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第五十九回 西门庆摔死雪狮子 李瓶儿痛哭官哥儿

2013年02月19日 10:0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明)兰陵笑笑生 著;刘心武 评点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书名:《刘心武评点<金瓶梅>》

作者:兰陵笑笑生 著;刘心武 评点

出版社:漓江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11月

日落水流西复东,春风不尽折何穷。

巫娥庙里低含雨,宋玉门前斜带风。

莫将榆荚共争翠,深感杏花相映红。

灞上汉南千万树,几人游宦别离中。

话说孟玉楼和潘金莲,在门首打发磨镜叟去了。忽见从东一人,带着大帽眼纱,骑着骡子走得甚急,径到门首下来。慌的两个妇人,往后走不迭。落后揭开眼纱,却是韩伙计来家了。平安忙问道:“货车到了不曾?”韩道国道:“货车进城了。禀问老爹,卸在那里?”平安道:“爹不在家,往周爷府里吃酒去了。收拾了,交卸在对门楼上哩!你老人家请进里边去。”不一时,陈经济出来,陪韩道国入后边见了月娘。出来厅上,拂去尘土,把行李搭连教王经送到家去。月娘一面打发出饭来,与他吃了。不一时,货车才到。经济拿钥匙开了那边楼上门,就有卸车的小脚子,领筹搬运货,一箱箱堆卸在楼上。十大车段货,连家用酒米,直卸到掌灯时分。崔本也来帮扶照管。堆卸完毕,查数锁门,贴上封皮,打发小脚钱出门。(刘心武评点:巨贾景象。)

早有玳安往守备府报西门庆去了。西门庆听见家中卸货,吃了几钟酒,约掌灯以后就来家。韩伙计等着见了,在厅上坐的,悉把前后往回事说了一遍。西门庆因问:“钱老爹书下了,也见些分上不曾?”韩道国道:“全是钱老爹这封书,十车货少使了许多税钱。小人把段箱两箱并一箱,三停只报了两停,都当茶叶、马牙香柜上税过来了。通共十大车货,只纳了三十两五钱钞银子。老爹接了报单,也没差巡拦下来查点,就把车喝过来了。”(刘心武评点:受贿的真能枉法,偷税的真会作假。)西门庆听言,满心欢喜,因说:“到明日,少不的重重买一分礼,谢那钱老爹。”(刘心武评点:乐得再“补贿”税官枉法,到了逃税者都“过意不去”的地步。吏治腐败,一至于此!)于是分付陈经济:“陪韩伙计、崔大哥坐。”后边拿菜出来,留吃了一回酒,方才各散回家。

王六儿听见韩道国来了,王经替他驼行李、搭连来家,连忙接了行李,因问:“你姐夫来了么?”王经道:“俺姐夫看着卸行李,还等见爹才来哩!”这妇人分付丫头春香、锦儿伺候下好茶好饭。等的晚上韩道国到家,拜了家堂,脱了衣裳,净了面目,夫妻二人各诉离情一遍。

韩道国悉把买卖得意一节告诉老婆,老婆又见搭连内沉沉重重,许多银两,因问他。替己又带了一二百两货物酒米,卸在门前店里,漫漫发卖了银子来家。老婆满心欢喜,道:“我听见王经说,又寻了个甘伙计做卖手,咱每和崔大哥与他同分利钱使,这个又好了。到出月开铺子。”韩道国道:“这里使着了人做卖手。南边不少个人立庄置货,老爹已定还裁派我去。”老婆道:“你看货才料,自古能者多劳。你看不会做买卖,那老爹托你么?常言:不将辛苦意,难得世人财。你外边走上三年,——你若懒得去,等我对老爹说了,教姓甘的和保官儿打外,你便在家卖货就是了。”韩道国道:“外边走熟了。也罢了。”老婆道:“可又来,你先生迷了路,在家也是闲!”(刘心武评点:王六儿对西门庆是卖身不卖夫。)说毕,摆上酒来,夫妇二人饮了几杯阔别之酒,收拾就寝。是夜欢娱无度,不必用说。(刘心武评点:王六儿与夫君自有其想必是非变态的性生活。)

次日却是八月初一日,韩道国早到,西门庆教同崔本、甘伙计在房子内,看着收卸砖瓦木石,收拾装修土库。不在话下。

却说西门庆见卸货物,家中无事,忽然心中想起要往郑爱月儿家去,暗暗使玳安儿送了三两银子、一套纱衣服与他。郑家鸨子听见西门老爹来请他家姐儿,如天上落下来的一般,连忙收了礼物,没口子向玳安道:“你多顶上老爹,就说他姐儿两个都在家里伺候老爹,请老爹早些儿下降。”玳安走来家中书房内回了西门庆话。西门庆约午后时分,分付玳安收拾着凉轿。头上戴着坡巾,身上穿青纬罗暗补子直身,粉底皂靴,先走在房子看了一回装修土库。然后起身,坐上凉轿,放下斑竹帘来。琴童、玳安跟随,留王经在家;止着春鸿背着直袋,径往院中郑月儿家来。(刘心武评点:玩腻妇人,又思雏妓。)正是:

天仙机上整香罗,入手先拖雪一窝。

不独桃源能问渡,却来月窟伴嫦娥。

却说郑爱香儿头戴着银丝髻、梅花钿儿,周围金累丝簪儿,打扮的粉面油头,花容月貌;上着藕丝裳,下着湘纹裙。见西门庆到,笑吟吟在半门里首迎接进去。到于明间客位,道了万福。西门庆坐下,就分付小厮琴童:“把轿回了家去,晚夕骑马来接。”琴童跟轿家去不题。止留玳安和春鸿两个伺候。

良久,只见鸨子出来拜见,说道:“外日姐儿在宅内多有打搅。老爹家中闷的慌,来这里自恁散心走走罢了。如何多计较,又见赐将礼来?又多谢与姐儿的衣服。”西门庆道:“我那日叫他,怎的不去?只认王皇亲家了?”鸨子道:“俺每如今还怪董娇儿和李桂儿。不知是老爹生日叫唱,他每都有了礼;只俺每姐儿没有。若早知时,已定不答应王皇亲家唱,先往老爹宅里去了。老爹那里叫唱在后,咱姐儿才待收拾起身。只见王家人来,把姐儿的衣包拿的去。落后老爹那里又差了人来。他哥子郑奉又说:‘你若不去,一时老爹动意,怒了。’慌的老身背着王家人,连忙撺掇姐儿,打后门起身上轿去了。”西门庆道:“先日,我在他夏老爹家酒席上,已定下他了。他若那日不去,我不消说的就恼了。怎的他那日不言不语,不做喜欢,端的是怎的说?”鸨子道:“小行货子家,自从梳弄了,那里好生出去供唱去!到老爹宅内,见人多,不知唬的怎样的!他从小是恁不出语,娇养惯了。你看,甚时候才起来!老身该催促了几遍,说:‘老爹今日来,你早些起来收拾了罢。’他不依,还睡到这咱晚。”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刘心武 金瓶梅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