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艺谋:从文化启蒙到大众神话

2012年01月02日 19:38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方希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摘自张艺谋·图.述  方希·文 著 《张艺谋的作业》 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
 
    《红高粱》能代表个人精神和喜好
 
     张艺谋至今也觉得,《红高粱》是比较能代表个人精神和喜好的电影。90分钟的电影,完整地唱了三首歌,跳了两段舞,其中两首歌红遍全国。“有人说我拍商业电影是堕落,也许从这里,就应该看出我堕落的源头,”张艺谋说,“从伤痕文学、寻根文学,苦大仇深的思考氛围中过来之后,我本能地觉得应该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带有强烈的娱乐元素,我就觉得这样做电影好看。”
 
  今天消费文化占主流,就算最尖刻的批评者也需要承认。一个拍戏给大家看的导演,让他不考虑观众的变化,口味的变化,跑到红尘之外,俗念全消,思考人生,总结历史,这大概也是一种奢求。“皱着眉头思考的导演已经很多了,而且人家已经做得很好,我干吗非要去做?我能否做点不同的东西?这就是我的想法。”张艺谋说。
 
  《英雄》开了中国商业大片的先河,张艺谋的这部片子做得相当用心,直到今天,他依然觉得,里面有些镜头语言是创新的,可以留下来的。大概他也没有想到,会引起评论界这么大的反弹。很多评价相当尖刻,认为这部片子华丽、空洞,体现了张艺谋的宏大癖,以及精神世界的极度贫乏。更有人认为,李安的《卧虎藏龙》在奥斯卡成功之后,投机分子张艺谋赶紧凑上这个热闹,利用自己对欧美电影节的趣味了解,投西方所好,张艺谋的天才无可置疑,这透露了他“匠人的小聪明和农民的狡黠”。
 
  《英雄》在人民大会堂召开发布会,会上一位记者出言不逊,行为也表现出极大的挑衅和对主创人员的不屑。第二天,报纸上大大地登着《张艺谋终于怒了》:“如果这只是我的一部电影,就是大家把我骂死,我也不会反驳,因为我本来就是在骂声中成长的,但使我感到丢人的是,在那么多中国电影精英和几百海外媒体面前……那种不屑,那种要灭你、要砸你、要收拾你、要踩你、要臭你的敌意,只一瞥就够了。大家都看得很清楚,而我也相信,一个知识分子用了‘打架’这个词,他也绝不是口误……我因此觉得很难过、很对不起这些演员,对不起他们的心。”之后张艺谋在接受央视采访中,似乎迅速收回了火气,自我反省:“其实不用怒,我可能也有点小题大做了。”
 
  今天看商业电影,张艺谋依然不改初衷:“商业电影是什么?有一点基本的价值观,可能不登大雅之堂,谈不上让人警醒,让人思想冲击得想撞墙,商业电影主要的元素还是娱乐,好看。中国从来不缺艺术片导演,每年大大小小都能得一些奖,真正缺的是训练有素的商业电影导演。”
 
  做电影,不是写论文,不是专门搞思考,观赏性在任何时候不能放弃。“做电影就是夹带文化,文化是被夹带出去的,大家看了你这个电影,在愉悦和感动的同时,感受到了你夹带的文化,可能他都没有意识,这就是电影的价值。”张艺谋说,“你到网站上,要找潘石屹,得点击房地产,要找张艺谋,只能到娱乐频道。社会这么定位你,你只能在娱乐产品中,装进一点内涵。”
 
  张艺谋对社会人性的庸俗化一面非常理解,也并不轻视,这大概是他的接受哲学的一部分。任何一种文化产品,都没必要去光着身子全面迎合这种庸俗化,但假装看不见更不可能。制造者目下无尘孤标自傲,其实可以进山独自修炼,或者闭门创作,没有必要拉出排场搞电影,因为电影太费钱:“说句大套话,商业电影就是寓教于乐。电影人在作品中,正面消费文化的主流,有的放矢地融入你所要表达的思想含义和情感品位,反复给观众提供好的影片,慢慢的,民族电影的个性就会出来,观众的口味也会调整,就能对文化生活层面,有一点好的影响。说大了,这是一个电影人的责任,说小了,这是占据主流电影市场的必须。”
 
  相比较之下,艺术电影的大门倒是永远敞开,每年都有摘金夺银的新星出现,反倒是文化产业,如果缺乏一大批可以占据主流院线的年轻商业片导演,产业阵地就会失手。优秀的商业片能吸引大量观众一遍遍走进影院,文化夹带才有成功的可能。“好莱坞是靠商业和文化两大元素占领全世界的,年轻的商业片导演,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做出相当好看的商业电影,渗透你的文化价值观,你要是皱着眉头专讲文化,坦率说,好莱坞的东西会全面扫荡。观众就不是你的了。”张艺谋说。
 
    拍商业大片就是在趟地雷
 
  陈丹青评价第五代的商业电影:“第五代拍大片,无论如何推动中国电影的商业意识,大趋势对的。他们是先烈嘛!我不批评大片,中国大片的问题是推销方式,是扭曲的市场,大片本身没错,才刚开始拍,你指望他能怎样?”他开玩笑,张艺谋拍商业大片就是在趟地雷。
 
  “舆论界和整个文化精英阶层,大可不必打压和鄙视商业片创作,尤其是对年轻的导演。你老担心他走下道儿,没必要。一个能拍出一部好电影的导演,他还可能拍出好作品,不要着急,不要急于嘲讽和忧虑。”张艺谋说。不过对于年轻导演而言,这也是他们必经的严酷市场锻炼的一部分。张艺谋不怎么担心未来电影的文化走向,每个社会的需求都是阶段性的。那些既有号召力又有内涵的影片,一定会出现,整个市场逼都把你逼出来。“台湾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现在就已经出现了,完全不是早一些的侯孝贤、杨德昌、蔡明亮的气息,像《海角七号》、《艋舺》、《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高票房,有自己的味道。魏德圣、钮承泽、九把刀,这代年轻的导演,都起来了。所以,我们自己的文化人,也不要着急。”
 
  人看电影不是为了受教育,冲着好看去的,即使作为一个专业电影人,从心态上说,和一个普通观众没什么区别。现在张艺谋只要不外出拍片,也没有什么非去不可的应酬,经常会一气儿过十张碟。这是他的功课。工作室同事给他准备碟,他都要求把“先睹为快”类别的挑出来。所谓先睹为快,就是好看的,有意思的,有大明星的。不是每部“先睹为快”都值得看完,看了十分钟,不吸引人,退出来看别的。实在没有了,就看二把刀的好看的。直到好看的都看完,还不想看需要致敬的电影。“我作为一个还算勤奋用功的电影导演都这样,其他观众何尝不是如此?”
 
  有时候十张碟看两三个小时就看完了,根本不用关心和了解导演的背景,得过什么不得了的大奖。有的电影不知不觉看进去了,看完之后再找导演资料。才发现:“喔,原来是这个大导演拍的,原来是这个团队在做!”不过有时候大明星也不值得信赖,张艺谋很喜欢的一个演员,这些年老接大烂片。“这家伙让我很失望。”张艺谋说。
 
  相比《英雄》刚刚推出,张艺谋对舆论、对于精英的态度,要超然一些,也许有无奈的成分。他在2003年前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说:“我最在乎的是被人理解,不一定是赞扬,如果理解了你,怎么对你,你都会舒服。”这是情理之中的话,也是对那些劈头盖脸的批评一丝微弱的回应。今天他可能依然这么想,但不会这么说。
 
  张艺谋对自己电影的评价很苛刻,甚至苛刻甚于外部的评价,这也许跟他悲观主义的本性有关,从不提前设想美好,美好到了之后,还反复怀疑。活儿好不好,心里有数,有时候外部说不错,但心里知道哪儿有问题:“我也没必要跳起来自己灭自己,知道就好了,争取下次绕开。”
 
  伴随每一部电影,舆论界给他不同的标签。可以看出,张艺谋厌恶各种标签,包括听起来像好话的,也像棺材板上的钉子。他喜欢浓烈,也不拒绝清淡,拍商业大片,也拍散文化的电影,他愿意跟自己较劲,不限题材,只要有真正心动的剧本,就愿意尝试。“我得始终让自己有所期待。”张艺谋说。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张艺谋 红高粱 英雄 烂片 商业片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