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中国四千年政治之枢机

梳理中国古代政治史的不乏学术佳作,然其或重史实考辨而少理论发凡,或专注断代论证而少历史纵观;而吴稼祥的《公天下》,则以西方现代学术方法和视野入史,以近乎数理模型分析的方法,剖析4000年来中国政治的各种形态,透彻分析了各种治理模式的理念、结构及优缺点,洞察了几千年来各种政治模型的利弊,推演出历史的进化及未来社会治理模式的走向,为今日研究政治和进行政改提供了全新视角。

吴稼祥

著名政治学者,开启了非官方主导的理论与思潮平等竞争的先河,是近三十年中国政治学研究领域的代表人物之一。【详细

图书信息

分享按钮

政治的稳定和活力是否可以兼得?

这就是中国四千年来的政治困境:中央不集权,地方分权,虽然有活力,但是容易处于低压或负压状态,不稳定,容易“瓦解”;中央一集权,集急了,高压不稳定,容易“土崩”,而集慢点儿,最好也就是高压稳定,慢慢“癌变”。详细

华夏国家必成“天下”的三大规模依赖

大河流域的农业社会,必然产生国家规模依赖,这种依赖主要来自于水利、安全和救灾三方面的需求,从而迫使其选择天下国家,而非城邦国家体制,走上建立大规模世界性帝国的发展道路。详细

规模压力给国家带来的四大强迫性偏好

治理规模扩大带来的第一个压力,就是一要有政治中心,二要有所有人都服从的权威。权威的大小与政治体规模的大小呈正比。详细

大禹
贡赋图

治理规模扩大带来的第二个压力就是最大限制地汲取社会资源,以用于公共开支。资源动员偏好直接要求中央集权。中央集权程度,决定国家动员资源能力的大小。详细

国家规模越大,对政治稳定要求越高。家天下的世袭制之所以取代了公天下的禅让制,就是因为它是一种更稳定的权力继承制。详细

大禹
九州地图

王土、王臣、王时是“一元化和凝聚偏好”所带来的结果。具体而言,一元化偏好是国本偏好,涉及到国家规模和国家存续是否完好;其他四种凝聚偏好是国策偏好。详细

辐辏机理:规模扩张导致集权的形式论证

权力距离扩大,导致权力中心对外围及边缘地区集权化,其表现就是对国家首脑的个人崇拜加强,中央政府动员资源能力增强,稳定压倒其他,社会凝聚力增加,特别是时空一元化得到最高强调等;但同时,它的活力也会下降。详细

霸权铁律:规模扩张与立体集权循环推进

所谓“霸权铁律”,即规模扩张与立体中央集权循环推进。立体中央集权能够弥补辐辏集权的问题,让权力半径脱离地理空间限制,随着统治版图的扩大,中央权力不仅不会衰减,甚至会变本加厉。详细

遭遇“自杀悖论”的“血缘权威”

血缘权威构造之初就有致命缝隙:双重拟制。血亲拟制为弑君弑父、篡权夺位开方便之门;篡位后还可拟制血亲,继续合法统治。政治拟制则让那些权力很大但权威很小的远亲或异性诸侯更加离心离德,从自愿服从到公然蔑视王室权威。详细

“神-圣-王”三位一体的“神龙权威”

皇权穿上了“龙袍”,从此不再裸体。穿在龙袍里面的,被想象为天子三连体:神-圣-王。从刘邦穿上龙袍到溥仪脱下它,2100年时间里,就没有发生过政体性的权威危机,原因是再也没有人对龙权天授权威提出过致命质疑——即使是造反当上皇帝的朱元璋,也从未质疑过元朝统治的合法性。详细

中国四千年政治史中五种成型国家政体

“一大二多三同四平”的涟漪文明与辐辏集权,是我给夏朝天下体制的概念化描述,其中核心概念是辐辏化的“平天下”。详细

大禹
周文王

“兼天下”像唐虞之道那样,把公天下的理想落实为体制安排。唐虞体制通过禅让制体现天下为公的大道理念;西周体制通过双层多中心治理和天下主权分享落实大道理念。详细

“霸天下”保留了“平天下”的两个特点,单中心和大一统;汲取了“兼天下”的一个特点大居正;增加的东西是郡县制的“立体高压集权”;少了的东西是“权威”。详细

秦始皇
李世民

所谓“分天下”,就是把“天下”设想为一个股份公司,其股权被若干股东所分享,中央王朝只是相对控股。其特点是:外部分权,类似周制;内部集权,其实秦制。详细

霸天下与龙天下,唯一区别是前者无权威,后者有权威。龙天下,或者说吞天下的“饱和统治”、单中心高压稳态政治,是“穿龙袍的秦制”,仁义其外,专制其内。详细

汉武帝

五种政体优劣排序:理念、结构、压力

它们有一点是共同的,都是“家天下”。评其优劣,先看理念和“家”的大小,“家”越大,越接近最高政治理想“天下为公”;再看结构,多中心优于单中心,因其能缓解规模压力并阻止霸权铁律起作用。再看压力,非高压优于高压。详细

实现“公天下”政治理想的路径何在?

中国四千年政治史中最值得继承的政治理念和优良政体还需要进行哪些方面的优化,才能把大规模治理和创造性活力统一起来,实现长久的动态稳定?详细

超大规模中国为何没走上军事征伐之路?

一个中央集权帝国在“霸权铁律”作用下,“规模扩张与立体中央集权循环推进”,既无止境也无稳态。作为超大规模国家的中国,在漫长历史中为何没走上军事征伐之路?

中国之所以被认为是历史上比较具有和平意向的帝国,其实是有原因的:中华“龙缘”帝国在其专制和扩张途中遭遇了三个“极限”,其统治也达到了“饱和状态”。详细

吴稼祥
杨念群

中国从来不是军事征伐大国,不是靠军事征服建立的。它延续的是儒家思想的逻辑,即“怀柔远人”策略,不是实际占领,而是用一种礼仪的秩序来平衡其整个价值体系。详细

高全喜:神州何处《公天下》?

吴稼祥认为存在一个公天下,但那不是古典中国,不是当今盛世,而是隐含在其副标题中,即一个“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的超大规模国家。但这个公天下只有在破除中国的反噬自己的蛇之逻辑之后,在融入西方文明乃至世界文明的政治历史和制度结构之中,才可能存在。详细

秋风:在中国建立新的政体科学

至于本书的具体论点,余不能苟同之处甚多。但这些分歧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它的文化取向:它认真对待中国人过去几千年中进行的制度探索,试图从中抽绎中国治理之道,这些努力预设:中国文明未死。今日中国是古代中国之延续,设计今日中国之优良政体,不能不进入中国历史。详细

凤凰网读书频道出品
编辑:陈爽
2013年3月5日

本书精彩观点


一般而言,随着政治体规模的扩大,其外部稳定性会增加,但内部活力会下降。从这个意义上可以说,活力与稳定问题其实就是活力与规模问题。当一个政治体规模大到这个程度,其外部不稳定性接近于被消除,这个政治体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天下”。[详细]


如果中国的“天下”是张网,它捕获“稳定”之熊掌的能力,远大于它捕捞“活力”之鱼的能力。它的优点,是能最大限度地消除政治体的外部不稳定性,可以把大多数外部战乱内化为秩序;缺点是不能消除内部不稳定性,有土崩、瓦解之虞,而最大缺点是内耗、癌变和吞噬活力。[详细]


负压之所以能出盛世,因为它释放了活力;高压稳态之所以会长毒瘤,因为它禁锢了生机。在中国四千年的政治框架里,既有活力又能稳定的状态的存续时间很少超过一到两个帝王在位的时间。要活力,就要牺牲当下或未来的稳定;要稳定,不得不牺牲当下或未来的活力。[详细]


流民,是帝制中国高压稳态政治“稳定悖论”的关键道具:追求最大稳定,导致最大动乱。作用机理,是人口快于粮食增长,把农民变成流民。散则为盗,聚在为匪,占山为王,举兵为寇。造成社会长期停滞。停滞并非原地不动,而是“磨道驴”式的停滞,围绕一个中心——稳定,反复绕圈。[详细]


秦帝国开启中华文明第二次聚变,其贡献在物质层面:种族保存与繁衍,伟大水利工程,军事防御工事、道路的修建与扩建;其缺陷在精神层面,读书有罪,仁慈犯法,思想违禁,残忍立功。自秦至清,虽然朝代更迭,虽然有若干例外,秦开创的政治、思想一元化,和社会同质化,一直是主流。[详细]


郡县制,是伟大国体创制。这项改革,是要摆脱中央陷入的权力漏斗,使中央政府集中控制资源。但后果是,自动脱离西周确立的血缘权威体系。这样的侯国政权,没有任何授权。因此,所谓霸权,是自我授权的一种政权形式,自我维持的主要方法,就是对内对外无限制地使用暴力。[详细]


刘邦没有意识到,他把天下当作战利品瓜分的结果,无意中创造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政治局面。两种国家体制,即:A.外部的西周式凹面分权(多中心治理);B.各诸侯王和中央内部的秦式凸面中央集权,及他自己新创造出来的以“龙”为皇家徽标的君权天授之权威体系,同台表演。[详细]


汉天下的早期“股东”们,并非间接控制公司资产,而是各拥有一个“分公司”——自己的封地。这种“股东-分公司”结构,有别于西周“兼天下”体制,其特点是外部分权,类似周制;内部集权,其实秦制。这种体制,可以短暂释放社会活力;但像钟摆,不是最终摆向战国,就是摆向秦制。[详细]

调查

  • 1.书中认为到了宋代,政治高度中央集权,中国政体之路走进了死胡同。但学界近来重新审视宋代政治制度,颇多异见。请问你是否认同下述看法?(多选)(此问必选)
  • 2.负压政治对中国社会的益处远大于高压政治,但四千年来后者所占时间远大于前者。如何客观评价历史上的高压集权政治?(多选)(此问必选)
  • 3.中国,作为一个超大规模国家,实现民主化的最大难题在于?(多选)(此问必选)

关于《读药》

有阅读,有思考。有见解,有生活。在茫茫的大时代里,用阅读治愈心灵。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每月5日、15日、25日出刊。
  【往期列表】 【特约书评】 【读书首页
  【凤凰读书论坛】 【《读药》官方微博

近期预告

《读药》第95期计划于3月15日前后推出,主题书为:《邓小平时代》[美]傅高义 著;冯克利 译。欢迎投稿。以下为近期候选主题书:
  ◆《谁来守护公正: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访谈录》[美]布莱恩•拉姆 苏珊•斯温 马克•法卡斯 编

有偿征稿

《读药》周刊长期征集优秀书评稿件。您可以从以上的近期候选书中选书评论。您的书评一经采用,将给予优厚稿酬。
  要求:字数至少3000字以上,谢绝一稿多投。请在主题处标明“《读药》投稿”,并附上您的联系方式和真实姓名,我们收到合适稿件会及时与您联系。
   来稿请投:chenshuang@ifeng.com

版权声明

稿件凡经《读药》使用,即视为作者同意授权凤凰网读书频道代理其作品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络传播权,并且本网站有权授权第三方进行电子版信息有线和无线互联网传播,本网站支付的稿费已包括上述使用方式的稿费。另外,本网站有权将作品整理出版,并将依照相关出版物的版税支付作者稿费。

《读药》特约书评人

《读药》特约书评人既有来自学术界的知名专家学者,也有在相关领域有突出研究和独到见解的社会人士。他们将针对《读药》主题书进行点评和解读,为读者提供更有深度和价值的阅读思考。
  【吴稼祥】 【秋 风】 【高全喜】 【黄道炫
  【谌洪果】 【维 舟】 【更多特约书评人

《读药》书评

网友评论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