还是长篇小说创作。虽然从数量上看,每10年一部并不算多,但这些小说都堪称优秀之作。他之所以把自己的创作核心定位在长篇小说上,是希望读者通过它们可以对他的其他作品进行阐释。他继承了菲尔丁的幽默、讽刺、批评社会的小说创作传统以及他的人道主义精神。布氏曾说:“在创作中,我以喜剧落笔,但以悲剧告终,因为我所关注的内容仍然是传统的人道主义。”从1952年小说创作的起始,布雷德伯里就以其幽默的手法,对当代社会生活的伦理道德、风俗习惯、流行怪癖进行了机敏的嘲讽,并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看似轻松的讽刺和幽默掩盖不住他对现代西方社会中人的异化和道德堕落的愤懑,对知识分子因软弱无能、理论脱离实际等弊端而回天乏术、弄巧成拙的悲叹,因此他把自己的小说称为“悲喜剧”。布雷德伯里的前三部小说虽然以校园生活为题材、以学术界的生活圈子为表现对象、以大学师生为主要描绘的人物而被公认为“校园小说”,但是作家以讽刺的笔调揭露社会道德的败坏、对物质享受的追求、各种投机思想、知识分子的致命弱点以及教育质量下降等现象,通过表现知识界对社会转折时期微妙变化的反应并把它作为整个社会的缩影,绘成了战后英国社会生活风俗的历史画卷,因此这些作品具有很强的社会批判意义。表达方式上的喜剧性和道德观念上的严肃性两者巧妙结合,赋予了小说看似幽默的表象下深刻的哲学思考。

作品简介

《吃人是错误的》是布雷德伯里的第一部小说。这部小说的背景是20世纪50年代英国一所新型的地方大学,主人公特瑞斯教授和女研究生艾玛具有典型的自由主义思想,他们偏见少,希望与大家友善相处,但在实际生活中往往事与愿违。一连串的事件过后,特瑞斯曾经帮助过的人全都遭了难,自己和艾玛无意之中成了没有主观故意的客观上的迫害者、“吃人者”。特瑞斯虽然诚实正派、恪守传统道德,但生活经验和生活能力的缺乏,使他始终扮演的是一个虽然善良又无偏见,但却被动、软弱的知识分子形象。布雷德伯里借助这个孩子般幼稚、略显傻气的学究形象想要表明的是,在人吃人的社会里,不吃人的人就会被他人吃掉。作家把自己的道德标准和价值观在现代社会中必然失落的悲观情绪予以表露。

《向西行》(Stepping Westward,l965)是布雷德伯里的第二部小说,也是一部非常滑稽的作品。这部小说的主题也是关于一个充满幻想的知识分子与现实社会的冲突,尤其是英美文化差异所导致的冲突。主人公詹姆斯·沃克是一位当代英国小说家,小说通过他与美国教授傅洛里克的一番经历来嘲笑老实迟钝的英国人与滑头精明的美国人相互间的文化偏见。布雷德伯里在表现了又一个与特瑞斯一样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命运的同时,颠倒了美国作家亨利·詹姆斯所着力表现的世故的欧洲人与天真的美国人的公式。

《历史人》被公认为布雷德伯里最杰出的代表性作品,也是同时代文学作品的佼佼者。社会学家霍华德·柯克夫妇是典型的实用主义者,他们处处为个人利益盘算。历史在他们那里只是为个人的行为寻找合理性的借口,他们的生活方式实际上是对一切传统和现实的社会历史本身的竭力否定,作者在这里展示了一幅充满激进思潮和放纵享乐的校园生活图景。虽然滑稽手法的使用略逊于前两部小说,但是作家以更加辛辣的讽刺、更深刻的含义、更低沉的调子、更突出的时代背景使小说具有了更强烈的时代气息。60年代末与70年代初的混乱状态在作家的笔下得到生动再现。

《兑换率》是一部关于语言与交流的小说,它继承并发展了《历史人》的某些创作手法,展示了自我在语言障碍里的丧失。语言学教师培特沃斯博士在一个非英语国家讲学的过程中,发现即使都讲英语,发音、用语以及文化背景等差异也会使人陷入混乱和文化冲突之中。在这部作品中,布雷德伯里以夸张的手法讽刺的是作为国际交流工具、似乎能通行天下的英语并不能消除不同语言背景下人们无法沟通的一面。

《克里米纳博士》(Doctor Criminale,1992)是一部政治讽刺性小说。它以东欧剧变和原联合国秘书长瓦尔德海姆与耶鲁大学著名教授德曼在二战期间为纳粹法国效力的事实报道为背景,讲述的是年轻记者弗朗西斯对克里米纳博土的采访经历。布雷德伯里通过这部小说揭露了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及其政府的腐败;在他看来,人是复杂的、难以看清楚的,就像克里米纳博士不能被简单地给予肯定和否定一样。虽然内容多涉及严肃的话题,这部小说同布雷德伯里的其他小说一样风趣。《到修道院去》(To the Hermitage,2000)是布雷德伯里生前的最后一部小说。该书以一位小说家作为叙述者,内容讲述的是从西方到俄国间隔220年的两次旅行:一次是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狄德罗在1773年到圣彼得堡拜访俄国女皇凯瑟琳二世(Catherine the Great,l729—1796);另一次是1993年小说中的叙述者应邀到俄国寻访狄德罗当年在俄国宫廷的访问经历。第一个故事包含在第二个故事当中。作家通过这种方式将两次并不相干的跨越时空的旅行经历联系在一起,并将18世纪的俄国和叶利钦领导下的俄罗斯剧变予以生动的历史再现。

布雷德伯里的前三部长篇小说基本上都是以传统手法创作的,但他后来的两部长篇小说以及一部中篇小说改变了以往的做法。作家受到20世纪六七十年代欧美后结构主义文学理论特别是符号学的影响,在小说创作中大胆尝试解构文本的手法,在语言与意义不确定性关系的表现中,展露其创作观念中的后现代主义倾向。

布雷德伯里一生中在欧洲和美国的许多地方都留下了足迹。他的旅行经历不仅开阔了他对外部世界的观察,拓展了作家对社会生活思索的深度和广度,也丰富了他作品的表现内容。布雷德伯里作为中国“文化大革命”之后首批践履中国之行的西方人,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他为增进世界和平和国家间的了解所作的贡献。

布雷德伯里以喜剧大师的形象给世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被认为是战后英国文化领域最具知名度的人物。2000年他的逝世,使“英国文学界失去了一位大师级的文化偶像”。布雷德伯里的影响超出了文学界,“伦敦少了一位自己的‘历史人物’,一个颇具人性和智慧的声音”。

来源:高继海主编:《英国小说名家名著评析下册》,第482-485页.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马尔科姆·S·布雷德伯里 学界小说 现代主义 英国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