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神州何处《公天下》?

2013年02月21日 10:1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高全喜

作者:吴稼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社间:2013年1月

文/高全喜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独家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公天下》这本书,吴稼祥写的很苦,很伤元气,故尔在书的题记中,他有这样的感慨:“此书,朝成夕死可矣。”由此也可见他的自信与期许。记得数年前,《果壳里的帝国》甫一出版,他与我聚谈,就发誓要写出一本压卷之书,这些年,吴稼祥殚精竭思,终成此果,可喜可贺。

现一册在手,风雪迷蒙的京城不夜天,我披阅览读,蓦然想起一幅漫画,描绘的是法国大文豪福楼拜,他拿着一具解剖刀,淋漓尽致地把包法利夫人的灵魂剖个透亮。好锋利的解剖刀!这是我读《公天下》的第一感觉,往复四千年的中国政治制度,在吴氏笔下被分解地明明白白,可谓现代版的庖丁解牛。不过,真要写个书评,传统的点评笔法却不是我想干的事情,为了能够与他的理论厚度相匹配,我觉得有必要从政治学原理上梳理一下吴稼祥的这部《公天下》。

多学科高度融汇的政治理论著作

吴稼祥曾经申言,他的这本书不是政治哲学,而是政治理论。我觉得,他的这个自我定位是非常准确的。因为所谓政治哲学,关注的是有关人类文明共同体(或扩展的族群、社会、国家之共同体)的存续之正义与良善的思考,集中关涉的是道义价值问题;而政治理论则是探讨这个共同体之运行与演进的制度沿革,集中关涉的是规则与制度的机制效能问题。《公天下》为我们所描述和呈现的乃是这个中华共同体的四千年政治制度的机制功效及其升降浮沉。

在我看来,仅用政治理论著作来定位是不够的,吴稼祥的这部书具有多学科高度融汇的理论特征。首先,《公天下》具有中国政治史的学科视野,贯穿其中的乃是一部基于中国政治演变的制度史,因此我说它是一部政治史的著作。其次,《公天下》又是一部具有政治学原理性质的理论性著作,而不是一部史论,吴稼祥通过对政治史的演变分析,提出了一套具有原理性的观点和主张,甚至提取出一系列独特的概念和范畴,所以它又是一部政治学理论著作。最后,《公天下》还是一部贯穿着中西政治文明的比较学著作,吴稼祥的中国政治的史与论,并不囿于一个封闭的中国视角,而是预设着一个人类政治文明演进的宏大视角,不理解世界史,就不可能读懂《公天下》,所以它又是一部比较史学的著作。

如是观之,我认为《公天下》是将政治史学、政治理论与比较政治学融合在一起的一部多学科高度融汇的政治理论著作,对于吴稼祥这样的一种理论的雄心,我是击节称赞的,治中国政治,必须有这样的理论勇气和多学科融汇于一的穿透力。吴稼祥之所以积数年之功,要死要活的地方,我理解恰是在这里。当今的中国学界,学院体制内的那些牛头马面之徒,是少有如此的胸怀和胆魄的,急功近利和中规中矩,做不出生龙活虎的学问,吴稼祥的《公天下》是一面镜子,照出了学院体制的猥琐,呈现出另一种思想生产的勃勃生机。

《公天下》政治理论的独创性

毫无疑问,《公天下》是一部杰出的政治理论著作。但是,政治理论著作何其多也,《公天下》所以令作者期许甚高,且赢得广泛赞誉,在我看来,除了前述的大视野学科融汇之背景外,主要在于该书极具理论的独创性。我认为,《公天下》的学术理论贡献在于,作者在一个中西文明政治对照的宏大背景和比较视野之下,发现了中国政治四千年制度演进的一种本质特性,并用其独创性的吴氏逻辑予以揭示出来,使得这个问题具有非常独具的中国性,也就是说只有中国这样一个历史演进的政治文明体,才具有此书所表述出来的这种结构及其问题。

下面我一一解说吴稼祥的独创性理论贡献。

发现了“超大规模国家”演变的规律

《公天下》的第一个问题意识,就是中国是一个“超大规模国家”。这一点具有非常重要的理论突破性、独创性。为什么这样说呢?古往今来,中国就是一个大国,所谓泱泱大国,这不过是一个常识,在众多的历史学、政治学著作中,这个常识性认识比比皆是,什么地大物博、人口众多、历史悠久,等等。《公天下》在这个常识方面,看上去与大家也没有什么不同,但我为什么认为这是吴稼祥的独创性理论贡献呢?

关键在于,众多之论绝大多属于泛泛而论,不是历史统计学的计算(而且还非常之粗疏),就是一般历史现象的感觉;“规模”从来没有上升到一种核心的政治学概念,更没有依据政治学原理,对中国作为一个“超大规模国家”的规模压力和规模压力之下的纵横演变之政治逻辑。做出一种政治学原理的分析与论述。《公天下》从政治结构、从王朝兴衰的制度与历史两个层面剖析作为“超大规模”的中国政治体,可以说是前无来者,独此一家。吴稼祥在这样一个具有时空双重维度的制度结构中,通过检索历史往复来提炼出一些核心变量指标,并赋予吴氏专有的一些概念术语和原理构造,归纳出了具有独特概括性的中国政治结构演变、王朝兴衰的规律,这些都是“超大规模国家”结构中所呈现出的中国问题之真章。

当然,西方诸国的现代理论家也有讨论国家规模的,例如孟德斯鸠和联邦党人,都以为一个国家的规模与政体有着密切的关系,孟德斯鸠认为君主专制政体与法国规模相匹配,而联邦党人则创造性地构建了复合联邦制,用共和政体医治了古典城邦小国的共和病。此后,保罗·肯尼迪之类的国际关系学者,也大多是从规模的视角纵论了西方大国的兴衰,揭示了三百年欧美世界的制度演变的机制。总的来说,西方政治学从罗马史学开始,就重视国家规模问题,尤其是进入现代民族国家之后,国家规模以及内政外交的政治逻辑凸显,致使西方政治学把国家规模与政体制度联系在一起,并且伴随着这些较大规模国家制度的演进,在一个世界历史的图景下,找到了一种政治治理的现代制度和政体模式,我们看到,今日的西方社会,俨然走出了他们的古典时期和近代时期,走上了一个在当代的我们看来,依然是治理得井然有序、富有生机的制度演进之路,这个道路就是世人皆知的民主、法治、宪政之路。

但是,中国这样一个国家,与世界任何一个存续下来的政治共同体相比,即便是与西方诸大国相比,它的规模问题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或者说,中国古往今来,都是一个“超大规模国家”。这种规模当量,是西方人没有意识到的,也是不可能进入西方政治学理论之内在结构之中的。我们说,任何一种政治学说都是其现实状况的理论表述,西方人的规模政治学是基于西方人的规模认知,但中国这样的“超大规模”不是西方人的政治意识,他们对于规模的思考,不可能有中国这样的超大尺度。但是,吴稼祥的问题意识,如果是中国的,就必然要自觉到这种规模的理论压力,于是“超大规模国家”,就成为《公天下》的前提,也是吴氏理论的出发点,我所说的吴稼祥的独特理论贡献,首先就在这里。固然,他可以借鉴西方的政治学,尤其是其政治学中的规模分析之经济学、社会学、地缘学乃至政体论的方法要素,但这些,都被他纳入“超大规模国家”的开合升降之结构中,所以,他由此得出的一系列结论是独创性的,也是发人深思的。

有了超大规模的理论尺度,并不等于解析了中国政治历史的问题。《公天下》的第二个问题意识,是明确得出了中国这样一种超大规模国家的结构演变,其最终已经走进了一个死胡同,也就是说,四千年已有的国家治理方式,终究破不了自己的衰败之难题。

吴氏理论之所以是政治理论,而不是一种政治预言或经验感觉,其关键也在在于此。其实,我们看历朝历代那些关于中国治理之道的经史子集,那些所谓的资治通鉴、国史大纲,等等,基于国家规模的感觉,洞见,教诲,甚至预言,比比皆是。例如,关于几个盛世,家喻户晓,可为什么是盛世,解释不出道理来,为什么王朝衰败乃至灭亡了,为什么大多中国的历史处于不好不坏,或相对较坏的时期,却可以延续下来,苟延而残喘?历史学著作大多是无解的,它们只是记录下这些事情,用一些所谓传统治道以及皇帝好坏等归纳起来的外在指标,来衡量盛世、败世,或常态政治的状态。

所以,大量的中国历史学著作,甚至比较杰出的,像钱穆的《中国历代政治得失》之类的,也只是说出其然,说不出其所以然。作为理论著作,《公天下》就很好地解释了整个中国文明四千年来政治制度兴衰变迁的得与失。吴稼祥有非常过硬的一套逻辑,不仅仅是有统计学意义上的图表,而是有一套政治学的结构与变量的原理分析。《公天下》是将中国四千年政治历史作为一个整体的研究对象,我们看到,这种研究在中国目前业已出版的史学和政治学著作中是少有的。当然,很多人写过关于中国古代历史、古代政治的著作,但基本上都是局部性的,比如某个断代史,某些律令研究,某些人物传记,等等。但是,就我的眼界来看,时下还真没有像《公天下》这样一个大结构的原理性著作。用一个大网把中国四千年政治历史全给覆盖住了,纲举目张,这是吴稼祥的贡献所在,也是他书里头最有价值的地方,以及最吸引人的地方。可以说,他用非常简短的篇章,把中国千年历史中“最值钱的干货”提取出来了。

而且,我觉得,这个“值钱的干货”并不是指只提取好的干货,坏的干货,他也一并提取出来。吴稼祥追求的是政治科学,而不是政治哲学,或卫道学,在这一点上他不像当代的儒家,只愿好的干货提取出来予以褒扬,而对在功能上与好干货一样的坏干货,就视而不见了。吴稼祥与之不同,没有价值先行的考量,而是在《公天下》中设立一个客观标准,不分儒家、法家,或任何治理之道的价值分野,只是把支撑中国四千年历史演变中最关键的那些干货,或者说主宰中国政治史演变的那些最重要的逻辑要素提取出来后,按照超大规模国家的政治结构,予以变量化的演进分析,将其各就各位地安放到他总结出来的图表之中,致使我们看到了中国四千年政治历史演变的真相,得失利弊、兴衰升降,尽在其中矣。从某种意义上说,吴稼祥的《公天下》不是“管中窥豹,只见一班”,而是破解了中国作为“超大规模国家”的历史演变之谜。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高全喜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