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评《历史人》:被过度阐释的“1968”

2012年06月11日 19:5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肉唐僧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英]马尔科姆·布雷德伯里/ 程淑娟/ 新星出版社/ 2012-3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文/肉唐僧

1968:那个被过度阐释的年代

关于1968,我一直怀疑是被过度阐释了。比如性解放运动的起因,学界一片争论:精神分析学说成为中产阶级附庸风雅的谈资、存在主义哲学盛行、越战的心理创伤、女权主义运动高炽……其实我觉得最重要的功劳当记在Gregory Pincus头上,他于1959年发明了雌二醇--人类历史上首个靠谱的口服避孕药。对美国人性交频次的调查也证实了这一点:陌生性交的次数与雌二醇的销售量两者间确实存在线性关系。知识分子身上有一种无法遏制的冲动,喜欢对生活琐事进行宏大叙事并抒情。生吃个卷心菜就是对大自然的向往了,穿件套头宽松毛衣当然是为了对资产阶级价值观发起强烈挑战。也正是为了反抗中产阶级令人生厌的婚姻观,他们才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地与陌生人性交。然而实情却是:在一场性事中,女人们虽然往往是挑逗和勾引在先,但让她们更享受的却是撩起裙子之后又经过一番复杂而精巧的算计,把主动者的帽子扣到男人头上。如此,突然从包里掏出个避孕套来就让自己不那么有说服力了。“事后吃一片”的雌二醇,出面为她们解了围。

五月风暴过后,福柯曾哀叹说:“知识分子从此销声匿迹,只剩下各专业领域里忙碌的专家。”从这句话来看,福柯在致力于打造“无用的知识分子”与“有用的专家”这一对相对立的概念,并将两者做了类似于“形而上之为道”和“形而下之为器”之间的区分。但是在那如火如荼的1968年,西方知识分子的“形而上”简直可以与同时期中国“文革”相提并论。在我们这儿,是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在他们那儿,是福柯在宣扬暴力、萨特在高喊“人就是自由”。

“谁和同一个女人睡两次,谁就是资产阶级”--1968显然是达达式的。所不同的仅在于,五十年前的达达仅囿于艺术界,致力于反对词语联想;而1968的五月风暴则是席卷整个社会,并与所有现存秩序为敌的。“革一切的命”,这条长势迅猛的贪吃蛇,很快便落入吞吃自己的地步。

马尔科姆·布雷德伯里的小说《历史人》(程淑娟译,新星出版社,2012年4月),就是通过对英国南方一所大学里的两个社会学教师及其家庭的描述,为我们回放了1968年的英国。这部小说被定义为“学术小说”。说是说,作者毫不感到为难和难为情地,把大段诘屈聱牙的社会学论文硬塞进小说情节,甚至干脆直接塞入人物的对话中。比如,说起主人公霍华德·科克与其妻子芭芭拉的婚姻,普通小说会说:“他们结婚了”;文艺小说则会说:“他们步入了婚姻神圣的殿堂”;而这本所谓社会学学术的2B小说则与我们平常所熟悉的小说迥然不同。它是这样的:“他们投入了一个制度,这个制度是社会为了政治稳定而使本身纯属偶然的关系变得永久化的一种技巧……带着祖辈留下的庄重,他们是社会和感情的婴儿。他们是传统意义上的芸芸众生,因为沉闷至极的生存状态而心情沉重。”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