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你在要求着不快乐的权利——赫胥黎《美丽新世界》节选


来源:凤凰网读书

人参与 评论

《美丽新世界》 [英]阿道司·赫胥黎 著;李黎 薛人望 译 北京燕山出版社,2013年11月 凤凰网读书频道独家授权连载内容,如无授权,请勿转载。 第十六章 三个人被引进的房间是元首的书

“我正奇怪,”野人说,“你到底要他们做什么——看来你似乎可以从那些瓶子里予取予求。为什么你当时不把每个人都造成超正阿尔法?”

穆斯塔法·蒙德笑了。“因为我们不希望自己的喉咙给割断,”他答,“我们相信快乐和安定。一个阿尔法的社会必然会不安定而可悲。想想看,一个全是阿尔法的工厂——就是说,充满了各行其是的个人,有着良好的遗传和制约,以致能够(有限度地)自由选择和承担责任。想想看!”他复诵。

野人试着去想象,却不很成功。

“那简直是荒唐。如果要一个受了阿尔法倾注、阿尔法制约的人,去做埃普西隆半白痴的工作,他会发疯的——发疯,或者把事情搞得一团糟。阿尔法们可以完全社会化——可是仅限于叫他们做阿尔法工作的情况之下。只有一个埃普西隆才会做埃普西隆的牺牲,理由很充分:对于他来说那些工作并不是牺牲,那些工作是他们最不在乎的。他的制约已经为他铺好轨道,他必须沿着走去。他是不由自主的,他是被命定了。即使倾注之后,他仍然是在瓶子里——一个无形的、婴儿期和胚胎固定的瓶子。当然,我们每个人,”元首深思地说下去,“都是在瓶子里过了一生。可是如果我们碰巧是阿尔法,我们的瓶子相对来说便是很大的了。我们若被局限到一个比较窄小的空间里,就会痛苦不堪。你不能把高级代用香槟倒进低级的瓶子里。理论上这是显然易见的,可是也有实际凭据。塞浦路斯实验的结果便不由人不服。”

“那是什么?”野人问。

穆斯塔法·蒙德笑起来。“嗯,你可以管它叫一个重新装瓶的实验。它开始于福元四百七十三年。元首们把塞浦路斯岛上原有的居民全部清除掉,然后移入二万二千名精选的阿尔法。一切农业和工业设备都交给他们,让他们处理自己的事情。结果完全不出理论之所料。土地经营不当;所有工厂都闹罢工;法律形同虚设,无人服从命令;所有被派着轮班做低级工作的人,都不断地密谋着高级职位,而所有的高级职员则以牙还牙,密谋着不择手段保持原位。不到六年,他们便有了一次最高级的内战。当二万二千人中有一万九千人被杀掉之后,幸存者一致请求世界元首们收回岛上的政府。元首们答应了。而这便是世界上空前绝后的阿尔法社会之终结。”

野人深深地叹息。

“最合适的人口分配,”穆斯塔法·蒙德说,“是像冰山那样——九分之八在水线之下,九分之一在上面。”

“他们在水线之下还会快乐吗?”

“比在上面还快乐。比方说,就比你这两个朋友快乐。”他指指他们。

“不在乎那种可怕的工作?”

“可怕?他们并不觉得呀。相反的,他们还喜欢呢。工作轻松、简单而幼稚。既不伤脑筋也不伤皮肉。七个半小时和缓又不累人的劳动,然后就有索麻口粮、游戏、无限制的性交和感觉电影。他夫复何求?诚然,”他又说,“他们或许会要求缩短工作时间。我们当然可以缩短他们的工作时间。在技术上来说,把所有下层阶级的工作时间减到一天三四小时是易如反掌的。可是他们会因此而更快乐吗?不,他们不会的。这个实验也做过,远在一个半世纪多之前,爱尔兰全境都订为一天四小时。结果怎样呢?扰攘不安,索麻的消耗大量增加,就是这样。这三个半小时的额外闲暇非但不是快乐之源,人们还会觉得在这段时间里非得要度个索麻假期不可。发明局里塞满了节省劳力程序的计划。有好几千。”穆斯塔法·蒙德做了个表示量多的手势,“而我们为什么不执行呢?为了劳工们的好处,用分外的闲暇去折磨他们实在是惨无人道。农业亦复如此。如果我们要的话,我们可以合成每一口食物。可是我们不要。我们宁可保持三分之一的农业人口。为了他们自己的好处——因为由土地取得食物比由工厂来得久些。何况还要顾及我们的安定。我们不要变化。每一个变化都会危及安定。这便是为什么我们如此谨慎地应用新发明的另一个原因。每一个纯科学的发明都潜伏着破坏性,即使是科学,有时也必须视为一个可能的敌人。是的,即使是科学。”

科学?野人皱起眉头。他晓得这个字,可是他说不出它的确实含意。莎士比亚和村落里的老人们从来没有提过科学,而从琳达那里,他只能把最含糊的线索集合起来:科学是一种让你用来造出直升机的东西,一种会引得你去讥笑“玉米舞蹈”的东西,一种让你不会生皱纹、掉牙齿的东西。他费尽力气想去了解元首的意思。“是的,”穆斯塔法·蒙德说着,“那是另一项为了安定而付出的代价。跟快乐不能共存的不仅是艺术,还有科学。科学是危险的:我们必须极其小心地把它拴上链子、戴上口套豢养着。”

“什么?”汉姆荷兹惊讶地说,“可是我们一直都说:科学就是一切。这句话是催眠教学的陈腔滥调了。”

“十三岁到十七岁,一星期三次。”柏纳插嘴。

“还有我们在学院里所做的一切科学宣传……”

“对的,然而是哪一种科学呢?”穆斯塔法·蒙德挖苦地问道,“你不曾受过科学训练,所以你无法判断。我当年是一个颇为高明的物理学家呢。太高明了——高明到足以了解:我们一切的科学只不过是一本烹饪书,书上有正统的烹饪理论,不容置疑,以及一份没有主厨特准就不容更改的食谱。我现在是主厨了。可是我曾经是一个好奇的年轻厨仆。我开始自行做一点儿烹饪。非正统的烹饪,违禁的烹饪。实际上,是一点儿真正的科学。”他沉默下来。

“结果呢?”汉姆荷兹·华森问道。

元首叹了口气:“跟你们这三个年轻人将遭遇到的差不多。我差一点就给送到一个岛上去。”

这几个字使得柏纳像触电般,举止狂烈失态。“把我送到一个岛上去?”他跳起来,跑过房间,站在元首面前比手画脚。“你不能送我去。我什么也没干。全是别人干的。我发誓是别人。”他控诉地指着汉姆荷兹和野人。“啊,请你不要把我送到冰岛去。我答应我会做我该做的。再给我个机会吧。请求你再给我个机会。”眼泪流下来了。“我告诉你,全是他们的错,”他啜泣着。“不要到冰岛去。啊,求求你,元首阁下,求求你……”一阵卑怯之情发作,他跪倒在元首面前。穆斯塔法·蒙德想使他站起身来,可是柏纳硬是匍匐着,滔滔不绝地说着。最后元首只得按铃叫来他的第四秘书。

“带三个人来,”他命令道,“把马克斯先生带进卧室里去。好好给他一剂蒸气索麻,然后把他放上床,让他一个人去。”

第四秘书走出去,回来时带了三个绿制服的孪生男仆。柏纳还在叫着哭着就被带出去了。

“别人看到了会以为他要被割断喉咙了,”当门关上时,元首说道,“其实,只要他稍稍懂事一点,他就会明白:他的惩罚实在是个褒赏。他将要被送到一个岛上去。那就是说,他将会被送到一个地方,在那里他会遇见世界上最有趣的一群男女。所有在那里的人,由于种种原因,都是太过个人自我意识了,以致无法适应团体生活。一切不满正统的人,一切有他们自己独立观念的人。一句话:每一个人都是个人物。我简直要羡慕你了,华森先生。”

汉姆荷兹笑了:“那么你自己为什么不在岛上呢?”

“因为,最后,我宁可要了这一边,”元首答道,“我曾做过抉择:被送到一个岛上去继续我的纯粹科学研究呢,还是前途无量地被送到元首委员会,以便到一定的时候就成为一个实际的元首,我选了后者而放弃了科学。”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他又说,“有时候,我为放弃科学感到遗憾。快乐是个残酷的主人——特别是其他人的快乐。如果一个人没有被制约到俯首帖耳的地步,快乐就是一个比真理更残酷的主人了。”他叹息着,再度陷入沉默中,然后用比较轻快的声调继续说,“不过,责任总归是责任。一个人不能只图自己的喜好。我对真理感兴趣,我喜欢科学。可是真理是一种威胁,科学是一个大众的危险。其危险一如它之有利。它给了我们有史以来最安定的平衡。在比较上来说,连中国都算是很不稳定的了,即使是原始的母系社会也不会比我们现在更稳固。我还要说一遍:感谢科学。可是我们不能容许科学损害它自己的杰作。因此我们如此小心翼翼地限制它的研究范围——那便是我几乎给送到一个岛上去的原因。除了眼前最直接的问题之外,我们不准许它跟任何东西打交道。所有其他的探究都要千方百计地被打回票。”他停了一下才说,“我读着吾主福特时代的人所写的关于科学进步的文章,感到奇怪。他们似乎想象着可以任由科学无限进展,而不顾及其他事物了。知识是至善,真理是无上的价值,其他一切皆是次要的、附属的。事实亦然,当时观念也开始改变了。吾主福特本人做了好些变动,把着重点从真与美转向舒逸与快乐。大量生产需要这种变动。普遍的快乐保持着轮轴稳定地转动,真与美却不能。而且,当然的,当大众控制住政治权力时,所关心的就是快乐,而非真与美了。可是即使是那样,当时仍是容许不受限制的科学研究。人们也仍然不停地谈论着真和美,好像它们是至高之善。直到九年战争的时候为止。那场战争使得他们的调子变得对劲了。当炭疽弹在你周围砰砰爆炸时,真、美或者知识何在?那便是科学首先开始被控制之时——九年战争之后。当时人们甚至准备好连自己的欲望都被控制住。怎样都行,只要能有安宁的生活。我们就从那时起一直控制着了。当然,这不很有利于真理。可是却颇有利于快乐。人不能不劳而获。快乐必须付出代价才能得到。你就正在付出代价,华森先生——你得付出,因为你恰巧对美太感兴趣了。我曾经对真理太感兴趣,我也付出了。”

“可是你并没有到一个岛上去。”野人打破一段漫长的沉寂说道。

元首微笑着。“那就是我所付出的。选择了侍奉快乐。别人的快乐——不是我自己的。算是运气,”他停了一会儿又说,“世界上有这许多岛。若是没有它们,我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想就会把你们全部放进毒气室里。对了,华森先生,你可喜欢热带气候?比如说马奎萨斯,或者三毛亚?或者其他更能振作精神的?”

汉姆荷兹从他的充气椅子上站起身来。“我喜欢一个极糟的气候,”他回答,“我相信如果气候很坏,一个人就会写出比较好的东西来。比方说,如果那儿常有狂风暴雨……”

元首颔首赞许。“我喜欢你的精神,华森先生。我真的非常喜欢。其程度一如我在官方立场上的反对。”他微笑道,“马尔维纳斯群岛如何?”

“好,我想可以,”汉姆荷兹答道,“现在,如果您不介意,我就告辞了,去看看可怜的柏纳怎么样了。”

相关新闻:

[责任编辑:陈爽]

标签:《美丽新世界》 赫胥黎 科学 自由

人参与 评论

凤凰新闻客户端 全球华人第一移动资讯平台

2014年1月1日,4.2.0全新版本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网罗天下

凤凰读书官方微信

0
分享到: