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上海城市叙述中的独特符号:上海名妓

2012年12月20日 14:40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美]叶凯蒂

《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1850-1910》

[美]叶凯蒂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1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上海赛马盛事每年分春秋两季进行,1899年春赛期间,《游戏报》有这么一则报道:

昨日为赛马第二日,游人较第一日为盛,而各校书尤无不靓妆艳服驰骋于洋场十里间,足以游目骋怀,洵足乐也。

计是日林黛玉蓝缎珠边衫,坐四轮黑马车,马夫灰色绉纱短黑边草帽。陆兰芬湖色珠边衫,坐黑皮篷,马夫竹布号衣黑背心草帽。金小宝白地黑蝶花衣,坐黄色红轮马车,马夫湖色绸号衣黑边草帽。张书玉蓝珠边衫坐黑皮篷马车,同坐者为顾,穿月白珠边衣,马夫各戴黑线凉帽穿鸭蛋色号衣。

这则报道详细地描写了前来看赛马的海上名妓,她们乘着宝马香车,在服饰和车骑上争奇斗艳,竞相展示时髦与豪奢,连她们的马夫也穿戴整齐,加入到了“秀场”之中。在19世纪末的上海,林黛玉、陆兰芬、金小宝和张书玉是第一流的名妓,她们的名字就是风尚和声望的象征。作为时尚风向标和公众人物,制造轰动就是她们的职责。

从很多方面来看,上面这个场景都非同一般。首先,上海的名妓可以十分高调地在租界招摇,再者,有关她们新发展起来的娱乐业以及她们在公共场所的一系列活动,居然报道于那时刚刚兴起的娱乐小报上,报道的口气就好像她们是上海的头面人物和主要风景。即使从大的历史层面来看,她们出现在公众前的姿态也的确令人惊讶。在大清帝国的其他任何地方,甚至帝都北京,女性几乎完全不准参与公共娱乐活动,妓女也不例外。所有女性都被排斥在公共空间之外。相比之下,这些光天化日之下乘马车参加时尚盛会的上海名妓就更不寻常了。

那么,为什么这些上海名妓可以随心所欲地展示她们的新行头?这需要什么社会条件?作为在公众场合抛头露面的女性,她们不但没有招来轻视,反而取代了后宫佳丽成为时尚先锋,这一切是怎么做到的?以前在其他城市里,妓女对女性时尚和社会行为也产生过重大影响,例如唐代的长安(618-907)、明代的南京(1368-1644)、文艺复兴时期的威尼斯(1420-1600)、幕府时期的江户(1603-1867)以及第二帝国时期的巴黎(1852-1870)。但是,妓女在其他地方所具有的重大影响力,并不能解释为何当时上海名妓的曝光率如此之高,对大众品位的影响力如此之大,甚至震撼了城里的达官贵人。

自1870年代开始,上海的报纸作为一种新的大众传播媒介慢慢从租界发展起来,晚清的名妓们也借报纸之力,树立了第一代“现代职业妇女”的形象,率先摆出了都会女性的姿态。她们的这些行为,从很多方面影响了后来民国时代上海市民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

本研究的目标是进一步阐释19世纪晚期上海租界内的娱乐文化,正如上述场景所体现的,这是一种商业驱动的新兴文化;它在巨大的时代变迁中所发挥的作用也是本研究考察的内容。我们要研究的三位主角便是城市、名妓和作为新阶级出现的城市知识分子,后者大多数都是中国的第一代记者。租界提供了市民文化、制度和法律环境,以及发展新的城市娱乐所需的经济基础。上海名妓则是一支最大胆的力量,推动着传统文化和社会价值观念的变革。她们把西方的物质器具引入到奢侈、休闲和欢愉的世界中来,这些新玩意儿使她们的生活方式不复从前的低贱,反倒令人艳羡;她们对公共领域的谋求也有助于我们勾勒上海城市文化的轮廓。紧随其后的是文人群体,他们大多来自周边富庶的江南地区,在上海变成了第一代城市知识分子,重新定义了自己的社会地位。他们供职于发达的新闻出版业与教育业,是摩登时代的“形象制造者”(image maker)。上海城市文化在很大程度上都与“形象”和“形象制造”有关,对当时的人来说,上海的新事物让人既惊且喜。为了调和这种矛盾,在对这座城市的叙述中人们找到了一个相应的符号,那就是租界独特的产物--上海名妓。

(节选自《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叶凯蒂 上海名妓 城市娱乐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