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政治的稳定和活力是否可以兼得?

2013年03月01日 16:5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二、贾谊陷入虎狼之境

很多人知道,贾谊(前200-前168)是被自己的眼泪泡死的;但很少人知道,他是被自己的悖论套死的。

他有两篇雄文,华语世界受过点教育的,即使未读过,也可能听说过:一篇是《过秦论》,另一篇是《治安策》。让人惊讶的是,他前一篇文章所赞成的,正是他后一篇文章所反对的;反过来亦然。似乎他左手写了一篇文章,右手写了另一篇文章,左右两手互搏,前后两文打架。他在前一篇文章里挖了一个坑,就在后一篇文章里自己掉了进去,一直到他被自己的眼泪淹死,都没能爬得出来。

在《过秦论》里,他认为秦帝国灭亡的一条祸根是中央集权,没有“裂地分民以封功臣之后”,也就是说,没有搞分封制,意思是说,秦帝国只有脑袋,没有身子;在《治安策》里,他反过来认为,汉王朝为自己埋下的祸根就是“中央不集权,搞了分封制”,“汉帝国下半身浮肿,脚趾头比腿粗,腿比腰粗”。但遗憾的是,他没有体验过比汉帝国下半身浮肿更可怕的病症,比如全国老百姓全身浮肿的历史时期。

为了叙述方便,我们把《过秦论》的论述主题--秦帝国单一郡县制中央集权,称为“高压”政治;把《治安策》的论述主题之一--汉王朝前后分封异姓、同姓诸侯王的地方坐大,称为“负压”政治。如此,则可以这样表述贾谊最主要的政治思想:高压要不得,负压也要不得。什么要得?调压要得。什么是调压?调压就是给负压政治加压,给高压政治减压。

贾谊比他同时代人,甚至比他的思想继承人(晁错、主父偃和汉文帝)高明的地方在于,他更知道政治压力的变化是相对的--地方权力减少一分,等于中央权力增加两分;反之亦然。因此,在为负压政治加压的同时,就要考虑减压的反制措施,否则负压政治很快会转变为高压政治,秦始皇汉武帝失之于此;在为高压政治减压时,也要考虑到加压的反制措施,否则,高压政治也会转变为低压政治,汉高祖刘邦虑不及此,故而矫秦过正。

贾谊给汉文帝的政策建议,既有增压措施,也有减压措施。增压措施记载在他的《治安策》里,减压措施记载在《史记》和《汉书》里。

贾谊的增压法,就是为浮肿的汉帝国下半身消肿,当然不是喝绿豆汤或吃硭硝,而是施行类似今天公司操作中的“公司分立”和“股权拆细”的方法。按照贾谊的奏折,要区分两类王国。一类是地多子孙也多的王国,对它们要双管齐下--“公司拆分”加“股权拆细”。“公司拆分”就是“割地定制,令齐、赵、楚各为若干国”,把一个大的王国分成几个小的王国;“股权拆细”就是把一个王国里的封地瓜分给子孙,分完为止,一个大股东就变成了若干小股东。这是按人头分股份和帽子。

另一类是地多子孙少的王国,对它们可以采取“股权悬空”或“开设空头账户”的办法,虚设国号,把从大国割出来的土地置其虚名下,等到国王的子孙繁衍出来了,就将土地封给他们。这是分好股份和帽子等人头。

这样做的结果,会造就一种什么样的政治呢?是某种更好的政治吗?它既有别于患大头症的秦帝国式的高压政治,也有别于患下身浮肿病的汉初低压政治吗?贾谊没有说,但他做了。他建议汉文帝,让所有享有“食邑”,但在朝廷执政的“列侯”,统统回自己的封地。此建议可能的政策后果,是进一步削弱中央集权,因为:第一,京城列侯要回的是汉地,而非其他诸侯王的封地;第二,京城列侯大多是开国元勋,有的还在相位,如绛侯周勃,或在公卿之位(相当于政治局常委),如颍阴侯灌婴,他们“就国”,是“告老还乡”的别名。因为前一条,地方分权将加强;因为后一条,中央控制权将削弱。

既然认为整个帝国尾大不掉,为什么还要进一步切削脑袋呢?这看起来是贾谊的另一个悖论;但实际上,这是他拆分诸侯国的反制措施。或许在贾谊看来,如果按他的“消肿”处方抓药,诸侯王势力突然崩解,中央权力相对膨胀,帝国会头重脚轻,搞不好会摔跤。豆剖地方的同时,紧缩中央,这是一种平衡。

出乎他意料的是,列侯“上山下乡”得到了文帝相当彻底的实施,连丞相周勃都“回乡”了;但文帝却当不了庖丁,不忍向诸侯国的群“牛”下刀,只是在贾谊哭死自己后,作为一项悼念活动,文帝分齐文王的遗产为6国,分淮南为3国,给各自死去国王的子侄继承。结果,中央政府更加羸弱,地方王国更加嚣张,终于酿成景帝时七国之乱。

这好比是“前怕狼,后怕虎”。前怕狼,秦始皇高度集权的“高压政治”之狼;后怕虎,汉文帝时地方坐大的“低压政治”之虎。那么,贾谊想要的理想政治是什么呢?是终于当了“庖丁”的武帝治下的汉帝国么?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政治 活力 稳定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