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三纲五常是否退场?——余世存评《新纲常》

2013年08月22日 11:2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余世存

《新纲常: 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

何怀宏 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2013-7

文/余世存(青年思想家,自由撰稿人)

凤凰网读书频道《读药》周刊独家专稿,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何怀宏先生的新著《新纲常:探讨中国社会的道德根基》是一个伦理学家的当代关怀和中国关怀。何先生对道德问题既“沉思有年”,又受当前社会“一些事件的刺激”,因而写下了中国人的道德方略。这是一个有意义的事件。

何怀宏先生的问题意识也是我们的问题意识,当代社会的成绩有目共睹,但当代社会的道德沦落也是空前的、众所周知的。如何为这个乱世提供有益的进言,为长治久安的社会提供道德层面的答案,这是何先生的愿心,也是他以言为行的初衷。

何先生对传统的三纲赋予新的涵义:民为政纲、义为人纲、生为物纲,又对五常重新定义,将之分为两部分:五常伦,即五种经常性的需要人来处理的社会关系:天人和,族群宁,群己公,人我正,亲友睦;五常德,即人应当具有的五种持久性的德性,仁、义、礼、智、信……

对传统的认识、尊重,何怀宏先生的道德设想相当于“托古改制”,新的道德是在传统基础上的变动。如他把传统的天地君亲师改成了“敬天亲地怀国孝亲尊师”,把君君臣臣父父子子改成“官官民民人人物物”。等等。

《新纲常》虽是一本相当专业的著作,但跟我们中国人的语境并不陌生。我们读本书,因此感觉明快而时有逸出之思。作者的论述也多可忽略,重要的是作者建构了一套新的道德框架。如果有人把本书当作一个展开的PPT文本,也许不仅抓住作者的要点,也能跟作者进行平等的“对话”。

就秦汉以来的中国文化所提供的道德根基而言,本书的确是相当概括而简明的。读者可以有不同意见,但在自己立身处世或安身立命的基础方面,有何种偏好有何种欠缺,对比起作者提供的框架,将是一目了然。这种反求诸己,即是道德自觉。社会如能够往而有反,也将是人的自觉。虽然,这种“自觉”的情形,对倡导者,始作俑者,永远是一个未知数。

何怀宏先生以伦理学家名世,这本《新纲常》算得上他离开学院、课堂,“破门而出”,面向社会的诚挚之作。我们读本书,在积极的意义上,是净洗自身;在悲观的意义上,则不免感叹传统中国文化,那个已经“失掉的好地狱”。这个好地狱,被新文化运动和百年中国已经论证、弃之如敝履。尽管今天不少人对此历史大公案产生怀疑,甚至要请回传统中国,但今天的中国已经不同于传统。

今天的中国跟传统中国有何不同,见仁见智。极端者以为今天的中国是西方文化的一部分,在全球化的意义上,传统中国既是当今我们的遗产,也是西方人的遗产。一如古希腊、古希伯来文化不仅是西方人的财富,也是我们的财富。这不仅是指我们有上亿的基督教徒和天主教徒。

而说到宗教,我们还有数量更为广众的佛教徒。自唐宋以来,宗教就在校正三纲五常的道德根基,因为我们道德根基的千疮百孔,使得宋明以来的儒释道在上层和民间都趋向“合流”。

由此现实和历史可知,三纲五常虽“万古磨灭不得”,并非一成不变,且只具参照意义和“小共同体”意义。社会学的研究表明,一个共同体内如有三分之一左右的个人追随,那么生活模式、日常习俗将为之一变。这也是为何今日农村人虽然有免除农业税的浩荡皇恩,仍要进城打工成为“城里人”的原因之一。也是今天的年轻人在“魔都”、“兽都”、圈子等“螺丝壳”里做成至大的人生道场的原因之一。也是今天的成功人士受苦受累去“蹲移民监”的原因之一。……对中国人来说,敬天、亲地、怀国、孝亲、尊师等新的信仰实在是奢侈的,是遥远的,是中看不中用的。

因此,讨论纲常要涉及我们立论的根基。自李鸿章说出“数千年未有之奇变”以来,我们惯会说中国社会“处在大变动之前夕”一类的话。但我们很少追问这个变动是什么意义上的变动,有无规律可寻?

中国维度里,变动是指贞下起元。一切社会风气之转移、新的道德之确立,有待于上层道统治统的“改元”。所谓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未改元前的社会是冬天,是动乱乱动,是丛林状态。中国文明赋予此时的德性,是贞定,利艰贞。就是说,在此时刻,中国人多是穷独守身的,至于能否“改元”,那是“肉食者谋之”的事。但遗憾的是,我们在大变动的前夕,多未能遵守这一道德律,反而参与了“人欲横流”的乱动。对当代人来说,很多人甚至以为自己赚到了人生和社会发展的红利。我们因此能够理解中国人“时日曷丧,与汝偕亡”的激愤、无奈和末落。

在我个人读来也略有遗憾的,是何先生的道德大纲未能落实到这一中国维度,未能将人间道德与自然哲学汇通。我曾说,孔子一生的学问有过青少年的礼学、中年仁学、晚年易学的变迁。在中国维度里,礼学是南方之学,仁学是东方之学,易学则是太极之学,是自然之学。但孔子的仁学易学少有发扬,他的礼学为后人添改,成为一种普遍专制和等级专制的工具。这也是新文化运动“改元”的历史背景。

同样,在今天地球村里,国家、亲友、师长等等固然是重要的伦理,但西方维度的道德正义也参与了人的自我完善。这也是近代以来仁人志士、社会活动家们“毁家纾难”的原因之一。他们如禹墨般的努力既是人生正义,也是社会正义。而提到大禹、墨子,我们可知,秦汉以降的三纲五常继孔子之学而来,将五六千年的中国文明拦腰截断,从中开始。这也是我们今天的中国人应吸纳并超越孔子的原因,应包容儒释道耶回等宗教信仰的原因。如果孔子仍是人类的福音,我们当知,还有马太福音、马可福音、墨子福音、老子福音、佛陀福音、穆圣福音……

就是说,提供道德框架,当把中国维度的道德跟他人维度的道德比照参详。据说道德金律,“你希望被别人怎样对待你,你就怎样对待别人;你不希望别人以那样的方式待你,你就不要用那样的方式待人。”,这样的道德在今天是否深入人心。道德银律据说就是孔子传授的中国恕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还有道德铁律,“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些跟三纲五常的道德框架如何互动,也是一个问题。

显然,全球化时代的人类道德如何、应为何,将影响我们国家的道德根基。在地球村里,安全、信赖、公益、学习在自由、平等等基础上,正成为新时代的人生价值,这些如何跟三纲五常的道德框架互动,也是一个问题。联系到何怀宏先生在《沉思录》的译者前言中说,“……当我们谈到《沉思录》的最后一段,即说从人生的舞台退场的一段,我们既感到忧郁,因为这就是人的命运,人难逃此劫。即使你觉得你的戏还没有演完,新的演员已经代替你成为主角了,这里的忧郁就像卓别林所演的《舞台生涯》中的那些老演员的心情:苦涩而又不无欣慰,黯然而又稍觉轻松;另一方面,我们又感到高贵,因为我们可以体面、庄严地退场,因为我们完成了自己的使命并给新来者腾出来地方。”那么,对日益世界化的中国人而言,三纲五常是否已经退场?

可以说,何怀宏先生的作品是一个开端,他提出的问题值得伦理学家们思考,也值得我们每个人思考并从中受益。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纲常 道德 余世存 何怀宏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