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三次台海危机:中国军事行动背后真正的政治意图

2012年10月14日 14:4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美]亨利·基辛格

对华关系已经到了关键时刻,美中两国最可能的选择就是中止高层接触,但这反而造成一个悖论,即在最需要的时候,双方却自愿放弃了处理危机的机制。苏联解体后,每一方都宣称与另一方保持友好关系,但为的不是寻求共同战略目标,而是找到一个代表合作的符号-尽管在这一时刻,合作实际上也不存在。

我抵达后不久,中国领导人用一个他们熟稔的微妙姿态,表明他们希望达成和平的结果。在美中协会的正式日程开始之前,我应邀去天津周恩来曾经就读的中学发表演讲。在一位外交部高官的陪同下,我在周恩来塑像旁拍照,介绍我的这位官员利用这个场合回忆起中美密切合作的高潮时期。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信号来自江泽民。在各方唇枪舌剑之中,我问江泽民,毛泽东说过台湾问题可等上100年,现在是否还算数。不行,江泽民回答。我问江泽民为什么不行,江泽民回答说:“毛主席这个话是23年前说的,现在只剩77年了。”

然而,双方1989年以来一直没有高层对话,也没有部长级访问,6年来仅有的高层讨论也只是在国际会议间隙或在联合国。让人费解的是,台湾海峡的军事博弈之后,迫在眉睫的问题自己变成了程序性问题,即如何安排领导人之间会晤的问题。

事情又回到了25年前秘密访问结束时的讨论,双方为谁邀请谁僵持不下。当时毛泽东提出的方案打破了僵局,即可以理解为双方都向对方发出了邀请。

国务卿克里斯托弗与中国外交部长在文莱的东盟会议上见面,也找到了类似的解决方案,回避了决定谁先走第一步的必要。克里斯托弗转达了美方在处理台湾高级官员访美以及邀请江泽民与总统会面等问题上的保证,还递交了一封至今尚未解密的表明美方意图的总统信函。

江泽民与克林顿于10月举行了会谈,但会面方式没有充分考虑中国的自尊。它既不是国事访问,也不在华盛顿,而是在纽约联合国庆祝成立五十周年的场合。克林顿在林肯中心会见了江泽民,还先后与参加联合国会议的其他主要国家高级领导人举行了类似会晤。中国在台湾海峡军事演习之后,国家主席访问华盛顿恐怕不会受到良好的接待。

在这种模棱两可、欲拒还迎的氛围中,1995年12月2日进行的台湾“立法院”选举让局势再次升温。北京在福建沿海开始了新一轮军事演习,海陆空三军联合行动,模拟在敌对领土上实施两栖登陆。同样咄咄逼人的心理战同步展开。12月“立法院”选举前一天,解放军宣布将于1996年3月,即台湾“总统”选举前夕,再进行一次演习。

随着选举临近,导弹射击演习击中台湾岛东北和东南部重要港口城市的附近海域。美国也作出反应,成为1971年缓和关系以来针对中国的最大军事集结。美国派出两个航空母舰战斗群,“尼米兹”号航空母舰以躲避“恶劣天气”为借口穿过台湾海峡。同时,华盛顿如履薄冰,向北京保证没有改变一个中国政策,还要警告台湾不得采取挑衅举动。

危急关头,华盛顿和北京认识到没有值得付诸武力的战争目标,也没有强行改变现实的条件。马德琳·奥尔布赖特说,中国“非常特别,中国太大,美国不能予以忽视,也很强硬,难以拥抱她;中国很难被左右,因为中国非常非常自豪”。对中国而言,美国太强大,难以胁迫,而且致力于与中国发展建设性关系,中国也需要这种关系。超级大国美国、充满活力的中国、全球化的世界,以及世界事务重心逐渐从大西洋向太平洋转移,都需要一个和平合作的中美关系。危机之后,中美关系显著改善。

正当美中关系开始走向以前的高点,又一场危机如夏日惊雷一样震撼了两国关系。科索沃战争本应成为美中关系的顶点,可是1999年5月,美国一架B-2轰炸机从密苏里起飞,摧毁了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抗议风暴席卷整个中国。学生与政府同仇敌忾,认为这再次证明美国不尊重中国的主权。江泽民称之为“蓄意挑衅”,他无所畏惧地说:“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不可欺的,伟大的中华民族是不可侮的,伟大的中国人民是永远不可战胜的!”

尽管已是深夜,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一得到通知,便要求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陪同她去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表达美国政府的遗憾。26然而,面对公众的情绪,江泽民觉得有义务表达自己的愤怒,但他之后也用那些话来平息民众(美国总统在人权问题上也是这样)。

中国义愤填膺,美国则声称必须压制中国。两种观念都反映了各自严肃的信念,也说明两国关系有对抗的潜力,双方有可能被现代外交政策的本质拖入世界各地的紧张事态中去。双方政府依然认为有必要进行合作,但他们不能控制两国相互撞击的方式。这是中美关系中尚未解决的挑战。

(本文摘自《论中国》一书)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基辛格 论中国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