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韩南译《蜃楼志》打捞了中国世俗小说中的沧海遗珠


来源:晶报

人参与 评论

 

《Mirage(蜃楼志)》 (清)庾岭劳人 著 (美)韩南 译 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 2014年2月版

如有闲暇和兴致,捡一本半文半白的世俗风情小说细品,倒也不失为消磨周末的一种妙法。譬如这本刚刚面世的英译《蜃楼志》。创作于19世纪早期的《蜃楼志》讲的是广州十三行洋商之子苏吉士突遭逢父亲苏万魁疾卒之艰,不得不立刻承担起这个大家族的重任。这位贾宝玉式的公子哥,不但性萌动更早于怡红公子,还能于驾驭欲火的同时,在广州商业社会拟定自家版图。

小儿女私情和商人奋斗史的背后,是即将迈入近代的嘈杂的中国历史舞台。《蜃楼志》1804年面世,当时鸦片日渐成为中国对外贸易的大宗。见微知著,就像《金瓶梅》中读得到晚明社会的极度奢腐与颓废,在《蜃楼志》里,也能看出鸦片战争征兆,广东各地风起云涌的民众揭竿而起,以及官商勾结这个熟悉桥段再次上演。所以说,此书既延续了初见于《红楼梦》的中国青春文化,又在对彼时广州、惠州之乱的描写中复兴了中国文学自《水浒传》以来的浪漫英雄主义传统。

正是因为已经有《水浒传》、《金瓶梅》、《红楼梦》等世俗小说珠玉在前,本书的许多桥段也为资深读者眼熟——如施小霞效仿王熙凤戏弄登徒子,或姚霍武梁山好汉般重义气而厌女色。反而故事发生的时空背景——近代中国南方的开放商埠广州,为本书罩上一层更具俗世气息的滤镜。《蜃楼志》开篇颇有晚清官场小说山雨欲来、黑云压境的气势——男主角的父亲、半官半商的外贸巨贾虽然位至十三行行会之首,仍成为官场斗争的牺牲品,被罗织罪名,锒铛入狱;是以弱冠之年的苏吉士不得不站出来拯救这个没落之家。作者敏感地观察到,当时迅速发展的广州,在工商业崛起的同时,也出现了早期资本运作的先声——苏吉士的父亲非常熟悉如何操作大规模、高密度的高利贷业务。但远在天边的京城和近在咫尺的广府却仍以“士农工商”、“仁义礼制”等传统儒家话语,箝制地方商贾的扩张。虽然苏家在书末得到大团圆式的解脱,但作者对于妻妾成群、荣华富贵的苏吉士似乎抱有一种抽离而虚无的态度:在他笔下苏氏最后追求的出路,是放弃大笔陈年旧债,以中庸仁爱的态度让利于民,以期回到古典时代回归乡土、泛舟西湖的地主生活。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古典小说 红楼梦 金瓶梅 古代文学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