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在规模压力下国家产生的四大强迫性偏好

2013年03月01日 18:11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四、《胤征》:夏朝的“北京时间”

茫茫天地间有座山,名叫“天台”。天台山东南边有片海,海水从南面泻进来,形成一片海湾。遥远的海岸那边,有条河叫“甘水”。海与河之间,有个国家叫“羲和国”。在甘水的源头,有深潭,一个美女,怀中抱着一个太阳宝宝,正在给他洗澡。这个美女名叫“羲和”,她是上帝的妻子——太阳女神,为上帝一共生了十个太阳小子。

这是关于羲和的一个神话传说。神话传说到了历史传说里,有了变异:第一,性别变了,女性变成了掌管国家天文历法的男性;第二,一个变成多个,至少是“羲”与“和”两个;第三,个体变成群体,变成两个氏族;第四,天神变成国家敌人。

值得说说的是第四点:夏朝早期仲康帝讨伐羲族与和族事件,史称“胤征羲和”事件。大概是由于帝禹建立的中央集权体制获得的贡赋太多,让权力含糖量太高,腐蚀了其后代的牙齿;也大概是由于他的儿子帝启,在击败挑战者部落有扈氏后,自我感觉太好,坐稳帝位的夏后启骄奢淫逸,“荒于音乐和饮食”,给子孙开了个坏头。他的儿子太康更是荒淫无度,觉得宫殿已经太小,要让天地成为他的大游乐场,于是,一出宫,常常百日不归。44你是只小鹊,父辈留给你个挺好的巢,可是你不待在巢里,有只叫“后羿”的鸠,垂涎这个巢好久了。据说,有一次,太康到洛水南岸寻欢,乐不思返,老百姓都心怀不满。后羿觉得机会来了,派兵把太康堵在黄河北岸,不让他回宫,自己鸠占鹊巢,篡了位,但没有改朝。帝太康郁闷死了,傀儡帝位传给了他的弟弟仲康。

根据《史记》的说法,帝仲康时,掌管国家天文历法的是羲、和两个部族,他们沉湎酒色,玩忽职守,不好好制定历法,经常把日历时辰弄错,朝廷派胤氏部族首领前往征讨,《胤征》这篇古文,就是为此而作的。而按照《夏书·胤征》的说法,羲氏、和氏被讨伐,是因为发生日食时,他们没有预警,甚至事发时,自己还不知道。无论哪种说法,听上去都有点像欲加之罪。于是有人,比如苏轼,就猜测:羲、和二部族不能接受后羿的窃国行径,获罪于后羿,后羿假借仲康名义讨伐他们。

如果苏轼的这个说法成立,“胤征羲和”事件,就是后羿窃用天子之命,叛夏伐异,乃乱臣贼子所为,那么,孔子为什么要把《胤征》列入儒家经典以让后世效法?《书经集传》的作者蔡沈打了一个圆场,说《胤征》既然说仲康“肇位四海”,还说命令胤侯出征,表明帝仲康还能令行禁止,所以值得嘉许。这种说法,有点像儿戏。难道历史上所有挟天子以令诸侯的行径,不都是以傀儡君主的名义颁布圣旨去干的吗?

孔子不可能看不到这一层,也不可能嘉许此类做法,那么,他到底看中了《胤征》的什么呢?——是这篇文献所体现的时间上的“大一统”观念。这个观念,他非常看重,并且自己修撰的儒家经典著作《春秋》开宗明义就点了题:“春,王正月。”《春秋公羊传》的作者嫌这四个字太简约,解释说:“春”,就是一年的开头;“王正月”,就是“大一统也”。

整篇《胤征》,要维护的,就是“王正月”。表面上,说羲、和部族所犯的重罪,是既没有预知又没有报告日食,是自己找死。然而,实际上是想说:真正的罪过,是把天文历法搞乱了,不合天时——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星宿将到达什么位置,所以才不能预测日食,罪不容诛。按照夏朝国家“宪法”(《政典》),司掌天文历法的官员所命名的年月日时,要正当“天时”,不能先,也不能后。比如,你不能把正确的正月初一搞成初二,这是“先时”;也不能把正月初二定为正月初一,这是“不及时”。先时、不及时,都要杀头,且不许特赦。

事情为什么这么严重?因为这涉及刚刚建立的华夏国家在时间上的统一性。如果说《夏书·禹贡》维护的是国家空间上的统一性,那么,《夏书·胤征》维护的就是国家时间上的统一性。后羿篡权,乱的是政;羲、和失职,乱的是时。也许在孔子看来:政乱,涉及谁做主,乱的是国事;时乱,涉及有没有主,乱的是国本。

从“王天下”意义上,可以把《胤征》看成是《诗经·小雅·北山之什》的姊妹篇。《诗经·小雅·北山之什》说“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胤征》的意思则是说:“甲子乙卯,莫非王时。”什么叫“王时”?就是国家标准时间,即今天的“北京时间”。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四大偏好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