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镜:俄国知识分子心路

自近代以来,俄国一直是中国的一面镜子。值中国转型困境之际,俄国知识分子对国家、民族担负的责任与义务,以及其呼吁的俄罗斯道路,对中国尤其具有警示和启发作用。金雁教授的《倒转“红轮”: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回溯》一书,全景式、立体化地展现了一百多年来俄国知识分子的心路历程,堪为中国知识分子鉴照自身的一面明镜。且书中披露的资料大多为首次出现,具有很高的史料价值。

金雁

金雁,中国政法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苏联-俄罗斯、东欧问题研究专家。【详细

图书信息

分享按钮

追溯:“倒转红轮”一说的由来

“倒转俄罗斯所走的道路”出自俄罗斯哲学家罗扎诺夫及“路标派”的看法,他们认为“红色车轮”这条路“最终使俄罗斯走进了政治社会的死胡同”,俄罗斯“没有找到自己的家”,于是他们发出“倒转吧,回转吧,国家”的呼声。详细

索尔仁尼琴

索尔仁尼琴:反抗极权的斗士

对个体负责就是对人类负责。人类"应当公开谴责宣扬一部分人可以惩治另一部分人的思想本身",消解任何形式的特权思想。详细

高尔基:海燕•不合时宜者•红色文豪

他曾被誉为“革命的海燕”;又因在十月革命后与列宁发生冲突,成为“不合时宜者”的代表;最后又在斯大林的召唤下回国,成为吹捧其体制的“红色文豪”。详细

高尔基

别尔嘉耶夫:背负十字架的精神贵族

别尔嘉耶夫

在这个真正可怕的、真正着了魔的世界里,暴力支配一切,但是这个世界也可以接受另一种因素的干扰,那就是精神、自由、人性与善心。详细

先知归来:“路标派”的回响

在一个众人都躁动的时代,不只是需要投入的勇气,可能更需要退出的勇气,退出是为了冷静地反思,以避免社会在循环中不断地轮回到原来的起点。详细

路标文集

路标启示:为何革命不可轻言?

统治阶级对知识阶层打压和禁令,赋予了思想蒙难者圣徒般的光环与荣耀,进一步促使失业的“愤青”对激进主义产生更大的兴趣,促成了社会上的“革命党”崇拜。详细

以赛亚•伯林与“狐狸和刺猬”说

以赛亚

以赛亚•伯林曾把思想者或知识分子分为两种类型:有学问的“狐狸”和有激情的“刺猬”。前者富于工具理性,囿于书斋里的思索;后者执着价值理想,积极介入现实。详细

俄罗斯知识分子中的“狐狸”

他们的高水平文化素养、对西欧新文化的敏感和欢迎、对君主专制根深蒂固的不满及他们与俄国底层社会的隔膜和因此而来的缺乏行动能力,都使他们更像是“狐狸”。详细

狐狸
刺猬

俄罗斯知识分子中的“刺猬”

贵族圈子的文化氛围与他们无缘,正是在这些受过教育的神职人员后代中崛起了有别于贵族知识分子的“愤青一代”。详细

俄罗斯知识分子中的“工蜂”

他们在政府的排挤和激进青年的鄙视中顽强地坚持着,用他们埋头苦干的“工蜂精神”逐步改变着对立的俄国社会。详细

工蜂

知识分子是统治者天然的敌人,这种概念并不准确;知识分子是统治者天然的挑战者,应该更加全面和准确。详细

一个时代、一个国家,一个历史的最高领导人,他们的聪明与否、统治的艺术高明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们那个时代最深刻、最先进、最无私的知识分子的语言。详细

沙青青:自由之路上的徘徊

革命之火虽可燎原,但也是危险与不可控的。革命是一场针对病人实施的手术,但也是一种重症。作为盗取火种的“普罗米修斯”,俄国知识分子很早便意识到革命可能带来巨大破坏。详细

马维:往事不能如烟

回顾数百年间俄国知识分子所走过的道路,很大程度上正是在全盘回眸俄罗斯民族所走过的漫长而又艰辛,甚至是充满苦难的道路。这条道路,我们似曾相识。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陈爽 谢生金 赵毅波 赵星宇
2012年9月15日

本书观点辑要


人为催化的革命条件
搞政治动员的人就像没有偿还能力的负债人,可以轻易许诺,一旦目标达到以后,就毫不顾忌地毁约,谁要是敢再提旧账,就把他从肉体上消灭,反正群氓的利用价值已经发挥完毕。下一次还可以使用这一招,而且屡试屡灵,谁让民众是不长记性的。而这种激进比赛获胜后的结果往往会走向自己的反面,良好的愿望几乎总是和良好的结果背道而驰,权力战胜理想在这个过程中可以说是百发百中。(第四章)


民粹主义导致了知识分子的“拜民”倾向
民粹主义传统使知识分子整体有一种“拜民”倾向。它不是去用有关“个人责任”的观点去教育人民,促使公民社会的健康发展,相反总是用狂热的宣传去鼓动人民造反。(第三章)


“激进主义”推翻却又重建了“共性整体”
在这种“激进主义”的思潮下,革命在推翻压迫个人的“共性整体”后又以新的“共性整体”凌驾于个人之上,要求个人完全服从革命。(第三章)


在“激进主义”土壤中引发的“革命”后果
以单纯与激进解决为前提的方法最终必导致压迫、流血与崩溃,砍掉旧暴君的脑袋,会引出新暴君与新奴役。革命成功后,把计划与紧身衣强加在人类身上,也会让追求自由的知识分子无法忍受。(第三章)


理智且公平的改革才能真正取代革命
改革并非在任何时候都是革命的替代物。“改革引起革命”在历史上不乏其例。不少俄国学者认为没有斯托雷平改革就没有二月“雪崩”,俄国不公正的经济改革导致社会情绪激愤然后再转变为剧烈的政治革命,成为一种特殊的“斯托雷平现象”,这不无道理。因此要使改革真正取代革命,这场改革应当不仅是理智的,而且是公平的。(第四章)

调查

  • 1.时下,民粹主义打着民主的旗号在中国抬头,比如仇恨富人、鄙薄精英等。回顾俄国历史上的民粹主义运动,你又是如何看待当下这股思潮? (此问必选)
  • 2.当俄国、中国这样的传统国家向现代化迈进时,原有的道德观和价值观常常会因此受到挑战甚至走向崩溃,从而引发民族心灵危机。那么这是否意味着——现代化是不道义的? (此问必选)
  • 3.反思俄国"路标派"的探索,请问在中国陷入改革僵局之际,是应先致力于道德的重建,还是应努力寻求利益的均衡?(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凤凰微博聊《读药》

近期预告

《读药》第86期将在9月25日前后推出,主题书为加西亚•马尔克斯《霍乱时期的爱情》。
  欢迎投稿。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给予优厚稿酬。
  要求:不少于3000字,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字样,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的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yanbin@ifeng.com

读药书评人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