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安·比蒂《纽约客》故事集三册出版


来源:凤凰读书

人参与 评论

近日,译林出版社推出了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安·比蒂《纽约客》故事集3册,这套书集纳了安·比蒂创作巅峰期的短篇精华。

谁是安•比蒂

● 美国著名短篇小说家,与雷蒙德•卡佛齐名的“极简主义”大师。

● 《纽约客》的主要撰稿人之一;作品四次被收入欧•亨利短篇小说奖作品选集,并入选约翰•厄普代克编辑的《二十世纪最佳美国短篇小说选》。

● 被视为美国中产阶级的精神路标。善于描画美国一代城市人的情绪状态与生活方式,帮助中产阶级认识了自我,对于他们的成长具有非常深远的意义。

● 作品具有敏锐而深刻的洞察力和独具一格的散文风格,因而被《华盛顿邮报》称作“新一代唯一的小说名家”。

安•比蒂与《纽约客》

1974年,26岁的安•比蒂在《纽约客》杂志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柏拉图式的恋情》。杂志编辑罗杰•安杰尔称赞其具有突出的“稀少性”。很快,比蒂就成为《纽约客》的主要撰稿人之一。2010年,《<纽约客>故事集》出版,本书收录了32年来,安•比蒂在《纽约客》上发表的全部48个短篇,可谓是对这位公认的大师最佳作品的一个纲要和编年史。本书从郁郁寡欢的二三十岁的卧城居民开始,与纽约生活浅吻轻拥,在中年危机事件的余波中幸存,然后重回(以上流中产阶级的身份)城郊,与新时代对话。

他们眼中的安•比蒂

★ 安•比蒂找到了一种完全不同的写故事的方法。——约翰•厄普代克(1982、1991两届普利策小说奖得主)

★ 没人比她更精于哀婉的细节,更善于营造飘忽虚幻的悲伤气氛。——玛格丽特•阿特伍德(2000年布克奖得主)

★ 语调平缓,情感表达有障碍的人物和细微的互动关系是比蒂作品的特征——这样的特征同样存在于雷蒙德•卡佛、鲍比•安•梅森等作家的作品里——而这也构成了《纽约客》的独特风格。——萨姆•萨克斯(评论家)

★ 她是真的伤心,也是真的安慰人。——刘天昭(作家)

★ 既不相信男女相处的传统模式,也不相信姿态极端的缥缈梦想,安•比蒂小说中的人物,只是对爱冷感而已。不过,我们当然有理由问,是那个时代的男女真的那么心不在焉,还是安•比蒂有意无意地放大了人们在爱情中被动无为的一面。——乔纳森(权威书评人)

★ 她对人性的多重探索中,有一种最终给予我们信心的智慧和同情,不是因为一定有希望好转,而是因为这种探求意欲发现什么让我们疼痛,什么又让我们去关怀身边的人们。——2005 年美国“雷”短篇小说奖授奖词

安•比蒂作品基本信息

《纽约客》故事集I:一辆老式雷鸟/[美]安•比蒂周玮译/译林出版社2014.8

关于本书

《一辆老式雷鸟》是安•比蒂《<纽约客>故事集》的第一部,也是她创作巅峰期的短篇精华结集。害了相思病的艺术家跟随一个女人无谓地奔走全国,最终想不起来自己身处何处;冷感的煮妇为了房子而假装无视精神出轨的装逼丈夫;郁闷的职员承受着周围各种人的粗鲁和无理,却总是在爆发的那一刻泄了气。比蒂的作品与美国中产阶级的精神需求保持着高度一致,慰藉着倦怠、困惑的一代城市人。

片段:

“你觉得我应该离开纽约?”尼克说。

“两者都有,凯伦和纽约。你知道你脸上的表情老是写着痛苦吗?你知道你来玩的那个周末喝了多少威士忌吗?”

尼克呆呆地盯着电话亭肮脏的塑料窗。

“你刚才说我会挂你电话,”尼克说,“我还在想你会先挂我电话。我跟人打电话时,都是别人先挂断。谈话总是以此结束。”

“那你还没有想明白,你结交的那类人有问题吗?”

“我只认识这些人。”

“那就是忍受人家对你粗鲁的理由吗?”

“应该不是吧。”

“还有,”萨米接着说下去,“你有没有发现我之所以跟你说这些,是因为我喝醉了吗?我跟你说这些,因为我知道你被你的烂生活搞得如此麻木,你估计都没有发现我现在脑子不清醒。”

《纽约客》故事集II:你会找到我的地方/[美]安•比蒂周玮译/译林出版社2014.8

关于本书

《我会找到你的地方》是安•比蒂“《纽约客》故事集”的第二部。书中的人物大多步入中年,故事常蕴含某种危机:离婚的女人与前夫的男朋友发展了一段近似闺蜜的友谊;家庭聚会上,女主人竭力扮演着丈夫的朋友们的知心密友,最终还是无法挽留住丈夫;离婚的男人大清早出现在前妻家中的厨房,等待主人起床谈谈要回儿子的事……比蒂以平凡随意的细节映照出人们对传统世界隐忍不言的渴望,替他们发声,为他们代言。

片段:

她好奇这种情况会有怎样的结局。像是有一个情人,事情如何终结并没有确切的场景。焦虑成为主导的力量。如果情人另有怀抱,或是给她留个条子,搬到另一个城市,那都不相干。恐怖的是消失的可能性,这是她最忧心的。

——《两面神》

所有那些时刻,还有其间的含义就是我自欺欺人地以为,因为我知道这些细微的小事,这些私人的时刻,所以我了解这些人。

——《燃烧的房子》

《纽约客》故事集III:洛杉矶最后的古怪一日/[美]安•比蒂周玮译/译林出版社2014.8

关于本书

《洛杉矶最后的古怪一日》是安•比蒂“《纽约客》故事集”的第三部,是她跨越新世纪,把中产阶级推入全新领域的短篇作品集。她的年轻人步入了中年,她的人生体验愈加深沉,无论是饱受创伤,对生活无计可施的单身母亲,还是受男人掌控,精神肉体伤痕累累的女人,抑或是无爱婚姻中木讷前行,心灵无所依托的男人,再也没有无需知道去向的旅行,再也没有不由分说的任性,再也没有随时重来的爱情。当迷惘的一代人最终确定了站姿,全意接受婚姻、事业与家庭的规约,比蒂仍然站在他们身旁,讲述他们的困境,言说他们的苦痛。

片段:

房子里的谈话事关完美。在一个完美的世界里,所有的就都将是完美的。婚姻也是。所有的书都是绝妙的(举杯庆祝)。还有无比美妙的音乐,人们热衷聆听(再次举杯)。在那个不属于黛尔,也不属于布伦达的童话世界里,没有哪个女人会受重伤,倒在她自己的厨房地板上。

——《世上的女人》

他女儿高中毕业的时候,他已经有一些日子既不爱她,也不爱他的妻子了。现在,他的指尖划过拿破仑耳后的动作比他在妻子和女儿脸上印下的所有客套的亲吻,都更能传达真挚的情感。他妻子知道他动作机械,没有感情。“念诗念得好像在给东西排列顺序。”在她最后的日子里,她会嘲笑他,那时他坐在床边给她念叶芝或戴•赫•劳伦斯的诗,诗句很少押韵。她女儿嘲弄人的能力来自何处,这很明显;她也亦步亦趋地传染了尖刻。

——《压顶石》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安·比蒂 《纽约客》 短篇小说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