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实现“公天下”政治理想的路径

2013年03月01日 20:47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

作者:吴稼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双主体法权:“政权形态”的现代化

中国历史上最优良政体的核心要件有两个:一是多中心治理;二是必须有权威体系。但两种绿Y政体,也并非十全十美,更不可能被今天的中国直接沿用。

它们的共同问题是:

第一,权威形式过时。清朝以后的中国,不可能再穿龙袍(神龙权威),更不可能重回襁褓(血缘权威)。对于襁褓或血缘权威而言,所有人都是“出身决定终身”;对于龙袍而言,则必须靠天吃饭,得看你摊上的是一条什么样的“龙”,而且,其本质上与多中心治理也格格不入:天下只能允许有一条“真龙”,被打败的“龙”,都只能是死蛇。

第二,权力结构过时。先说封建制。封建制是通过领地与世袭这两种方式来组织多中心治理的,但是会出现如下三种情形:1.如果“大宗”在领地内还是通过“领地”且持续代代分封“小宗”,就会像政体Ⅱ的西周那样,遭遇“自杀困境”(第十章);2.如果在领地内采取郡县制且不再细分,就会像政体Ⅳ的西汉那样发生“前后七国之乱”,或像清初那样发生“三藩之乱”,遭遇他杀,重复战国故事(第十四章);3.如果采取诸侯王世袭来组织多中心治理,则难免不肖子之祸(政体Ⅱ),或者“不过三世”就全挂了(政体Ⅳ)。

将上述“权威形式”和“权力结构”二者结合起来,我称之为“政权形态”。权威形式和权力结构都过时,意味着政权形态过时。经济上,我们把财产所有权简称为“产权”;政治上,对国家主权的所有权就是“政权”。无论产权还是政权,都有一个形态问题。古老的产权,只有一种形态:实物形态,简称“物权”。物权的最大问题是不能把产权的社会化程度与明晰化程度统一起来。因为在物权形态下,产权的社会化程度与明确化程度成反比:同一种物品或同一个企业,如果就其实物形态而言,共有的人越多,明晰化程度就越低。在实物形态下,彻底地明晰化,就等于个人化。而没有产权的社会化,就没有现代化大生产;没有产权的明晰化,对预算的约束就会软化。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产权才实现了实物形态与价值形态的分离。当产权的价值形态采取货币形式时,是“债权”;采取证券形式时,是“股权”。股权形态的产权,可以把社会化与明晰化最大限度地结合起来,因而成为当代产权主流形态。

古老的政权形态,是“君权”。中国古代的君权,如前所述,有两种样式,一是血权,二是龙权。两种样式都是“物化”的,“血”是现实物体,“龙”是虚拟物体。不过,无论是“血”还是“龙”,都不能单独构成“君权”。它们是君权的“魂”,必须附体,而“体”就是土地。君权的神圣性来自“魂”,而强弱大小来自“体”,体大则强,体小则弱,丧体则魂散。毫无疑问,血缘君权和神龙君权都不可能把多中心治理与大规模统一结合起来:神龙君权是多中心治理的天敌,因为“天无二日”--有大规模统一,就没有多中心治理;血缘君权则是大规模统一的天敌,因为“繁星满天”,开始被拱的月亮(天子),日渐亏虚。

另外,产权的物权形态和政权的君权形态,还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排他性占有--因为物化形态的东西,一旦被占有,就排斥其他者。只有能被明确等分的东西,才能既保留占有的明晰性,又消除占有的排他性。所以,价值形态的产权(比如股权)和抽象形态的政权(比如“法权”)才可以被明确等分:前者可以等分为“股票”,后者可以等分为“选票”或“席位”。而且,也只有不排他的政权形态--法权,才能使公天下理念、大规模统一与多中心治理三者兼得。

法权,字面含义很简单:依法享有的权利,或法定之权的意思。但学术上的“法权”概念,就复杂多了。它起源于欧洲中世纪政治神学,在现代德国哲学里备受重视,康德、黑格尔和费希特等大哲学家都曾把它作为自己政治哲学的核心范畴。德文“recht”,兼有“法律”和“权利”双重含义,因此经常被译为“法权”。英文“right”,则只有“权利”,没有“法律”的含义。因此,在英语世界里,少有“法权”学说。

此处没有篇幅对法权展开讨论,只要了解私法领域和公法领域的法权的具体指谓即可--私法领域的法权,指的是财产所有权;公法领域的法权,系指公共权力所有权。当政治共同体是君主的私有财产时,其政权形态就是“君权”;当政治共同体是全体法人(包括个体法人和社团法人)的共同财产时,这样的政权形态就是“法权”。法权与所谓“人民主权”的根本区别是:法权必须被法人分割或等分,而人民主权不可被分割或等分,因为“人民”不是可操作的实体,只是一个集合名词。

被个体法人(公民)等分的法权,或者说“公民法权”,是选票;被社团法人(州,或省)等分的法权,或者说“地方法权”,是行政首脑和议会里的固定席位。公民法权是新的权威形式,也就是上文提到的“布衣”;地方法权是新的多中心治理。这种双主体法权体制,在美国,就是一人一票(选举权)和一州一长(民选)以及一州两票(在参议院的席位);在西方政治学里,这被称为“复合共和制”,或“联邦制民主”。

这种体制对其治理的大规模国家,既有减压功能(通过多中心治理),也有均压功能(通过分层授权)。

所谓均压,是指政治体系中支配者在权力上自上而下逐层施加压力,而被支配者在权利上自下而上间接或直接施加压力,当两种力量达到平衡时,就是均压政治。夏商平天下,没有压力(发达社会是分层的,没有垂直压力便无法管理);西周兼天下,是负压(下对上的压力大于上对下的压力);单一郡县制,是高压(只有上对下的压力,没有下对上的压力);封建-郡县混合制,是混压(内部是高压区,外部是低压或负压区,不对称)。因此,这些都不是均压政治。

在与领地权挂钩的封建君权制下,此问题无解,因为权力和权威来源不同:权力来源于土地,权威来源于血缘或神龙。当土地来源与权威来源一致时,就是单一郡县制下的高压政治;当土地来源与权威来源不一致时,就是单一封建制下的负压政治,因为诸侯的权威来自天王授权,土地却来自战争。

双主体法权制下,权力和权威最终都来自公民授权,但不是一次性授权,而是分次授权,使政治压力具有随机可调节性。这里的非“一次性”有两个含义:第一个含义是时间上的,不是没有时间限制的授权,既不终身,更不世袭;第二个含义是主体上的,不是只授权给一个主体,而是既授权给地方政府,也授权给中央政府,让这两个权力主体相互制约,这样便可以防止中央集权(高压)或地方坐大(负压)。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双主体法权 多中心治理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