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风华之后亦乱象——评《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1850-1910》

2012年12月24日 13:1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沙青青

书中,叶凯蒂抛弃了“权力与控制”的视角,而是希望追问:“这些女子(名妓)如何看待自己?又如何评价她们对于中国现代性的贡献?”通过爬梳大量文献资料并“聚焦于娱乐业和娱乐文化”,作者给出自己的答案即“她们(名妓)不遗余力地自我标榜地为女性开启了公共空间”。然而,看似光鲜亮丽的摩登都市生活是否可被视为所谓“名妓”的生活常态?因为无论是关于这些名妓的文字记录又或是图像残影,都同样是复杂社会权力关系下形成的“文化产品”。

上海开埠之前,县城之内几乎没有妓院青楼。外国租界建立后,开始在其管辖范围内实施“公娼制度”。女校书、长三、幺二、雉妓、咸肉庄、烟妓等,只要注册纳税,皆能开门营业。于是,名妓在公共场合抛头露面又或是打出“公务正堂”的名号才有了可能。然而,既是经营的生意,那么妓女们的做派无论如何“摩登时尚”,在老鸨、老板眼中依旧只是“生财工具”以及“是否能卖个好价钱”。即便是诸如“长三”、“幺二”之类的高级妓女,仍不可避免地依附于中国传统青楼规矩。她们往往出身于“扬州瘦马”,调教于“海上妓馆”,终身无法脱离欢场。而不可能如当下语境中“交际花”那样,以社会自由人的状态来纵横“花界”。

相较良家女子,“名妓”们似乎“行动更自由,露脸机会更多”,但这未必自愿选择的结果,而是另一种职业上的被迫需要。实际上,叶凯蒂在引用《沪上青楼竹枝词》时,也注意到那些“名妓”同样必须承受妓馆在金钱上的盘剥以至于总是担忧客人赖帐,有道是“漂帐今年应不少,客人所向哪方藏”。因此,仅凭市井小报中的花边新闻又或是这些妓女出现在客人面前扮相,便推定她们对自身的公共角色有了焕然一新的自我认知似乎有些操之过急。

[责任编辑:邓自慧] 标签:名妓 知识分子 娱乐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