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日本海军最高机密武器可潜水航空母舰作战秘史

2010年04月28日 14:43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萨苏 章骞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6月上旬,四艘潜水航空母舰加足了油料和武备,完成了加装通气管的工程,还加上了伪装的烟囱,化装成商船悄悄出航。它们的航线一直向北,穿越对马海峡进入日本海,来到高冈市附近的七尾湾,开始进行模拟训练。训练经常被前来布雷的B-29轰炸机打断,而美国海军的潜艇也已经深入日本海,甚至曾经横穿训练海域,加上航空燃油的紧缺,后勤维护不足,整个训练在困难的情况下进行。不过最终训练还是完成了,最后的演习中,第一潜艇支队的四艘潜艇用舰载机同时发起攻击,成功的击毁了在富山湾的一个加通船闸的同尺寸模型。

巴拿马作战的准备已经完成,但是日军的战况此时急剧恶化,不等第一潜艇支队出击,盟军已经在太平洋上集结了3,000艘战舰,随时准备开始对日本本土登陆的“奥林匹亚战役”。面对这样一支无法抗衡的庞大舰队,日军大本营质疑攻击巴拿马运河是否还有意义。尽管有泉司令官强烈反对,大本营还是下令取消他苦心训练的巴拿马攻击计划,把攻击目标改为美军集结的锚地——乌利西环礁。日本军官告诉我当时大本营的长官这样训示有泉:“我的和服带子都烧着了的时候,远处天边上就是漫山大火又哪里还顾得上呢?”

为了实施这个新的计划,7月4日伊-13号潜艇从本州北部的基地装载了两架中岛-彩云C6N2远程侦察机,取道津轻海峡进入太平洋,前往日军在太平洋上依然控制的特鲁克海军基地。伊-14号潜艇因为螺旋桨故障,7月14日完成修理工作后随后出航。23日,伊400和以401艇同时出发,为了避免被美军发现一网打尽,这四艘潜艇走不同的航线,三个星期以后到乌利西环礁东南的一个秘密集合点会合。

事实上这个“不把鸡蛋都装在一个篮子里”的路线安排很有预见性,伊13号艇在16日于本州以东失踪,据信它是被美国海军护卫舰泰勒号(DE-415)和护航航空母舰安齐奥号(CVE-57)发现后击沉的。

航海记录上记载航程中伊401曾经遭到一次暴风雨的袭击,伊400号曾经发生一次电源故障引发的火灾,但是它们的航程还算顺利。8月4日,伊13号运送的两架彩云侦察机安全到达特鲁克。它们的2,300英里航程将可以使它们飞到乌利西环礁进行先期侦察。伊400和伊401艇的攻击计划在8月17日。同时,日军在东京的第六舰队司令部派遣其他潜艇前往乌利西环礁周围,准备用自杀鱼雷回天袭击那些逃出的美军舰艇。

由于美军在太平洋上实施跨岛登陆,被跳过的特鲁克虽然还在日军手中,却成了美军轰炸机训练的活靶子,特别是美国空军B-29机群,把这里当作了训练初级飞行员的靶场。结果就是在这些从关岛杀来的巨鸟把特鲁克炸得像采石场一样,特鲁克机场上能飞的日本飞机成了稀有动物。不过日本人还是顽强地修复了若干飞机,并不时出来骚扰一下。说一下我自己的经历,我当时在“海葵”号潜艇上担任值更军官。7月5号那天,我们艇在特鲁克岛附近担任飞行员救生任务,忽然一架飞机盘旋而来,当时所有的人都以为是自己人的,但我忽然看见那飞机翅膀下有两个“肉丸子”——日本飞机的太阳徽?!——敌机已经开始俯冲而下。我们的观察员还在优哉游哉呢,根本没有发出警报!于是我只好自己大喊了:“注意,深水炸弹!注意,深水炸弹!”所有的人都乱作一团。但这架日本飞机根本没有投弹,大概没带炸弹吧,就匆匆而去了。不是所有的人都看到了“肉丸子”,于是我进入下舱以后成了大家取笑的对象,包括艇长先生,他正在吃早点,从豆子和咸肉之间抬起头来,干巴巴地对我说:“别担心,汤姆,这儿一百英里以内没有日本佬……”

似乎是很突然的,8月15日,日本天皇裕仁在皇宫发表了广播讲话,宣布战争结束了。这个消息对这几艘日本潜艇的乘员来说如同晴天霹雳,他们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战争生涯,在到达出击阵位的同时走到了尽头。经过和他的军官们的激烈讨论,几近崩溃的指挥官有泉最后决定接受东京的命令,停火投降。他下令军舰挂上黑旗,从水面返回母港,并销毁一切文件,投弃飞机和鱼雷等作战武器。

洛克伍德将军曾经专门写过一篇文章,说明美军怎样在本州以东截获了这几艘日本潜艇,那应该是8月28日。

这些不寻常的军舰停靠到美国海军潜艇母舰普鲁图斯号(AS-19)舷侧,美军立刻接收了它们,威廉.斯格拉夫中校被任命为伊400号的接收官,卡塞迪中校得到了伊401,伊14号由约翰.斯洛.麦凯恩中校接收,顺便说一句这个麦凯恩,他的家世非常辉煌,他老爹是莱特湾海战的英雄麦凯恩将军,他儿子是亚利桑那州参议员约翰.S.麦凯恩三世。

这几个指挥官都非常优秀,卡塞迪中校原来是海鸦号潜艇艇长,1942,在两昼夜里先后救起31名迫降的澳大利亚飞行员,此后担任泼妇号的艇长,又从海里捞起过三十多个轰炸日本返航中迫降的美国飞行员。卡塞迪中校担任伊401的指挥官时间不长,这混小子居然傻到和“公牛”哈尔西将军争夺一把日本指挥刀,结果不幸遭到报复,成了唯一在日本军舰上被解职的美国指挥官。我还记得他的一件事,他死后,骨灰的安葬非常奇特,是用鱼雷发射管把骨灰盒发射到深海去——真是一个典型的海里的混小子。

伊14号的指挥官麦凯恩,原来是加纳尔号潜艇的艇长,曾经在北非登陆作战中立有战功。上世纪60年代我和他再次合作.那时候,我在宇航局担任阿波罗计划的官员,他是太平洋舰队担任追踪阿波罗飞船降落的舰队司令。就是他的舰艇把宇航员阿姆斯特朗捞了上来。我们两个人谈起日本潜水艇上干过的两个老家伙又合作了,都有人生如梦的感觉。他的太太是一对孪生姐妹的姐姐,问起他如何区分妻子的姐妹俩,他只是微微一笑:“噢,那是她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不过,他的确是一个出色的海军军官。

伊400号的第一个指挥官,西格拉夫,在美国海军中大名鼎鼎,他曾经是陶托格号潜艇的艇长。珍珠港事变的时候,他居然想方设法在潜艇的舰桥上架上了一挺机枪,并打下来一架日本飞机!他是整个战争中第一个打下日本飞机的美国潜艇军官。他在战争中共击沉33,000吨,14艘敌舰船,包括矶波号和白云号两艘驱逐舰,还用水雷击沉了天雾号驱逐舰。这艘驱逐舰曾经在瓜岛撞沉了约翰.肯尼迪指挥的PT-109号鱼雷艇,差点干掉了这位有名的美国总统。用他指挥伊400号,似乎暗示了美国潜艇部队的一个轮回——从珍珠港到东京湾。

[责任编辑:王钻忠] 标签:潜水航空母舰 日军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