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历史辜负了乾隆,还是乾隆辜负了历史?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马戛尔尼觐见乾隆图

年轻版的乾隆会善待马戛尔尼吗?

乾隆究竟是不是主流历史学界描绘的那个昏庸保守无知帝王?欧立德在《乾隆帝》书中第八章就此提供了殊为有力的“翻案”分析。在他看来,清帝国与此前的中国中原王朝一样,都需要经营朝贡体系,需要洞察东亚、东南亚、中亚区域局势,这就使得皇帝及其大臣队伍很难做到完全的闭塞保守。

第二项“翻案”证据是乾隆时期仍有许多欧洲人居住在北京,多为以天文学家、数学家、地理学家、测绘师、画匠、乐师、翻译家身份出现的欧洲传教士,其主要服务对象就是皇帝本人。乾隆皇帝与其祖父康熙一样,痴迷西方艺术,圆明园中甚至就有模仿凡尔赛园艺风格的建筑。

证据之三,乾隆时期中国对外贸易,包括对俄、经由俄国对欧的陆路贸易,及海上贸易,为朝廷及皇帝内库贡献了大量的税银,《乾隆帝》书中甚至还引用皇帝的原话指出,皇帝希望丝绸、瓷器、茶叶等出口驱动型工业能够打破官办企业的陈腐旧病,获得更快发展。

那么,如何解释乾隆武断拒绝英国使臣马戛尔尼和平通商要求一事?欧立德认为,乾隆在马戛尔尼面前摆出的漠然姿态,是为了刻意淡化中英贸易关系对清朝的实际重要性,这或许是一种谈判中的常见手法。而他故意问及英俄地理距离、意大利和葡萄牙是否向英格兰朝贡等问题,更是有意表现出对英国毫不在意的态度,并不能说明弘历本人是个对世界大势和地理一无所知的人,因为他曾让欧洲传教士在圆明园的一座大殿上绘制了世界地图。欧立德进一步指出,马戛尔尼见到的乾隆已经82岁高龄,后者为了处理内政方面的困难事项已经筋疲力尽,“如果乾隆认为他统治下的这个自给自足的王国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和平时期且拥有空前的财富,我们是很难对其进行指责的。”

笔者以为,欧立德提供的这三项“翻案”证据,确实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变人们对乾隆及乾隆年间清帝国中枢战略眼光的判断。但不那么闭塞保守,仍然不等于开放开明。乾隆毕生都不可能赞助民间的冒险家,像西班牙、葡萄牙国王那样资助哥伦布和麦哲伦投身航海探险事业。严格意义上讲,他的战略眼光与后来遗诏不肯配享太庙的道光帝没有太大分别,唯一的区别可能在于,他手下有对更能打仗的父子,道光麾下没有良将。

欧立德为乾隆会见马戛尔尼一事提供的辩解,其实相当牵强。如果真如欧立德自己所说,乾隆故意怠慢马戛尔尼是为了更好的获取谈判筹码,那么,随后的谈判中,就必然会以直接或间接方式提出诉求——这根本没有发生。

纵然如欧立德所言,乾隆甚至可能知道当时已经发生的法国大革命,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乾隆会将攻陷巴士底狱事件理解为纯粹的叛乱,还是新兴阶级要彻底打破旧贵族垄断政治权力的信号?他可以想象满汉贵族和知识分子联合起来组成议会,严禁皇帝随意征税,将内务府也纳入监控范围?他会容忍罗斯柴尔德家族这种贪婪的银行家向皇家甚至敌对国发放高利贷,两边下注大赚其钱的金融操作吗?

乾隆对国际、区域局势的理解,要比蒙元时期的大汗们,甚至更早的日本枭雄织田信长落后得多。如果马戛尔尼早到20年,老大帝国婉言谢绝欧洲新贵的结局也不会改变。

乾隆统治晚期,在世界变局即将到来的关口,中国这个大一统国家也出现了离心力上升的征兆,皇帝因而被迫收紧权力,借助历朝历代已经被证明为无效的秘密奏报制度来治理国家,还不可避免的造成身边的宠臣创下中国古代史上最高的贪腐记录的丑闻。“天之骄子,世之凡人”,终于因此带领他的帝国,走向了悲剧性的前方。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叶凯汶]

标签:乾隆帝 读药周刊 特约书评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