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封建“兼天下”:大道与王道的B版

2013年03月01日 20:25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

作者:吴稼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现在可以给出西周天下体制一个模式化描述:弱中央双层多中心治理。弱中央,指的是中央政府可直接支配的资源少于地方,以及对最高权力的自我贬抑;双层,指的是最高权力层(即中央层)和次一级权力层(即地方层)。

地方层多中心治理的制度安排,就是分封。从“图9-1西周诸侯表”上看,75国中,周武王所封的有50个,占大多数;其次是周公东征后分封的,18个;剩下7个是其它时期封的(或不知道何时封的)。如果不把黄帝后裔等久远的姬姓算在内,75国中,周王室直系姬姓封国44个,占58%,并没有荀子说得那么多(53个),其他31个,占42%。此外,有11个封国在京畿之内,其中,宗周畿内5个,成周畿内6个。成周6个畿内封国中,还有两个是非姬姓的:一个是尹国,姞姓;另一个是温国,己姓。每一个诸侯国,就是一个地方治理中心。显然,当时可考的地方治理中心有75个,比当今美国的州(50个)还多,另外,还有至少55个有待进一步考证。

所谓分封,就是周王给王室成员、贵族和功臣等划分领地,领地的领主被称为诸侯。连同领地一起划分的,还有土地上的氏族部落成员、前朝遗民等,以及支配和管理这方土地和人民的权力。领地并非飞去来器,扔出去还会飞回来,而是从国王手里飞走的小鸟,虽然还在周家天下的园子里,但对于中央政府,一次性丧失了三样东西:对诸侯领地的直接支配权和受益权(除了每年或每几年接受诸侯进贡的礼品)、对领主的更换权(领主世袭)以及对诸侯军队的直接指挥权。

这样,中央政府的实力,只取决于自己王畿的大小。西周王畿分为东西两个部分,西部王畿在西都镐京周围,东部王畿在东都成周周围。王畿多大呢?根据《逸周书o作洛解》,东部成周王畿600里见方,加上西部王畿一共1000里见方,总共约2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公爵和侯爵封地(方100里)39的100倍(0.25万平方公里)。看上去还蛮大的;但是,当时周王朝全部可治理的土地多少呢?东西从西犬丘到东夷约1400公里,南北从燕到越约1300公里,总面积为182万平方公里。因此,中央政府直接控制的王畿,也只有全国的八分之一,虽然当时是最大的,也只是相对控股,股权比例只有13.7%。

中央股如此少了,武王和周公还怕它过分集权,更进一步拆细,变成东西两家并列的中央控股“公司”。“公司”设立时,东部控股公司总裁是周公,西部控股公司总裁是召公,“董事长”当然是周成王。此外,25万平方公里的领地,还要进一步拆细,毕竟周、召、单、温等11国都封在王畿内。

那么,周王室靠什么来控制王畿以外的诸侯呢?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法制度。这个制度的核心,是大一统和大居正。世袭,就是大一统。世袭有父子相继和兄终弟及两种体制。殷商权力继承杂用两者,导致混乱。西周确立的是嫡长子继承制,这就是大居正。天子的法定继承人,是其嫡长子,奉祀始祖,叫大宗。大宗有一世、二世、三世……大宗的同母弟与庶兄弟,一般都会被封为诸侯,叫小宗。作为诸侯的小宗,也是其嫡长子法定继承其权位。继承了侯位的嫡长子,是诸侯这个层次上的大宗,他的同母弟与庶兄弟,会被封为卿大夫,均为小宗,但在本族里,也是大宗。

这种体制,很像是俄罗斯套娃,每个诸侯是一套套娃,大宗套在外面,小宗在里面。天子呢,是最大的宗,套所有的诸侯。在天子之下,是两套,东部套娃的大宗是周公,西部套娃的大宗是召公。那些非姬姓的诸侯呢,相当于天子的“干儿子”。其中,在东部的,相当于周公的“干侄子”,在西部的,相当于召公的“干侄子”,各自对天子和二公履行儿子和侄子的义务。这就是英国法学家梅因所谓的古代法“法律拟制”。拟制的意思是:把原本不同的身份按相同的身份看待,在这个场合,就是“血亲拟制”,把非血缘关系视同血缘关系,被称为“收养的拟制”,准许当事人为地产(领地)与领主或天子发生血缘关系。按周礼,同姓伯爵大国,是“伯父”,异姓伯爵大国,是“伯舅”;同姓小邦,是“叔父”,异姓小邦,是“叔舅”。

这种体制,被荀子称为天下“兼制”或称为“兼天下”,与“专制”相对;其天子或中央首脑,被称为天下“共主”,与“皇帝”相对。理解了套娃结构,就可以理解“共主”的含义。如果共主指的是天子,天子不过是一个从小到大的家族联盟的盟主。譬如鸡蛋,其核心部分的蛋黄,是嫡系亲属;稍外层的蛋白,是旁系亲属;最外层的蛋壳,是无血缘关系的拟制亲属。“鸡蛋”就是我们通常所谓的“国家主权”,“共主”的含义是“主权分享”,“皇帝”的含义是“主权独有”。

把“共主”与西周王朝之外的任何君主相提并论,都是一个错误,它只与“王”有关。中国政治史上,所有的天下统治者们,不是称“皇”,就是称“帝”,秦以后,更是并称“皇帝”,而只有周朝的天子们称“王”。这绝不是史家的笔误,而是周武王刻意自损。武王灭商后,虽为天子,但宣布其后世不称帝,贬号王。

毫无疑问,兼天下,仍然是家天下三个模式中的一种,但与帝禹和成汤A版王道家天下模式不同的是:它作为家天下的B版,不是“一家的天下”,而是“大家的天下”,所以叫“兼”。它也不像王道A版那样,用家天下体制发挥公天下的功能,而是像唐虞之道那样,把公天下理想落实为体制安排。唐虞体制(我称之为“公天下”或大道A版),通过禅让制,体现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的大道理念;西周体制,通过双层多中心治理和天下主权分享,落实大道理念。因此,它也可以被称为大道B版。

不过,在大道的两个版本和王道的两个版本里,B都优于A:

图9-4大道、王道不同版本的比较

                  大道A(唐虞)      王道A(禹汤)      大道-王道B(西周)

公天下,禅让         √                  ×                    ×

公天下,多中心       ×                  ×                    √

平天下,一统         ×                  √                    √

平天下,居正         ×                  ×                    √

这就是说,从缓解规模压力上看,西周体制优于禹汤体制,也优于唐虞体制,只是唐虞之时,天下未平,规模压力尚未形成而已;从天下共享的价值层面和释放社会活力上看,西周体制优于禹汤体制,可能略次于唐虞体制;最后,从稳压能力看,西周体制优于其他两个体制,这就是为什么它的存续期比夏商两朝都长的缘故。

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兼天下”是兼“公天下”与“平天下”而有之。总结上述,我们有兼天下,也就是大道-王道模式B,如下:

双首都+多中心+大居正+非集权。

在中国政治史上,这是公天下最后一次以完整的制度形式显现;此后,虽有前汉、初唐、清初局部复活多中心治理,但都未成气候。

(摘自《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兼天下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