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繁华之下——评《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1850-1910》

2012年12月24日 13:1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维舟

本书真正值得商榷之处,在于作者看到了晚清上海名妓身上“未来”的一面,却低估了其“过去”的一面。这当然也并不奇怪,因为叙述的基调就是为了呈献她们如何“主动地”开创一种新的文化。但理应注意的一点是:这并不是凭空创造的,人也无法一夜之间脱离自身的过往,完全转化为另一个新人——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名妓也不会被她的恩客和市场所认可,因为人们很难一下子适应并推崇一个完全陌生的形象。她们与其说是与过往“断裂”开的一个新女性,不如说是朝向新女性的一个“过渡”;与其说她是“新”,不如说是“半新不旧”。

尽管作者在许多配图的注释中都强调这些名妓新异的一面,但一个不带偏见的读者可能不难注意到:画面上这些女性身上传统的一面至少和新异的一面同样多,无论是她们的小脚还是装束。最能表明其深植于传统文化语境的一点是:她们虽说标新立异、拥抱西方时尚,然而对她们的品鉴仍是按传统士人文化的话语进行的,她们所展示的核心是一种文雅情致,也只有具有传统素养的士人才能理会,洋娼妓因而“处于娼妓等级之外,不在中国人的思虑之内”(见贺萧《危险的愉悦:20世纪上海的娼妓问题与现代性》),因为她们不可能懂得以这套中国文化的复杂规则来展现自己;这也是为什么在沪西方人很少光顾长三等名妓而多接触被上海人鄙视的粤籍咸水妹,而上海的高级妓女也极少接触西方客人的主要原因。她们及追逐她们的文人所最常用的意象,也都取自传统文化:无论是她们的花名、她们所表演的艺能、还是人们形容上海的“蓬莱仙境”或“繁华如梦”——尽管叶凯蒂赋予了这些词以全新的现代诠释,认为是上海作为大游乐场的现代体验导致了这些游客产生如此迷离的印象,但不可否认的是:“仙境”或“梦”原本就是传统文人形容都市繁华时最频繁使用的词藻。

甚至她们的标新立异这一点本身,也具有深刻的传统渊源。晚清的上海名妓之所以对现代时尚做出快速回应,恐怕并非因为她们本身对现代性有何主动的觉悟或偏好,而只是基于一个简单的原因:在这一行中,紧跟社会潮流原本就是生存的基本法则。只是这种风尚因时代而不同:唐代帝王多尚道教,炼丹成仙为一时所尚,于是“仙”遂成妖艳妇人、风流女道士及娼妓之称;明末喜好侠风,于是“善于伺(男)人颜色的妓女们,对此最为敏锐,所以我们在晚明便忽然会看见一大批有侠风的名妓”(龚鹏程《中国文学史》下卷);唐代以来的科举社会文化多由文士主宰,于是中唐之后妓女也大多以吟咏诗文见称,以此自高身价;晚清时一度女学生成为新风尚,也有妓女打扮成女学生,以此新女性形象博取注意。这些,与上海滩上的名妓点缀现代西方时尚来吸引士人瞩目,岂非如出一辙?所有这些标新立异,与其说是突破了社会规则,不如说是顺应了社会规则。

[责任编辑:邓自慧] 标签:名妓、知识分子、娱乐文化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