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晚清绣像小说中的上海名妓形象

2012年12月20日 18:19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美]叶凯蒂

点击进入下一页

《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1850-1910》

[美]叶凯蒂 著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2年1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吹捧上海名妓的不只是娱乐小报,还有许多小说也加入到了这个行列;大部分小说都在小报上连载过。在中国文学中,名妓一直享有崇高的地位,她是唐诗和传奇中重要的文学人物,在戏剧和小说中也继续扮演着这个角色。这些文学作品开掘了妓女身上丰富的潜力,处理了各种道德和情感主题。她可能如同6世纪的诗妓苏小小一样忠于爱情,不循常规,这一点常常为唐代大诗人所赞颂;也可能感情强烈,唐传奇中复仇的霍小玉堪为代表;她可能感情深沉品格高洁,就像晚明时期冯梦龙笔下的杜十娘一样;或者像孔尚任在著名的《桃花扇》中根据史实塑造的名妓李香君,对衰落的明王朝和复社名士忠贞不渝。在这个过程中,名妓成了中国文学和传说中的传统角色,她的主要性格特点是“多情”、聪明、勇敢、明智。她是“奇女子”,是“千古女侠”。尽管在施耐庵的《水浒传》、笑笑生的《金瓶梅》等传统小说里,名妓(更准确地说,普通妓女)常被当作反面人物来表现,但她们从来都不是其中的主角。

用文学术语来说,名妓的角色和生活状态为作者提供了许多独特的选择。她与各种可能性相抵牾,又提供了一系列的可能性。她所遭遇的各种矛盾、窘境和选择,是良家深闺之中的女子无法体验的。她在主流社会中的边缘位置成了一种文学财富,使作家得以把她和“奇”联系起来,考察她非同寻常的环境和行动。作为一个充满活力又行为乖张的角色,名妓给文学带来了特别的艺术刺激。

19世纪末,一批小说以新式的上海名妓为主角,打破了名妓这种正面的“奇”的形象。这些名妓不伟大,不浪漫,不感伤,也不理想主义。这些小说以高度现实主义的笔触刻画了精明狡猾,有时不讲道德,永远都工于算计的妓女们,她们的眼中只有生意、权力欲和自我满足。这些小说写的是名妓群像,每个名妓都在这个群体中来刻画,她们的个性也在互相对比中得以显扬。最后读者们看到的是完全商业化的娱乐圈中一群倔强的女子。最早的可能是姚燮写于1850年代的《苦海航乐府》,刻画了上海老城厢青楼内部的工作方式。邗上蒙人描写扬州妓女的晚清小说《风月梦》初版于1884年,被视为这股文学潮流在小说中最早的体现。它也没有用理想化的手法去描写扬州妓女,Patrick Hanan认为它是最早的中国城市小说。不过,我们在晚清上海狎邪小说的中心吃惊地发现了另一个新角色——上海自身。上海不再只是像在《风月梦》里那样,充当故事发生的场所和背景,它也是小说中积极的演员。名妓对上海的认同,她们在上海的生活方式、行为举止、价值观念和日常活动,都是这些小说框架中主要的部分;上海名妓被当作了这个城市独特的杰作,对她的描写绝大多数都和上海有关。

在这些全新的城市小说中,城市自己最终作为“奇”脱颖而出。它成了不出场的主体,名妓就像中介一样向读者揭开它的面纱,带领着他们体会它的不同侧面和内部机制。名妓和城市在文学中互相涵括,互为表征。

(节选自《上海·爱:名妓、知识分子和娱乐文化》,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上海名妓 晚清绣像小说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 社会
  • 娱乐
  • 生活
  • 探索
  • 历史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