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牛鬼蛇神》节选:被“串联”的青春

2012年06月29日 15:1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马原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点击进入下一页

《牛鬼蛇神》/ 马原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 2012-05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请勿转用。

大串联

李德胜说他叫李德胜

他这么说,着实吓了大元一跳。

大元说:“你怎么敢?”

他没懂:“你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他是初三级生,大元不信他不知道这是毛主席的曾用名。大元以为的-如果连他都知道的事情,一定是五湖四海尽人皆知的事情。他长大元四岁,是大元姐姐的同龄人。那时,在大元心里,姐姐是最让他钦佩的人,她读高一。

李德胜?大元的疑窦令他受到了伤害。他拿出他的学生证,翻开首页。是李德胜;就是,一字不错。

后来,李德胜告诉大元,他长这么大了(实足十七岁)还从来没人告诉他,毛主席的曾用名也是李德胜。老师没有,校长也没有,这说明他们那里没人知道这件事。吊罗中学的老校长也姓李,是他的本家,论起来该算是他爷爷一辈;李校长可是当地最有学问的人,连他都不曾听说过毛主席的曾用名李德胜,不然他一定会把这个事给自己的父亲提个醒。

两个孩子一本正经,反复分析了这件事的诸多可能。

其一,犯上。好在名字不是他自己起的,而给他名字的父亲已经病故;如果追查责任,也只能去阴曹地府。大元说恐怕没人愿意出差去做外调。他却说实在没人去他可以代劳,他说他自小就对阴曹地府很好奇,很想有朝一日去探个究竟。大元说你用不着太急,早晚都会去,只怕是去了容易回来就难了。大元当时很为自己的这份幽默感而骄傲了一阵子。

其二,若无人追究就尽早改名。那个年代还没有身份证,也没有网络,无须担心全国联网的难题如何破解;只要去街道派出所登个记就万事大吉。他皱起眉头,他家在山里,没有街道组织。大元自作聪明问他是否有派出所,他说有,公社里有个派出所,有六个警察;所长跟他家还沾带一点远亲。这就对了,找这个远亲所长,马上更名叫李文革。不行。他这辈犯这个“德”字;下辈犯坚,下下辈才犯文。大元馊主意一个接一个:那就李德尚;尚为高。他再也想不出更好的点子,只好默许。这也让大元很是得意了一回。

其三,若碰上不依不饶的角色,非要把这个事追究到底,李德胜的日子恐怕就不会好过了。冒“四个伟大”(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之名,其罪可以说要定多大就能定多大,当年类似的案子绝对不乏先例。分析到这一步时,两个孩子不由得胆寒着身子发抖了。

那些讨论都是在夜深人静时他们躲在铁道科学研究院的草地上进行的;发抖了回到房间里,回到大家中间(他们睡在已经拆除了排椅的礼堂,每人一铺榻榻米地铺;七八十人共居一室),胆寒和打抖即刻被赶到了九霄云外,一下子释然了。七八十个中学生欢聚一堂啊。

不!释然的只有大元,李德胜依然眉头紧锁。

想想也是。事情在他身上,大元再怎么说这说那其实无关痛痒。而且那个晚上由于他木讷口拙,分析与解答的事情主要由大元来承担。

大元来北京的那列车因为北京火车站过分拥堵而被调度到通州,一九六六年通州还是通县。通县城内有好多回族居民,饭店也多是蓝底白字招牌,大字写着“清真”。京城京郊的饭店比别处要多,主要街道都被大大小小的饭店充塞得满满的。一九六六年后半年,北京人口骤增,饭店买卖空前兴隆。再有就是小吃,江北的小吃最数京津,花样多味道独特,而且多带民族风味。

吃食堂尽管不花钱,主副食却过分单调。如果手边宽绰,串联学生也偶尔到小饭馆换换口味。大元在小摊上买了两角钱杂碎,进了一家清真馆。

迎面过来一位胖师傅:“我说学生,那是什么?”他面色红润。

大元给闹愣了:“什么什么?”

“你拿的什么?”口气分明重了。

“什么意思?”

“你把什么东西带进来了?!”

“有话不会好好说吗?横什么?”

胖师傅的脸顿时发紫了,扯着嗓子不管不顾地大骂:“小杂种,给我滚出去!”

大元给他一掌搡在门上,头撞碎了玻璃,暗红色的血顺着头发滴下来。一旁一个男孩火了,脸像纸一样白,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胖师傅。那包杂碎摊在地上裹满泥垢,也许还和上几滴新血。

“你动手打人。”那男孩声音很低,但是清清楚楚。

“打的就是这个小杂种!”

“你不用叫唤,说不清楚饶不了你。”

胖师傅对围过来的人高叫,借以得到声援:“他把黑毛子杂碎带进来了!”

厨师、跑堂和顾客一片哗然,大元危险了。

“你瞎了?!趴地下闻闻,那是羊杂碎。”

胖师傅有些不安,哈腰捡起一块放在鼻子跟前,不再吱声了。

男孩咬住牙扶起大元:“咱们回来算账,回头见。”

大元给背着去了医院,包扎后在住处躺倒养息。就在当天晚上他昏睡时,街里出事了,几百名串联学生围住那个回民饭店,要那个打人的师傅出来。事后,他说本城市民也出动了许多与学生对峙,一直僵了多半夜,饭店的玻璃都给砸了,最后胖师傅出来当众认错才算了结。

尽管有许多学生护持,胖师傅还是挨了许多石子。他态度一直和蔼,对飞来的石子赔着笑脸,显得少见的宽容。后来大元收到他送来的八瓶罐头,大元伤口愈合后都送还给他了。

不打不成交,胖师傅成了大元和那男孩的朋友。以后十几年大元每次进京时,都要弯到通县去看望胖师傅,他想在北京买点什么也都托胖师傅办,胖师傅没有不尽心的。大元后来买的火炬牌自行车就是劳这位回民厨师的大驾。

大元实在无意亵渎人家的宗教信仰,他能够理解对方由误会而生的愤怒。他因此结交了一位异族的忘年朋友。儿时他常常为意外地获得礼物而高兴,现在看来,有时意外的丧失和意外的获得一样,都可以使人大喜过望。

听说,围饭馆的都是大元他们一趟火车来的,虽然他们素昧平生,但他们都应着“人不亲土亲”的俗谚来了。这类举动未免狭隘,可并非是谁组织召集的,如果硬要究其所以然,只能说这种老乡观念是一种狭隘的原始意识吧。

对于大元更重要的收获是那个男孩。那个大他四岁的男孩,从海南岛南端的吊罗山先是去了中国最北端的漠河,之后搭上与大元他们同一辆列车到北京。通县成了这两个男人的故事开始的地方。故事开始的时候两个男人都还是男孩,其中大一点的男孩成了另一个的救命恩人。史无前例的大串联成为这两个男人久远友谊的缘起。

他说他叫李德胜。

[责任编辑:王超] 标签:马原 《牛鬼蛇神》 大串联 文学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