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布考斯基《父亲之死》 :我父亲的葬礼像个冷汉堡

2013年11月04日 15:43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美]查尔斯·布考斯基

 
  “我很惊讶。你看来是个聪明的女人。”
 
  “我爱你父亲,亨利。”
 
  “你多大?”
 
  “四十三。”
 
  “你保养得很好。你的腿很可爱。”
 
  “谢谢。”
 
  “很性感的腿。”
 
  我走进厨房,从橱柜里拿出一瓶酒,拉开瓶塞,找到两个酒杯,走回来。我为她倒了一杯酒,把杯子给她。
 
  “你父亲常提到你。”
 
  “是吗?”
 
  “他说你缺乏野心。”
 
  “他说得没错。”
 
  “真的吗?”
 
  “我唯一的野心就是根本不成为任何什么人,这似乎是最合理的一件事。”
 
  “你很古怪。”
 
  “不,我父亲才古怪。我再给你倒一杯。这酒不错。”
 
  “他说你是个酒鬼。”
 
  “你瞧,我还是有了成就。”
 
  “你看起来好像他。”
 
  “那只是表面。他喜欢吃煮得很软的蛋,我喜欢硬的。他喜欢朋友,我喜欢独处。他喜欢晚上睡觉,我喜欢白天睡觉。他喜欢狗,我常常拉狗耳朵,把火柴插进狗屁股。他喜欢他的工作,我喜欢闲散。”
 
  我伸手抓住玛丽亚。我弄开她的嘴唇,把嘴伸进去,吸光她肺部的空气。我对她的喉咙吐口水,然后用我的手指滑过她的屁股缝。我们分了开来。
 
  “他亲吻我时很温柔,”玛丽亚说,“他爱我。”
 
  “狗屎,”我说,“我母亲才入土一个月,他就开始吸你的乳头,用你的卫生纸了。”
 
  “他爱我。”
 
  “蛋毬。他害怕自己一个人,所以才找上你的阴道。”
 
  “他说你是个尖酸的年轻人。”
 
  “见鬼,没错。看看我有一个怎样的父亲。”
 
  我拉起她的衣服,亲吻她的腿。我从膝盖开始,来到大腿内侧,她为我张开大腿。我咬了她,很用力,她跳起来放了一个屁。“噢,对不起。”“没关系。”我说。
 
  我又为她倒了一杯酒,点燃我死去父亲的一根香烟,进厨房去找第二瓶酒。我们又喝了一两个小时。下午变成了傍晚,我很疲倦。死亡真是非常无聊。这就是死亡最糟糕的地方。非常无聊。一旦发生了,你就无计可施。你不能跟死亡打网球,或把死亡变成一盒糖果。死亡就像是一个泄气的轮胎。死亡真的很愚蠢。
 
  我爬上床。我听见玛丽亚脱掉她的鞋子,她的衣服,然后我感觉到她在我身边。她的头靠在我胸口,我感觉我的手指摩擦她的耳后。然后我的老二竖了起来。我抬起她的头,把我的嘴凑上她的嘴。很轻柔地放上去。然后我拿起她的手,放在我的老二上。
 
  我喝了太多的酒。我上了她,我不停地冲刺。总是好像快要到了,但总是到不了。我正在给她打一次又长又多汗、永远停不了的爽炮。床在弹跳震动,发出呻吟。玛丽亚也呻吟。我亲吻她又亲吻她。她的嘴快喘不过气来。“老天,”她说,“你真的在干我!”我只想要结束,但酒精让我的器官迟钝了。最后我翻身下来。
 
  “天啊,”她说,“天啊。”
 
  我们又开始亲吻,然后又重新开始。我又上了她。这次我感觉高潮逐渐来临。“噢,”我说,“哦,基督!”我终于做到了,我爬起来,走进浴室,出来,吸了一根烟,回到床上。她几乎睡着了。“老天,”她说,“你真的干了我!”我们睡着了。
 
  早晨我爬起来,呕吐,刷牙,漱口,打开一瓶啤酒。玛丽亚醒来望着我。
 
  “我们上床了吗?”她问。
 
  “你是认真的吗?”
 
  “不,我只是想知道。我们上床了吗?”
 
  “没有,”我说,“什么事都没发生。”
 
  玛丽亚走进浴室洗澡。她唱着歌。然后她擦干身体出来。她看着我。“我感觉像是一个被干过的女人。”
 
  “什么事都没发生,玛丽亚。”
 
  我们穿好衣服,我带她到街角一家咖啡厅。她点了香肠与炒蛋,全麦土司,咖啡。我点了一杯番茄汁与麸皮混合松饼。
 
  “我实在无法忘怀。你看起来真像他。”
 
  “今天早上别这样,玛丽亚,拜托。”
 
  我看着玛丽亚把炒蛋、香肠与土司(涂了果酱)放入嘴中,我才想到我们错过了下葬仪式。我们忘了要开车到墓园看我老爸入土。我一直想要看这一幕。这是整件事唯一精彩的部分。我们没有加入下葬行列,反而跑到我父亲的屋子,抽他的烟喝他的酒。
 
  玛丽亚把一大块黄澄澄的炒蛋塞入口中说:“你一定干了我。我感觉到你的精液流下我的腿。”
 
  “噢,那只是汗水。今天早上非常热。”
 
  我看着她伸手到桌下,到她的裙子里面。然后伸起一根手指闻了闻。“这不是汗水,这是精液。”
 
  玛丽亚吃完了,我们离开。她把她的住址告诉我,我开车载她回去。我停在街角。“要不要上来?”
 
  “现在不要。我必须去料理他的遗产。”
 
  玛丽亚靠过来吻我。她的眼睛很大,悲伤而疲惫。“我知道你比我年轻得多,但我可以爱你,”她说,“我确定我可以。”
 
  她走到门口时转身,我们互相挥手。我开车到最近的酒铺,买了半品脱酒与当天的《赛马报》。我期待在赛马场上能有很好的一天。我总是隔天会有好收获。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我父亲 葬礼 考斯基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