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龙袍:“神-圣-王”三位一体权威体系的建立

2013年03月01日 19:5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

作者:吴稼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在先秦,“龙”的宗教内涵是“神”,这被神话传说和文学作品所渲染;“龙”的哲学基础是“圣”,这被经典中的经典《周易》及儒道两家创始人所论说;“龙”的政治意义是“王”,这被许多政治文献尤其是三礼(《周礼》,《礼记》、《仪礼》)所规定。

作为“神”的龙,说的是“天体”。龙本身就是神(比如在《山海经》里),或者,龙是神的化身,如同天鹅是宙斯的化身。只是这层意思在先秦文献里并没有得到充分发挥,但在《高祖本纪》里却说得很清楚:刘媪梦到与神交,且其丈夫看到她与龙配——这就强烈暗示:龙和神是一体的,神借龙的形体才可以显现并作为。

作为“圣”的龙,说的是“境界”。圣,是一个行为体在精神和行为能力上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这个最高境界,可以是单项的,也可以是全能的。在孟子看来,伊尹达到了任事方面的最高境界(“圣之任者也”),伯夷达到了道德情操方面的最高境界(“圣之清者也”);柳下惠在自我修养上到达了最高境界(“圣之和者也”);那么孔子呢?孔子,是“龙”,在一切方面都达到了最高境界。但即便是龙,也不能乱动,要应时而动,所以,在《周易》里,“龙”有时“勿用”,有时“在田”,有时“飞天”,有时“有悔”。而孟子说孔子是“圣之时者也”,其意思应该是说孔子是“集大成”或者说是“全天候”的圣人,他可以在任何时候做任何时势所要求他做的事情,并能做到最好。

作为“王”的龙,说的号“传种”。既然龙既“神”且“圣”,假如它借人类的母体“传种”为人,那这个人和他的后代就是“龙种”,自然君临天下。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从天上到人间的链条:神-龙-天子。

虽然从先秦文献里,可以描绘出“神-龙-天子”的链条,但从未有任何一个“天子”家族与这个链条发生固定联系,换句话说,没有哪个帝系或王族声称自己是当时唯一的龙种。伏羲部族没有做到,因为“龙”是部族成员共同分享的图腾;夏部族也没有做到,虽然它的帝王驾崩时经常被形容为化龙而去,但从未说自已来自龙胎,更经常地被说成别的动物,比如“熊”、“鱼”;周族在得天下后,努力在葬礼和祭礼上独占龙的图案,但也从未成功地将其先祖从“巨人”种改成“巨龙”种;而秦族在这方面,更是毫无建树。这就为刘邦的广告创意留下了空间:继承龙的神圣想像,做独占龙种的开山鼻祖。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神龙权威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