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遭遇“自杀悖论”的血缘权威

2013年03月03日 19:22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

作者:吴稼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血缘权威的双重拟制:血缘拟制、政治拟制

本书根据权威的不同来源,一共划分五种权威类型:血缘权威、暴力权威、神授权威、德性权威与民授权威。本节只着重谈谈血缘权威。  

血缘权威是来源于血统关系的一种权威,它最接近于古汉语“威”的含义:婆婆。“威”从“女”从“戌”。“戌”在甲骨文和金文里象广刃兵器形,与钺〔无金旁)、戍、戚相近;在《说文》里是阴盛阳衰的意思。这正是血缘权威中母权的写照:脸上是灭杀的羽气,手上是锋利的家伙,当然,靠的是不可抗拒的辈分和高龄。  

血缘权威遵循两大原则  第一是“长尊幼卑原则”。这里的“长”,一是指辈分,“长辈”;二是指年龄,“长者”。这个规则是说,晚辈或后生服从长辈或长者的权威。不过辈分比年龄重要,虽然我有个侄女比我年长(大一岁),但她并不能要求我服从她,因为我辈分高,这就是说,辈分不同时按辈分排序,辈分相同时按年龄排序。  

第二是“亲贵疏贱原则”。最高权威的直系亲属的权威大于旁系亲属,更大于远亲,更更大于庶人,简单地说,就是最高权威的儿子的权威大于侄子,侄子大于外甥,外甥大于在血缘上不相关的人。  

把血缘关系作为权威的来源,在当时,确实具有最高程度的认同;如果有争议,也是争议最小的。但是,要让天下都把它作为政治权威来遵从,必须经过双重拟制。  

第一重拟制,是“血亲拟制”,本书第九章第三节已有讨论,就是把非血缘关系视同血缘关系,把异姓诸侯视同同姓诸侯。没有这第一重拟制,血缘权威就只能覆盖直系或旁系亲属诸侯,不能覆盖整个天下,特别是被征服的蛮夷地区。  

第二重拟制,是“政治拟制”,把血缘的长幼亲疏拟制为政治上的尊卑贵贱。这套从血缘关系制来的政治权威,被儒家概括为以“礼、名、分”为核心概念的周礼和宗法制度。因此,孔子把“礼”看作为政之本。“礼”,是血缘权威的政治秩序原则,被后儒引申为“三纲五常”;“名”,是官员等级之名,主要是君臣之名;“分”,是权威的等级划分。  

这套秩序原则,对于西周的低中央权力,是很好的救济和矫正:  

第一,具有稳压性。因为人类最稳定的关系,是血缘关系,所以希望用这个关系来维系不稳定的权力关系;  

第二,具有对冲性。中央权力是下沉的,中央权威是至尊的;中央权力是负压,中央权威自土而下是等级制的。在西周,国家权力没有分层(郡县制之后才有权力分层),权威则必须分层,划分为不同等级的尊卑贵贱名分。  

不过,权威和权力一样,都有个寿命问题。权力是资源。权力的寿命取决于资源的可再生性以及对资源的控制能力;权威是秩序,权威的寿命取决于其来源的可持续性。血缘权威要持“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有“后”,才有“后”对祖先的孝;有血缘上的孝,才有在政治上对它的拟制:“忠”。孝和忠,是保持血缘权威可持续性和可靠性的基本政治伦理。此外,最高权位(在天下是天王,在封国是诸侯)继承的“大一统此外,最高权位(在天下是天王,在封国”和“大居正”,也是为了最大限度地排除权威继承上的不确定性和可争议性。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 吴稼祥 血缘权威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