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张艺谋谈自己遭遇“文化人批判”

2012年01月03日 20:1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方希

字号:T|T
0人参与0条评论打印转发

摘自张艺谋·图.述  方希·文 著 《张艺谋的作业》 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

文化人如果指一个群体的话,在张艺谋不同的态度里,指向的可能是不一样的人。说起黑泽明,张艺谋提到:“黑泽明在日本被人骂得厉害,被文化人,”停顿,脸上有意味深长的笑意,“后来老了,死了,文化人又开始说他好话,反正他也听不到了。”他并没有拿自己和黑泽明比的意思,这是他高度敬仰的人之一。上世纪50年代,黑泽明的《罗生门》在日本受到批评,“这是将日本的愚昧和倒退暴露给外国人看”。他的那点笑意,也许因为联想起了自己遭遇的丰富多彩的“文化人批判”。

张艺谋对能写书的人很钦佩,尤其是优秀的作家们。他跟作家接触很多,莫言、余华、格非、苏童、毕飞宇、刘恒、严歌苓等,早些年,他们的作品一出来,张艺谋第一时间跟他们谈,有的成了,有的没成。“我至今对书很肃然,对作家也是,人家能坐在屋子里,凭空出来那么复杂美妙的故事,很了不起。”

张艺谋跟刘恒合作过三部戏,《菊豆》、《秋菊打官司》、《金陵十三钗》。“没有人要求他,但刘恒会为剧本中的每个重要人物写小传,把这人祖宗八代写清楚,塑造成一个活生生的人。刘恒是我看到最严谨的有现实主义功底的作家,我们初次合作到现在,20年了,他一直如此。我很佩服他。”

电影表演也会要求演员写人物小传,根据剧本的表现想象,角色什么时候上的学,什么性格,什么家庭,塑造人物的一举一动就有根据。这是很好的传统。现在不了,不少演员上午一去片场就拍,下午拍完就走,赶奔下一个剧组。张艺谋说:“但是好演员还是很认真,他不一定写出人物小传,他会跟导演谈剧本中没有的人物历史,要做分析。”

一度法国高蒙公司想要拍《武则天》,时间比较紧,如果请一个作家的话,写上一年未必能成,张艺谋就在一两年的时间里,请了六个作家几乎同时写武则天。张艺谋给每个作家都说清楚,还有别人写,请谅解。付了作家一笔费用,只是算高蒙公司付给的电影版权费用,他们可以自由出书。作家们彼此都知道,也接受。最后六个都没成,高蒙公司对改编成电影没有信心,张艺谋也觉得有相当难度。这事儿黄了。

被媒体披露之后,文学界对张艺谋颇有微词:你在这儿选妃呢?你以为你是谁,让我们的六个作家同时给你写?张艺谋说:“我对书,对文字一直有敬畏,对作家尤其尊重。我在很多场合说过,导演的水平没有作家高,文化产业要发展,文学是母体,没有好的文学基础和文学群落,没有层出不穷的好的文学作品,影视想繁荣,门儿都没有。”

在张艺谋拍《红高粱》那个年代,文学繁荣,每年都有重磅炸弹,出色的小说被大家反复提起,还没说完,新的惊喜又来了。张艺谋说自己,只擅长借题发挥,不擅长白手起家。文学作品兴盛,像一个盛大的集市,作为厨师的张艺谋走在其中,感觉可以入菜的东西实在太多,只担心自己做不过来。他现在说起来还异常兴奋:“那时候,在《人民文学》、《十月》、《收获》这种杂志上登一篇小说,了不得!是大事。”

曾经有著名作家评价过,张艺谋这种从文学作品中找电影题材的办法是条死路。第五代导演一开始都是从小说改编,在这个阶段,文学母体的繁盛给了电影滋养。张艺谋之后的电影也都集中于小说的改编,他觉得没什么不好,只是他现在也需要接受优秀小说凋敝的事实。

张艺谋说:“我也有生存的问题。”这话听起来非常找骂,站着说话不腰疼。号召力、资金、团队都不缺,尤其是开幕式之后,不仅在国内,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有所提升。风光占尽、资源充足。张艺谋都这么说,其他导演怎么办?

“人们对我有两重误解,第一,好像我今天的影响力已经不愁作家跟我合作,不愁拿不到好剧本--当然不是!”好的小说有两种,一种是竞争者甚众,虽然也去跟人谈,但是你总不见得总是跑第一个,有些别人先拿走了。有的因为价格或者其他原因,没有拿下来。“严歌苓的小说只有梗概就能被买走,像刘恒这样优秀的作家、编剧也不是只跟我一个人合作。”每个人都有诸多选择。张艺谋偏爱有力量的作品,而这个时代这类作品少,和上世纪80年代没法比。还有一种小说,有力量,但是在今天的环境下,没法拍成电影。这是一个事实。“是事实你就只能接受。说你为什么不坚持的人,旁边说话特深刻的,才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来试试?拉着队伍,花着钱,拍了一个不能放给观众看的电影,可行吗?导演这行不是画家,不是作家,我先把作品放下,要不我就到国外出。电影影响力的开始是在影院,要有足够的观众。年轻的导演可以拍地下电影,我可能吗?就这么一张老脸?”张艺谋说。

“还有一重误解,有人好像觉得政策会给我网开一面。”张艺谋从破格录取上大学开始,就有了他是皇亲国戚的误会,开幕式之后,张艺谋做成了这么大一个工程,怎么也会在分寸上让点儿吧。“开玩笑!怎么可能?它是制度,不看人。你做了开幕式怎样了?你就算把全国所有这个式那个式全包了,拍电影你就是个导演,该遵守什么还遵守什么。”

文学不再具备当年的影响力,一部小说出来之后轰动全国,这种时代一去不复返。很多作家投身于影视创作,这行的投资大,发展空间也大,电视编剧的稿酬从一集五千到一集二十万,用的时间非常短。作家去做影视剧本创作,“没什么好指责的,文学进入商业社会,人家要提高生活质量,有什么不可以?”张艺谋说。

作家群落本来就不大,一时跟不上影视产业链飞速发展的巨大需求,加上大量的急就章,什么人都在上,新手、老手、巨匠、小混混都被拉到里头,鱼龙混杂。“但是不必担心,不必以一时一事论英雄。有的作家做了影视,只要他的实力在,也能积累,足够冷静和清醒,可能十年以后,就出来个杰作。就算网络小说,经过大浪淘沙,千锤百炼,也可能出现伟大的作品。一时的混乱和质量不整齐,不是哪个个人的问题,也不是搞个制度就能解决,是个必经的阶段。文学已经回到他的轨道中来。忙时吃干,闲时喝稀,娱乐时代算是闲时,兑点水,正常。”
 

[责任编辑:何可人] 标签:张艺谋 刘恒 金陵十三钗 严歌苓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分享到:
更多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