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西方汉学研究批评:西方中心论VS中国中心论


来源:凤凰网读书综合

人参与 评论


书名:在中国发现历史

作者: [美]柯文

出版社: 中华书局

副标题: 中国中心观在美国的兴起

原作名: Discovering History in China

译者: 林同奇

出版年: 2002-8

丛书: 世界汉学论丛

柯文对“冲击-回应”模式的尖锐批评

——以《在中国发现历史》为例

柯文的这一思路,是从他对费正清"冲击-回应"模式的尖锐批评首开其端的。可能让很多中国学者感到意外的是,柯文锋芒所向首先竟然是肢解其自身所处的西方社会。他认为,所谓的"西方",既是一个变化的概念,也是一个相对的概念。从时间上来说,近代西方也不是停滞不前的,而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地发生变化,近代中国在各个不同时期遭遇的西方实际上存在着巨大的差别。从空间上来说,西方内部的各个国家和地区同样存在着巨大的差异,之间相异的程度不亚于如今的中国和西方,其中任何一个都不能作为整个西方文化具体而微的代表,"正如纽约城不能作为整个北美文化的具体而微的代表一样"。因此,"'作为整体的西方'从来没有对任何社会产生过任何冲击"。何况就中国内部所接触到的西方来说,它也只是"整体中的一部分",而且就是这一部分也在与中国的接触过程中因为"杂交"而逐步蜕变了。例如19世纪远离西方来到中国的传教士,与其说是一个纯粹的西方人,不如说已经变成了"在中国的西方人",还需要对中国的异国环境作出回应。

另外,任何西方概念的引进,也"只有通过中国语言及其思想方式的过滤才可能实现",而"这种过滤不可避免地会造成对原义的歪曲",所以,"使大多数人做出回应的正是这种经过歪曲的本土的说法,而不是外国原有的说法",也就是说,是对中国人自我认知中的西方作出的回应,而不是对实际的西方进行回应。另一方面,"中国回应"这个词同样是以一种过分抽象的简化符号去代表一个错综复杂的历史情境,忽视了中国在种族、语言、地区等各方面千差万别、多种多样的变异性和复杂性,因为不同的地区,每一地区不同的社会阶层,每一阶层内部不同个人的气质、性格、年岁、性别及其独特的社会、宗教、经济和政治关系,等等,它们对各种情况作出的回应通常都是不同的,仅仅用"中国回应"来概括这些复杂的情况,实际上是将复杂的情况予以平均化,"在最好的情况下,只能使我们对历史现实有一个均匀、单一的理解;在最坏的情况下,由于我们鲁莽草率地从特殊上升到一般,就很可能把现实完全歪曲了"。

一个千变万化的西方,一个复杂多样的中国,使冲击-回应取向的理论局限在柯文眼中显露无遗。它阻碍了人们去研究与西方入侵没有关联的历史侧面;它忽视了那些有可能主要是对中国本土力量做出回应的与西方关联的事项;它还聚焦于有意识的回应,偏向思想、文化和心理的解释方法,削弱了采用社会、政治和经济的解释方法。为了修正被这一理论"歪曲"了的历史,柯文建议把19世纪的中国历史划分为三个不同的层带,即:最外层带——地理和文化意义上显然受影响的地区或社会事项,中间层带——经由西方催化或赋予某种形式与方向而非西方冲击直接影响的事物,最内层带——最少受影响的文化与社会层面。如此这般条块分割之后,在冲击-回应论中视为最重要的具有决定性影响的"西方冲击",只具备了"首次相撞"的含义,由此引起的一系列效果则构成了一个错综复杂冲击-回应网络,其中不论是冲击还是回应,"都应该既是中国的又是西方的"。尽管柯文也承认各层带之间并非互不关联,而是相互流动,相互作用,变动不居,但是由于他并不认为随着受西方影响而变化的最外层带越来越重要,"包含本土变化的最内层带就不可避免地越来越小",而正是最内层带很可能"对晚清历史产生决定性作用",所以,这种层带划分方法,事实上是试图对冲击-回应取向从根本上予以颠覆,而不仅仅像某些论者所说的那样只是对外力冲击的作用进行"范围的限定"。

例如太平天国运动,在柯文看来,并非像某些西方学者认为的那样是一次在西方影响下想把中国弹射入"近代世界"的尝试,而是对西方冲击到来以前中国内部的情况--这里的内部情况显然不具备"近代世界"的特征——作出的回应,是"一支按照中国主旋律演奏出来的带有西方情调的变曲"。不仅如此,它反过来还严重影响了中国对西方的回应,因为它一方面"玷污了西方宗教在中国的形象",一方面又"永远削弱了中央权力,使清廷从此无力对西方入侵做出有力回应",并且"使中国领导人将注意力转向内部",所谓"内部事物万分火急,至于西方则可以暂缓一步"。

(文章摘自夏明方:一部没有“近代”的中国近代史,《近代史研究》, 2007年01期)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王辛未]

标签:汉学研究 中国中心论 费正清 柯文

人参与 评论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图片新闻

0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