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世纪婴儿

2012年11月08日 14:3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莫言

点击进入下一页

《生死疲劳》

莫言著  作家出版社2012年10月版

蓝解放和黄互助把开放的骨灰,背回那块已经坟墓连绵的土地,葬在了黄合作的坟墓旁边。在他们烧化、埋葬儿子的过程中,庞凤凰抱着猴子的尸体始终相随。她哀哀地哭着,花容憔悴,的确人见人怜。大家都是明白人,既然开放已死,也就不再说什么。那猴子的尸体已经发臭,在人们劝说下,她松了手,并提出了将猴尸埋在这块土地里的要求。我的朋友毫不犹豫地就答应了她。于是,在驴、牛、猪、狗的坟墓旁边,又多了一个猴墓。在如何安顿庞凤凰的问题上,我的朋友颇感为难,于是便聚集了两家人一起商量。常天红一言不发,黄互助也有口难言。还是宝凤说:

“改革,你去把她找来,听听她自己有什么打算吧。毕竟是从咱家土炕上走出去的孩子,她需要什么,咱都会帮她,砸锅卖铁也要帮她。”

改革回来说,她已经走了。

时问如水,往前流淌,转眼就到了2000年底。在这新千年即将开端之际,高密县城一片喜庆景象。家家张灯,户户结彩,车站广场和天花广场上,都竖起了高大的电子倒计时屏幕,广场的边上,还站着高价雇请来的焰火手,准备在那新旧交替的时刻,让灿烂的礼花照亮夜空。

傍晚时分,下起雪来。雪花在五彩的灯光里飞舞,使夜景更加美好。全城的人几乎都走出了家门,有的奔天花广场,有的奔车站广场,有的在同样灯火辉煌的人民大道上徜徉。

我的朋友和黄互助没有出门,容我插叙一句:他们始终没去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对这样两个人,确实也没有这个必要了。他们包了饺子,在大门口挂上了两盏红灯笼,玻璃窗上贴满了黄互助亲手剪的窗花。死去的人难再活,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哭着是活,笑着也是活。这是我的朋友经常对他的老伴儿说的话。他们吃了饺子,看了一会儿电视,便按照惯例,用做爱来悼念死者。先梳头,后做爱。这个过程,大家都很熟悉,不需重复。我要说的是:在他们悲欣交集的时刻,黄互助猛地翻过身来,搂住了我的朋友,她说:

“从今天开始,我们做人吧……”

他们的泪水,把对方的脸都濡湿了。

就在深夜十一点钟,他们昏昏欲睡的时刻,一个电话惊醒了他们。电话是从车站广场旅馆打来的。一个女人的声音告诉他们,说他们的儿媳妇在地下室101房间里即将分娩,情况危急。他们愣了半天,才明白这即将分娩者,也许就是那失踪日久的庞凤凰。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莫言 生死疲劳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