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评《弯曲的脊梁》:“弯曲”的解义

2012年08月08日 17:5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严搏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美)兰德尔·彼特沃克 / 张洪 / 上海三联书店 / 2012-6

文/严搏非

凤凰网读书频道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隐喻之意】:被“弯曲”的脊梁是可以重新挺立的

《弯曲的脊梁》有个副标题:“纳粹德国和民主德国时期的宣传活动”。书名来自前民主德国著名的“国家赞美诗”作者贝希身兼文化部长,这首名为《烧伤的孩子》的诗写于1956年赫鲁晓夫的秘密报告之后,但直到2000年——40多年后——贝希尔才将它公开出版。诗很短,我们录在这里:“那个脊椎已经受伤的他,别人很难让他相信,还能笔直地站立。受伤脊椎的记忆,让他恐惧。纵然治愈后,休息已足够长,并且不再有任何危险,会再次折断其脊椎。”接下来,书的作者这样写道:“国家社会主义和民主德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都花费了大量精力来弯曲,有时是折断人们的脊椎,它们都发现宣传是一个绝对必要的过程”。

这是一种我们极为熟悉的场景,以至于熟悉到我们对这个“弯曲”的过程常常不再有意识,同时,也常常忘记那被弯曲的脊椎其实是可以重新笔直地站立的。有时候我会以为,这种“弯曲”仅是我们,尤其是我们的上一代才特别经历的过程,80年以后的孩子,至少会较少地有这样的问题。然而,实际的情况却恰好相反。

对于我们的少年时代,这种“弯曲”来自于对一种自我宣称的真理性意识形态的认同,我们生活在对未来的无差别美好世界的反复宣传中,生活在对领袖无限崇拜的反复宣传中,当然,同时也“由于这些信条声称永远正确,因而对赞同和一致性有着强烈的激情,导致它不断地被引诱来增加恐怖”(P226),因此,我们同时也生活在不服从的恐怖之中。然而,由于这种“弯曲”的正当性尚隐约地等价于“对真理的服从”,因而一旦谎言被揭穿,一旦世界的精神被重新打开,一旦恐怖稍有解除,理性很快就会复苏,人们依旧可以笔直地站立,独立的思想立刻便奔走于大地。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