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首页 手机凤凰网 新闻客户端

凤凰卫视

胡适与储安平的分歧:兼述胡适为何不为《观察》撰稿

2013年11月07日 10:42
来源:凤凰读书 作者:周为筠

 
胡适眼里,国民党这么多年毕竟是一步步在前进,制定《临时宪法》,结束“训政”,召开“国大”,历史正朝着宪政得寸进寸,得尺进尺。1947年《宪法》更进一步确立了自由民主原则,而《临时勘乱条例》只不过是战时措施。储安平可以办杂志自由批评,这本身也是民国以来言论自由逐步走向制度化的实证。如果此时一味谴责政府,无异于是摧毁政府。胡适向来强调一言可以兴邦,一言可以丧邦,所以他在发言和批评政府时很谨慎,决不逞一时之快而放弃责任。
 
然而,《观察》从创刊到终刊,储安平极尽铄金之能辞,多用激烈的态度批评政府。他太痛恨这个腐败的政权,以至于不顾一切地落井下石。可要知道国民政府不能遏止的颓势是抗战后期才发生的。从北伐到“七七事变”的10年间,对外争回了不少利权,对内的建设有不可抹杀的成绩。这段上升期在储安平眼里却不见,他只是一味否定这个政权,在这个大厦将倾之刻推上有力的一把。
 
比如对学潮,储安平是完全支持,强烈谴责当局,所有《观察》刊登报道学潮的新闻和评论,都是全盘肯定并煽风点火。胡适对学潮则表示理解之同情,承认政治腐败是导因之一,但不赞成动辄罢课,把学生运动当成政治斗争的武器。
 
在储安平的言论里,布满了国家、牺牲、代表、公平等字眼。而胡适则强调:“争你们个人的自由,便是为国家争自由!争你们自己的人格,便是为国家争人格!自由平等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建造起来的!”两人具体观点一对比,简直像两种话语体系里的自由主义。
 
社会是需要储安平这样眼睛只会向下看,手里拿着粪叉子的“扒粪者”,但是必须知道什么时候该停止掘粪。《观察》创办本想为中国培养一点自由思想的种子,但具体行动却和理想有一定差距,扒粪的叉子失控了。
 
欲使灭亡,先使疯狂。储安平和《观察》在激情相挟下,丧失了理性。原本设想办本非常稳健的杂志,但很多文章越来越激进,逐渐由中间转向中间偏左,对民国政府进行“毁灭性的批评”。难怪几十年后,费孝通在接受央视《东方之子》采访时,仍意气风发地说:“那时候我们就是舆论!我们在舆论上打败了国民党。”
 
(摘自《民国杂志》,金城出版社2009年8月版,定价:29.80元)
[责任编辑:严彬] 标签:胡适 储安平
打印转发
凤凰新闻客户端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凤凰网保持中立

商讯

一周图书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