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家天下的“霸权版”

2013年03月03日 19:56
来源:凤凰网读书 作者:吴稼祥

《公天下:多中心治理和双主体法权》

作者:吴稼祥

出版社: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3年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单中心高压非稳态政治裸奔毫不夸张地说,秦帝国不仅是中国历史上,而且也是世界历史上最富有戏剧性的王朝。既如此强大:一六国,败匈奴;却又如此弱小:戍卒叫,全乱套。这个帝国仅在子宫里就花了650多年时间(从非子受封秦亭到灭亡六国),但从出生到死亡,却只用了15年。是何原因?从古自今,众口一辞:过于残暴。这个结论的基调是西汉大思想家贾谊定下的,但我认为没有说到点子上。其实,不仅秦帝国富有戏剧性,秦始皇更富有喜剧性。纵观中国历史,没有一个皇帝或君王如他这样,像狗撒尿划地盘,到处勒碑刻石,为自己树碑立传,歌功颂德。仅《史记·秦始皇本纪》就记载了7块碑石:二十六年,平定列国,二十八年,就分别在泰山、之呆和琅哪台立了3块碑,刻满颂词;二十九年,在之罘刻了2块碑;三十二年,在竭石刻碑1块;三十七年,在会稽刻石1块。然而,最后这块碑刚刻完不久,始皇大帝就死在巡游途中,与鲍鱼同味了。

也很少有像赢政那样的帝王,疯狂迷恋长生不老,和他有一拼的,大概只有汉武帝刘彻。二十八年,在琅琊刻完碑后,就让徐市率领数千童男童女乘船人海求仙人,希望自己成仙。三十二年,到褐石,又让卢生求仙人,让韩终、侯公、石生等术士求长生不老药。三十五年,听信卢生之言,在自己的宫殿里捉迷藏,不让任何人知道他的行踪,说这样,“真人”才会送来不死之药。为此,他做了3件事:第一,到处躲藏;第二,因怀疑身边人泄露了行踪,全部杀光;第三,自称“真人”,不再称“联”。三十七年,为见“善神”除“恶神”,在之罘射杀一“巨鱼”,大概就是鲸鱼,结果,没有在胶东见到“善神”,却在沙丘见到了“死神”。  

看上去,始皇帝行为悖乱,但其实应该有一个合理解释,那就是他的“合法性”焦虑。合法性,其实就是权威外衣。他粉碎了西周血缘权威体系。但没有创造出新的权威体系,或者说,撕破了旧衣裳,缝制不出新衣裳——他和他的帝国,都在裸奔。权威体系具有两种基本功能:第一,自愿服从;第二,永续可用。被自愿服从的,要么是尊长,比如血缘权威;要么很神圣,这个以后再说。但不论怎么说,秦族毁灭血缘,不是天下尊长;祖先是鸟,也并不神圣。所以,陈胜才不敬畏:“王侯将相宁有种乎?”项羽才会凯觑其帝位:“彼可取而代也。”刘邦也感叹: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这也正是秦始皇所担心的,所以,才到处树碑立传。宣扬“秦德”,希望以德服人。  遗憾的是,赢政本人知道,秦所谓的“德”都是头盖骨堆砌起来的。不会被自愿服从;自己的武功确实了得,可以强制服从,但这种人格型暴力权威,不可被继承——自己身死,则威灭。他很清楚,根本没有什么二世乃至万世,他的帝命和他的寿命一样长;如果要帝国万岁,自己必须不死,这是他迷恋长生不老的冲动之源。  

裸体不仅羞耻,还很寒冷,自己缝不出衣服,也曾想借衣。始皇刚登基时,傲视古今,以为千古一皇,万世一帝。二十八年,始皇骄狂地诛伐湘山之竹,亵渎尧女舜妻,但到三十七年,气已经短了,祀虞舜于九疑山,并到会稽祭奠大禹。此外,还在泅水里求周鼎(二十八年),在周旧京丰镐之间营朝宫(三十五年)——阿房宫,并说:“吾闻周文王都丰,武王都镐,丰镐之间,帝王之都也。”这都是想借舜禹周的衣服穿。  

然而,这一切都是徒劳。裸体政权诱导他人取代它的欲望和单中心等距集权(或者说立体凸面集权)诱导自己胡作非为的欲望——这两种欲望的叠加,遂裸奔,遂诱发政治地震,于是,秦帝国土崩。  

秦帝国灭亡的教训,只有一个:如果没有自愿服从,就只有死路一条,而且越凸面,就越残暴,死得也越快。  

以上讨论的,就是儒家所说的“家天下”的第三个版本:霸道。  

第七章我们讨论了“家天下”王道的第一个模式,即王道A版,它是帝禹缔造并由帝汤继承的:  

民为本+单中心+大一统+不分层  

第九章讨论了“家天下”王道的第二个模式,即王道B版,它是对西周体制的描述:  

双首都十多中心+大居正十非集权  

流行于战国、完成于秦赢的霸道模式,保留了王道A版的两个特点——“单中心”和“大一统”,汲取了王道B版的一个特点——“大居正”,增加的东西是“郡县制”的“立体高压集权”,少了的东西是“权威”——也就是政权的衣服。这一多一少,正是霸道与王道之间的最大区别:  

王道A:有权威十民为本十单中心+大一统十不分层  

王道B:有权威+双首都十多中心+分封制+大居正  

霸道:无权威+单中心十郡县制+大一统十大居正  

如果用政治压力和稳定状态来描述,王道A是无压稳定状态,王道B是负压不稳定状态,霸道是高压不稳定状态。其中,高压不稳定状态主要有两大成因:  

第一,用权力作为权威的替代品,无限制地集权扩张。裸体霸权对权威的渴望是焦灼的,因无法满足,所以只能用权力来解渴,于是,对外穷兵默武,对内持续加压,一直停不下来,最终会搞出“超限霸权”:一是规模超限,越过边际效益平衡点扩张,结果,成本超过收益;二是生存超限,对黔首生活资料的搜刮超过简单再生产,黔首无法生存,只能反抗。第二,权力转移没有休止符,最高权力的争夺从未间歇。权威体系中其中一个功能,就是授予主权者统治的合法性,从而终止对最高权力的无休止争夺。而没有权威衣服的裸体霸权,是一种被窃取的“赃物霸权”,对之人人可起盗心。

最后要强调的是,虽然秦帝国旋踵而亡,但它创造的体制并没有殉葬。如果把霸道模式稍作修改,将“无权威”改成“有权威”,它将成为统治中国2000年的长寿政体。

(摘自《公天下:多中心治理与双主体法权》,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公天下》、吴稼祥、霸天下
打印转发
3g.ifeng.com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 凤凰新闻客户端 独家独到独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