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东欧文学经典丹尼洛·契斯作品国内首度译介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丹尼洛·契斯是谁?

丹尼洛·契斯是约瑟夫·布罗茨基、苏珊·桑塔格、米兰·昆德拉、菲利普·罗斯、纳丁·戈迪默、萨尔曼·拉什迪、诺曼·马内阿等所推崇的文学大师

约瑟夫·布罗茨基(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说:丹尼洛·契斯证明了,对于那些使人们感觉麻木或者难以理解的现象,文学是唯一可能的认知方式。

苏珊·桑塔格说(美国作家):丹尼洛·契斯是二十世纪下半叶无可争议的伟大作家之一,他的作品维护了文学的荣誉。

诺曼·马内阿(罗马尼亚作家)说:丹尼洛·契斯是国民诗人,是如同反抗者的梦想家,如同斗士的平民,如同读者的斗士,如同局外人的作家……

【丹尼洛·契斯个人简介】

丹尼洛·契斯(Danilo Ki,1935-1989) 二十世纪南斯拉夫最重要的作家。契斯出生于南斯拉夫的苏博蒂察市,"二战"期间,他的父亲在纳粹集中营遇害,母亲带着他和姐姐逃难到黑山,直到战争结束才回到南斯拉夫。他在贝尔格莱德大学比较文学系毕业后开始文学生涯,作品有《花园,灰烬》《沙漏》《达维多维奇之墓》《死亡百科全书》等,曾获得塞尔维亚NIN 文学奖、美国布鲁诺·舒尔茨奖等诸多文学奖项,并被授予法国文学艺术骑士勋章。他的作品虽受到国际瞩目,在本国出版时却常引起奇特的骚动:《达维多维奇之墓》被诬蔑抄袭了索尔仁尼琴、乔伊斯、曼德尔施塔姆、博尔赫斯、梅德韦杰夫兄弟等作家,布罗茨基对此评论说:"一位作者若能在一本135页的小说里模仿这么多位风格迥异的作者,那么怎样赞美他都不为过。"他还称扬契斯是"一位独具风格的作家,他的作品几乎重新定义了悲剧"。1979年,契斯侨居巴黎。1989年,他因肺癌去世,据传他获得当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呼声很高,"他的辞世中断了二十世纪下半叶全世界作家中最重要的文学旅程"(苏珊o桑塔格语)。

《死亡百科全书》

丹尼洛·契斯自言承袭了母亲将事实与传说糅合在一起讲故事的癖好,这在本书中表现得尤为突出:九篇微缩纪事有意混淆了神话、文献与想象的边界,看似互不关联、风格迥异,却有着共同的主题:死亡。以虚无始,以毁灭终,古典神话中的毁灭还有着悲剧的慰藉,现代神话中的毁灭只剩下道德虚无的灰烬。契斯用文学回应了这个时代,他展示了仇恨与死亡的蔓延、欧洲社会的崩溃、人类历史的灾难,也表现了一个作家对人性的关怀。本书的同名小说《死亡百科全书》,讲述"我"在图书馆找到了记录1789年以来所有普通人的传记的百科全书,它与众不同地"描述人物关系、遭际和风景--这些构成了人生的繁复细节",这时"我"才获知了去世的父亲的全部真相……

如果说《达维多维奇之墓》是为"大清洗"隐秘的受害者们而建的纪念碑,本书就是对该主题的延续和扩展--将历史的受害者、无名者与消逝的过去记录在案。

《达维多维奇之墓》

本书中七篇黑暗的故事,既可谓精炼传记的典范,讲述了深陷在意识形态统治的世界中的人们的生与死,又是对二十世纪上半叶遍布东欧的政治的、社会的自我毁灭这一主题的多重变奏。

《栗树街的回忆》

本书中二十篇动人的短小故事有着全然不同的风格,作者丹尼洛?契斯用看似梦幻般的田园诗写作的方式,以男孩安德烈亚斯?山姆的视角,呈现出特殊岁月里南斯拉夫乡间的生活与世态。童年的天真、稚朴,微小的惶惑与悲哀,都笼罩在历史的阴影下,映照出成人世界的荒谬和苦难。

【丹尼洛·契斯的其他故事】

阅读与写作

契斯他写得很少,读得很多,他的创作受到博尔赫斯、乔伊斯的影响,还有布鲁诺 舒尔茨--契斯曾告诉厄普代克"舒尔茨是我的上帝"。在一次访谈中他说:"我从来没有听过哪个工程师说'我不学工程学历史,因为我想要我的建筑都是原创的。'但我常常听见作家们说'你看,我从不阅读,因为我想要保有我的原创性'。如果你懂得别人的技巧,你可以通过规避他们的技巧来避免'没有原创性'。但如果你对过去的伟大的作品知之甚少,你就重新回到文学的初始阶段了。" 1984年,在他去世前,仍在病中翻译洛特雷阿蒙、魏尔伦,还有雷蒙 格诺的《风格练习》。

身份

他的父亲是匈牙利籍犹太人,母亲是黑山塞族人,信奉东正教。对于这种混合的身份和文化,他曾说:"一方面,塞族英雄主义的史诗传统通过我母亲传给了我,随之而来的是苦难的巴尔干地区的现实;另一方面是中欧的文学,颓废派的、巴洛克的匈牙利诗歌。而在这种充满矛盾和冲突的混合状态里,我的犹太人的身份作为一个研究者参与其中,不是在宗教的意义上,而主要是在文化的层面上。"契斯拒绝扮演加诸在他身上的角色,他反对"所有种类的少数派文学"和"任何严格定义的民族文学",同样反对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一种十分负面的风气……完全不具备普世的价值,无论是在美学上还是道德上"),尤其是塞族民族主义。

获奖

1972年,契斯获得塞尔维亚NIN 文学奖,该奖由塞尔维亚NIN杂志创立,奖励每年塞尔维亚出版的最佳小说(旧称南斯拉夫最佳小说奖),历届获奖者还包括《哈扎尔辞典》的作者米洛拉德·帕维奇,总统作家多布里察·乔西奇等。但在获奖数年后,因为政治原因,契斯归还了该奖。

纷争和远离

1976年,《达维多维奇之墓》的问世给他带来国际性的声誉。它的英语版被菲利普 罗斯编入丛书,在纽约,它得到布罗茨基和桑塔格的赞扬。在贝尔格莱德,它迎来的却是仇恨--虽然书中的人物没有一个是南斯拉夫人,但或许是因为它对意识形态的剖析,或许是因为契斯对历史文献、材料的使用会使读者相信小说所写确有其事,而这令人不安。最后,一位批评家指控契斯抄袭了索尔仁尼琴、乔伊斯、曼德尔施塔姆、博尔赫斯、梅德韦杰夫兄弟等作家。此案上庭审理,契斯赢了官司。他写了《解剖课》,表明他的文学渊源和理念,如此这般对敌对批评家们的回击,又为他招来了毁谤罪的指控,他再一次赢得了官司。但是这些纷争最终使他决定离开贝尔格莱德。为什么选择去巴黎?他说:"对我来说,巴黎是每一个想要逃离故乡的年轻人的梦想。只有到后来,他们才会明白巴黎并不完全是文学作品里写的那样。"

契斯如何看待这三本书

"我想我最终从那些书里(指以《栗树街的回忆》为代表的童年三部曲)解脱出来了。我曾经对那个世界非常着迷。有那么多残酷,但也有同样多的美。从文学的角度来看它有非常多绝好的素材。……我通过一些书让自己从家族故事里走出来,《达维多维奇之墓》是其中之一。我从那时候开始也在写另一本书《死亡百科全书》,同样的,我想借由它从《达》中走出来--在我看来,《达》有点太专注于'政治人'(Homo Politicus)了。我真正感到有兴趣的是--这也解释了我的书为什么看起来那么不一样--从之前的哪一本书里"出来"(move beyond)。比起其他任何文学的陷阱,我更害怕自我模仿。我不喜欢读那些在所有书里重复相同工作的那些作家的书。我不能这么做,因为一旦我掌握了某种技巧,它就不再吸引我。在写完《达》之后,我可以用完全相同的风格再写5本。(感谢老天,我的编辑们没有一个要求我那么做!)当我开始思考将要写的作品,最让我兴奋的是我将要用的方法。我需要一直改变主题,同时尽可能地改变风格。

去世后

2013年,研究契斯作品二十余年的Mark Thompson 以传记作品Birth Certificate: The Story of Danilo Kis入围美国国家图书评论奖。《出版人周刊》评论称它"恢复了契斯在二十世纪作家神殿中应有的地位"。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东欧文学 丹尼洛·契

人参与 评论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